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閻惠昌傳記作者回應中樂團「兵變」:震驚,但不太意外

2015/3/17 — 13:17

閻惠昌,資料圖片:香港中樂團

閻惠昌,資料圖片:香港中樂團

香港中樂團首席被炒風波曲終人未散,藝術總監閻惠昌傳記作者周光蓁上周日在《亞洲周刊》撰文,對今次樂團爆出「羅生門事件」坦言:「震驚,但又不太意外」。

周光蓁發表的文章題為〈香港中樂團內鬥羅生門〉,記述 3 月 7 日出席中樂團「樂旅中國」的年度演出,節目表上三名首席名字旁邊加上註解「毋須出席」,由此說起樂團近月的人事糾紛。

樂團二胡首席辛小紅、中胡首席劉揚及高胡首席辛小玲,早前聯同前團長黃安源和立法會議員陳家洛召開記者會,批評藝術總監閻惠昌用人唯親又能力不足,樂團行政混亂。三人與樂團多次交涉不果,上月中中樂團最終以「喪失互信」為由即時解僱肇事首席成員。

廣告

就三名首席對於閻惠昌的指控,周光蓁直言「震驚,但又不太意外。」

廣告

震驚:外人難審樂團事

周光蓁形容指揮和樂團成員的關係有若姻親,中間的恩怨情仇外人難以明瞭。對於三名首席堅持帶同律師及傳媒出席樂團理事會特別小組的做法,他又批評是「缺乏互信」,導致「關係越弄越僵」。中胡首席劉揚早前指環保中胡用了一年就要換,高胡首席辛小玲亦又稱環保琴售價高達港幣兩萬元。周光蓁質疑二人說法有誇大成分,「環保琴不用兩萬塊一把,其纖維膜壽命也不止一年」。

三位首席起哄要求總監下台和爾後一併離職,可以說是香港中樂團自一九七七年成立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危機,...辛氏姐妹作為資深成員,曾相繼獲選香港十大青年,在音樂界和社會知名度甚高,二人營辦音樂學校多年,子弟、粉絲俱多。因此這次翻臉對誰都沒好處。——周光蓁

不太意外: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事件發生以來,周光蓁曾經向中樂團理事會了解,結果得出「羅生門,各說各話」的結果。他進一步提出,事件反映樂團現行的內部溝通無效,「兵變」某程度上是制度不完善使然。他認為樂團應該就架構重組一事,主動徵詢樂團成員意見,但又在文末補充:「如何既接受總監領導又讓民主發聲,這是個老大難,也就是藝術。」似乎對於落實建議,又不感樂觀。

作者周光蓁畢業於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獲得博士學位,曾出任研究員及傳媒等工作,現為《南華早報》資深作者。周光蓁關於中樂的著作甚多,例如《中央樂團史 1956-1996》、《鳳凰詠——中央樂團1956-1996》等。2013 年,周光蓁以口述筆錄的形式,為中樂團藝術總監閻惠昌撰寫傳記——《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