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客觀與中肯的評論

2015/9/13 — 16:21

一個展覽,一件作品,可否容得下兩個或多個各走其端的理解與銓釋?縱使這些解讀針鋒相對又吵雜刺耳。

我總聽到人們用這樣的詞彙讚賞一篇評論或散文──「客觀」、「中肯」。

但我不相信有真正客觀的「客觀」,因為客觀往往只是一部分人主觀的偏見。事實是,「客觀」中含有主觀的成分;構成「主觀」的也有客觀的經驗。於是,在觀看藝術品這件事上,我傾向於選擇個人主觀的觀看經驗與角度。這種主觀,卻並非完全不憑藉任何經驗的盲目主觀,更不是無中生有的誹謗與惡意的造謠,而是帶有並反映著個人經驗與閱歷、客觀事件與歷史意識的主觀判斷與分析。

廣告

我想,也許人們對「中肯」這個詞彙也有誤解的可能。人們可能把「中肯」與客觀聯想在一起,把「中肯」的「中」理解為中庸、中立與中規中矩的「中」,以它來形容那些不走偏端而行中間或中庸之道的意見。

尋根究底,莊子有言:「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軱乎?」肯,著骨之肉;綮,筋骨結合處。是以「肯綮」為肢體緊要之處,後即以「中肯」指言論擊中要害或精準利落。

廣告

於是說一篇評論中肯,是指該觀點刺中了展覽的紅心,精準地把作品的最大價值或重要意義揭露了出來。它與客觀無關,更與中庸或中立沾不上邊。

人們要求評論的觀點要「客觀」,甚至強求去「主觀」,有各自各種不同的考慮與立場。有不喜歡刺耳聲音的、有擔心批評造成他人的傷害與損失的、有學識廣博又深思熟慮的⋯⋯在這些背後,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有二:一是評論者把自己當成是解釋作品的權威與裁判者,而非提供某種供讀者參考與思考意見的言論者;二是對觀眾與讀者的不信任。不信任他們是獨立自主的個體,於是書寫者總把讀者當成是盲目的被動的沒有獨立判斷能力的單向接收者。我不認同這種傾向。

我傾向於把觀眾與讀者當成是傾訴與說服的主動與理性對象。不同的書寫者,表達不同的觀點意見,或批評或讚美、或肯定或否定,然後在陽光下供觀眾自行作出取捨與判斷,批評者、藝術家與觀眾,建立雙向、平等與對流的溝通,而非自上而下單向的傳播與填鴨式灌輸。

我認為,關於一個展覽或作品的批評與銓釋,永遠是開放的,必然是主觀的。當不同的聲音與觀點都被提出來,讓觀眾自行在不同的觀點與立場上,選擇自己的視角。這樣觀眾的觀看能力才可能在不停的作出選擇中提升,鍛鍊自己獨立的觀賞能力與個人品味。當兩種或多種理解與銓釋各走向其極端之後,我們才能看見中立到底處在哪一點,我們才能真正地看見何謂真正中肯與客觀的評論。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