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闖生命迷宮 破生活界限 用藝術替社會建烏托邦

2018/6/13 — 11:22

你的人生,過得順利嗎?

在學校——上課追不上(其他人的)進度、考試得不到(其他人的)分數⋯⋯

在公司——他拖她後腿、她壞他好事;同心同德成泡影、同床異夢極普遍⋯⋯

廣告

走上街——不但物是人非,而且烏煙瘴氣,令人寸步難行⋯⋯

返屋企——雖然五臟俱全、然而麻雀極小,叫人動彈不得⋯⋯

廣告

隨意想想,困難多不勝數、障礙難以跨越,基本生活都照顧不了,更莫說安全感、滿足感及歸屬感等等的追求了。

問題,人皆有之,分別只是次序先後、程度深淺,由醫生到律師、從譚仔阿姐至的士司機,以至一般來說並非置身名利戰場前沿的藝術家、創作人,同樣深感生活逼人。

撥著大霧 覓我去路

香港資深舞蹈家周佩韻(Pewan)今年剛剛榮獲香港藝術發展獎的「藝術家年獎」(舞蹈界別),表揚她在舞蹈創作及教育等方面的卓越成就;獎項背後,Pewan走過一段段不平凡道路,或平坦或崎嶇,回首過去,2007至2008年令她留下特別深刻印象。

步入不惑之齡,卻覺得生活上、生命中困難重重、障礙處處——自身方面,隨著年齡漸長,身體機能無可避免出現變化,必須學習如何與歲月同行;社會方面,時值香港回歸10周年,人們重新關注我城未來,同時,自2003年積累下來的愁雲慘霧,政局動盪、健康威脅,以至巨星殞落,都宛然在目。

「假如我有80歲的話,當時已經過了一半,你會見到人生有很多,一方面是我Physical的方面,真的踏入了中年,那個Aging的問題,有些事你想做卻做不來,另一方面是社會上,有些事亦不如人意,你想發聲卻發不到,有些過去,你也發現回不去了,人生是有很多限制,然後生活又有很多條文,例如家有家規。」

Pewan熱愛舞蹈,1991年加入香港演藝學院現代舞系執起教鞭,至2006年為止,為15年的學院藝術教育工作劃上休止符,專注舞蹈研究及創作,並籌備重組舞團新約舞流,「當時正要離開演藝學院,進入一個『戰場』,其實都不應該使用『戰場』一字,而是進入一個與演藝學院完全不同的環境,你要生存,你要帶領著一班很好的朋友一起工作,例如尋找Funding等等。」

《界限・街道圖》2012 年演出劇照
(相片由新約舞流提供)

《界限・街道圖》2012 年演出劇照
(相片由新約舞流提供)

公私兩忙 壓力巨大

工作以外,還有家庭,「我自己是兩個小朋友的媽媽,當時他們都只是七、八歲,好需要道德教育、好需要生命培育、好需要愛,不可能不陪伴他們,我也渴望我的子女可以接受我的教導」,需要太多,然而時間太少,「與此同時,身為舞團的Artistic Director,你要處理不同範疇、構思不同方案,不斷和團員研究商討,然後落實執行,時間處理上的Limitation,我覺得大到不得了。」

分身不暇,同時收入大跌,「突然間經濟上的改變很大,在演藝學院教書當然也非大富大貴,但是絕對優於一般市場,由數萬元跌至數千元,那個生活,我怎樣去適應、怎樣去處理?屋企也要搬,由一個相對較大的地方搬到一個較小的地方,很多因為環境改變帶來的局限。」

難題干預了生活,卻無法阻礙到想像。Pewan開始思考生活上、生命中的不同界限,「簡單來說,Limitation有兩種,一種是你不可以改變的,那些自然的,包括何時出生、父母是誰等等,另一種Limitation則是可以移動的,那些人為的,例如小時候,父母告訴子女遠離危險地方,但是當小朋友長大後,Who cares?他們隨時想行便行、要過就過。」

困難、障礙、限制、規則⋯⋯成為了Pewan當時創作的核心命題,問題隨之而來,如何才能與觀眾有效溝通呢?想了一想,她決定為觀眾搭建一座迷宮,與觀眾去經歷生活上的力不從心、去觀照生命中的身不由己。劇場內,佈景不斷轉換,空間一直變化;演者穿梭其中,呈現一幕一幕人生風景、觀眾身處迷陣,捕捉四方八面動人故事。

與其留座觀看 不如親身落場

與其讓觀眾留在觀眾席,冷眼旁觀世態人心,Pewan選擇將觀眾納入表演區,邀請他們一步一步走、一段一段看,使觀眾、演者、佈景結合成一體三面,「界限是很貼身的,所以這個空間概念、這個佈景設計,我覺得莫過於要觀眾親身感受到甚麼是界限。」

