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係日記】《失樂園》 — 凜子與久木,我知道,這輩子只能跟你做愛了

2018/7/25 — 17:45

《失樂園》劇照

《失樂園》劇照

【文:Audrey Ko(女人迷主編)】

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凜子與久木,因為有你,我不再稀罕安穩生活。

每次和久木做愛,感覺都不一樣。

廣告

凜子把身體挪近久木,這是他們的第幾次,她想不起來了,她越陷越深,覺得好可怕啊,自己原來是身體這麼敏感的人,每一寸都渴望咬嚙他。他進入她,她發出長嘆,感覺擁有與充滿。不,與其說是他進入,不如說,她接納了他,她是海,而他是層層推送的浪,他們把彼此推送到海的另一端,那裡有失樂園,有慾望如繁花盛開。

他們的相遇,在她 38 歲的夏天。她是醫師的妻,是書法老師,喜歡寫方方正正的字,她以為自己也喜歡世事謹守份際,循規蹈矩。可沒想到,久木是人群裡驚鴻的字,她看見他,認出自己心裡有魔鬼,她知道他想要她,她也是。

廣告

凜子知道他們悖德,這樣的關係有違常倫,她比任何人都曉得什麼叫規矩,她一直過著以尺丈量的人生。她盯著他睡眼,覺得自己愛得好歪斜,卻也好純情,這樣的愛,無可復返,不能半途而廢,他們越愛越墮落,往彼此身體跌得更深。她感覺自己一直也在下墜,第一次放手,規矩像沙漏,下墜的重力加速度,撞開她滿是虛假的人生。(推薦閱讀:【關係日記】《晝顏》紗和與北野:你是我疼痛一生也想愛一次的人

事有表裡,月球有暗面,曾經覺得很可靠的感情,結構脆化,不堪一擊。她不願再回到家庭當沒有生命的妻了,她不要扮演那醫生太太的空殼,她不要跪坐唯唯諾諾地說歡迎回家,她要在這樣瘋狂破格的愛裡五官盛放,慾望開花,天光燦亮,感覺自己。

她一直活得好漂亮。可直到此時此刻,她好像才第一次知道自由是什麼。

自由是他的指尖與她的輕嘆,是他們相擁時,光影打在裸身,照得一切世俗教條透透明明。她身體裡有什麼慢慢長大,「如果我淫蕩,世上所有女人都淫蕩。」甚至,淫蕩又怎麼樣,誰沒有慾望?她沒有辦法再當誰人生裡的漂亮裝飾品,她無法再假裝喜歡那些對她毫無意義的東西,諸如,安穩的生活,可信的丈夫,圓滿的家庭,她的愛情也不是博物館,不是給人參觀用的。

《失樂園》劇照

《失樂園》劇照

她的身體醒來,體內有野生的愛。她那麼喜歡和久木做愛,不可自拔。

她的母親錯了,她不是喜歡陌生男人的身體,也不是因為技巧的關係。50 歲的男人,給她更多的是溫柔啟示,每次她都更確信,自己作為一個女人,是確實存在的,她的愛不是標本,她的慾望栩栩如生。穿過久木的身體,她走到無人之境,她自己知道,這輩子,她只能跟他做愛了。(推薦閱讀:【極短篇】我們在雪夜相擁做愛

說她深愛久木,不如說她深愛前所未有的自己。他們進入彼此,直至不肯分離,她也進入她自己,感覺安定。

中年愛到高潮,她每每窒息得不願呼吸,害怕自己不能更快樂了,恐懼下一刻自己就要遠離。在最快樂的時候,他們選擇死去,驗屍報告上寫,他們兩人全裸相擁,私處緊連;他們在死後僵直最嚴重的時間被發現,無法輕易分開,一如所願。

人們會說,因為不倫,他們最後走向毀滅,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已經是抵達天堂。

 

原刊於女人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