表演區會有專人領航,有時,還未看夠、看透,觀眾已被推著走,跟著生活流,「人生道路正是如此,人一直行,既有很多不知不覺,也有很多重重覆覆,而你根本沒有時間,或是沒有心思停低思考、消化,同時外在環境亦不容許稍作停留,社會洪流會一直要你行,人一直行,過程中能夠窺探多少,便是多少。」

走過路過,難免錯過,Pewan對此也有感慨,「全景可以是很豐富,只要你停下來看,但是,很多時候我們就是沒有這段時間、這種感覺、這份勇氣,因為時代就是要你前進,多少人又能夠對抗?」

這個別樹一幟的創作名為《界限・街道圖》(Maze),2012年首演,當時12場演出全部爆滿,翌年更加榮獲香港舞蹈年獎「最值得表揚獨立舞蹈製作」及「最值得表揚燈光及佈景設計」;6年過去,經過再醞釀、再發展、再啄磨,創作今年重現舞台,面貌豐富不少,精神依然貫通,2018年的版本額外加上一個副題,成為《界限・街道圖:邊界視野》(Maze: Pushing Boundaries)。

《界限・街道圖》2012 年演出劇照
(相片由新約舞流提供)

《界限・街道圖》2012 年演出劇照
(相片由新約舞流提供)

重塑經典 挑戰自己

要將一個叫好叫座的創作做得更好,要Push的Boundaries真的不少,身為聯合編舞之一的Pewan亦為自己出了一道難題:《界限・街道圖》屬於步移景換的表演,佈景一直轉變、演出四處上演、觀眾自由觀看,來到《界限・街道圖:邊界視野》,她為本來已經是360度的表演/觀賞體驗,再打開另一重新境界——上層觀眾,除了與演者及佈景三合為一,觀眾可以選擇去到表演區的上層,以「全知者」的角度俯瞰一切。

對於Pewan來說,上層觀眾這個構思極為重要,當中彷彿象徵了一種主流的盲點,「很多時候,我們自以為看到很多東西,看到所有Limitation;就如上層觀眾,一方面的確見盡下層表演區發生的全部事情,另一方面我很想他們抬頭一看,其實你我都是身處這幢建築物裡面,都是存活同一空間之下,都是面對共通的Limitation」,有了這種感悟,世界或許不一樣,「無論你是甚麼人,處於上一層也好,或是下一層也好,大家的生命都是一樣。」

意義重大,同時困難不小,Pewan甚至笑言「我有少少後悔」,「今次排舞十分疲累,在排練室有一把梯,我會先在下層看,然後跑到梯上又看一次,跑下來作修改,然後再跑上去,好困難,幾乎好後悔,但是絕對好玩,對創作人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由《界限・街道圖》發展成《界限・街道圖:邊界視野》,Pewan一直與另一位聯合編舞廖朗莎(Rosalind Newman)緊密合作,對於她們來說,整個創作歷程都是「Pushing Boundaries」的寶貴經驗,「我倆絕少與其他人合編作品,通常都是自己一個人編,因為大家都很有自己意見,合編的話,可以是非常困難的事」,不過,由於二人都很喜歡這些命題,最終都願意一同接受挑戰、聯手克服困難。

繼續積極 一直尋夢

創作上的難題著實不少,Pewan與團隊成員都一一解決,延伸到社會上的界限,她同樣積極面對,「社會基本上就是很消極,可能我個人比較樂觀,我覺得如果沒有出路,你的人生就會很悲慘,我為何要做一個如此悲慘的人呢?」

她更希望透過創作去與觀眾溝通,「好像別人喜歡寫書,我則喜歡編舞,這裡就是烏托邦,這是最能夠發夢的地方,在這裡都不去尋找理想世界,我還可以去哪裡?」,Pewan坦言,自己都不肯定烏托邦最終能否實現,但是只要觀眾能有一刻紓緩,她亦於願足矣:「在人生中給你一個出口,可能那個出口真的幫助到你,兩日也好、三日也好、兩個月也好,我覺得這都是藝術的一些作用,對嗎?」

--

《界限・街道圖:邊界視野》

時間:2018 年 6 月 14 至 16日(四至六)20:00、6月 16 至 17日(日)14:00、17:0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20
票務:門票於即日起在城市售票網售票處、網上、流動購票應用程式及信用卡電話購票熱線發售。

更多節目詳情可前往Facebook活動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74785349591509/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新約舞流《界限・街道圖:邊界視野》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