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我們談過的當代舞──訪問編舞家桑吉加

2016/5/12 — 9:30

編舞家桑吉加
(相片由 CCDC 提供)

編舞家桑吉加
(相片由 CCDC 提供)

走進位於黃大仙的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舞蹈中心,跟統籌這次訪問的職員K打招呼。她領我到辦公室的一個角落。訪問的主角是著名編舞家桑吉加。六月初,城市當代舞蹈團即將公演最新當代舞《煙花・冷》,桑吉加正是這次演出的編舞家。在角落坐了一會兒,K說桑吉加還在看舞者們綵排,於是我們一起走到排舞室,脫去雙鞋,坐在鏡前一角,看兩位舞者善用他們柔軟靈活的身軀,互相配合,扭動如煙如火。我想像他們是一個做環,一個穿過,有一種在探索的感覺。

桑吉加站在一旁聚精會神地仔細看着,良久他給予舞者們一些意見。排練完結,桑吉加走出排練室稍息,一會兒便回來。為了訪問,我們在排練室拍照。桑吉加似乎有點不自在,他說沒想到要拍獨照呢。然後我們又回到辦公室角落,談關於當代舞和演出的事。

我是桑吉加

廣告

這次訪問除了希望知多一點城市當代舞蹈團《煙花・冷》的創作緣起外,我更希望認識多些桑吉加這位被譽為「最完美的舞者」究竟是怎麼樣的人。

對於不少熟悉當代舞的朋友,桑吉加的名字絕不陌生。他是藏族人,出身成長的環境草原居多,少年時候已擁有藏族舞的功架,後來接觸到當代舞,他被深深感動而開始鑽研這方面的舞技。他又曾多次出國跟不同大師學習和演出,後來慢慢從獨舞者擔起編舞工作。

廣告

當我問及桑吉加覺得自己的個性是怎樣,他大笑了,笑聲中他說這應該由其他人來講吧。一兩秒後,他靦覥笑着說:「我挺溫柔的。」是的,從桑吉加過往的當代舞作品可以看出,他豪邁的個子裡有一份關懷萬物的柔情。當代舞的舞台確實是呈現舞者個性的好地方。正如桑吉加說過,舞者的狀態從來都騙不了人。

編舞家桑吉加
(相片由 CCDC 提供)

編舞家桑吉加
(相片由 CCDC 提供)

在抽離中成長

「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比較抽離的人。」桑吉加在談新作《煙花・冷》時提到自己觀察四周的眼光和自己走過的成長經歷。這十幾年他在多個城市遊走,在香港來來往往與城市當代舞蹈團有多次合作。2002年桑吉加獲贊助遠赴德國法蘭克褔芭蕾舞團跟隨大師威廉.佛賽 (William Forsythe) 學習,後來又轉到美國、歐洲為不同舞團作公演或編舞。

他沒有在一個團體或一個城市停留非常長的時間,可是每段經歷他都有滿滿感受。桑吉加不認為自己是沒根的人。說起藏族的習俗,如唸經,他有一份安穩踏實感。無論去到什麼地方,遇上怎麼樣的人,他認為自己的成長歷程和經驗都可以成為他創作的養份,在溝通上、統籌上都不斷進步。

從接觸到探索當代舞是什麼?

桑吉加出生於甘肅,因為習俗,跳舞像是每個大人小孩天生出來就喜歡做的事。開心的時候就一起唱歌跳舞。十三歲他跑到北京學習民間舞,剛上課時他甚至驚訝為何同學們都在練壓腿。那時候他也沒有想過,舞蹈將會成為自己今後的職業。

後來,桑吉加在舞蹈比賽中接觸到當代舞,眼前一亮,舞者們跳得自在而且觀眾看得滿足。這是在學習民族舞時難以找到的。要知道民族舞有很多步法和風格需要一一依從,不跟着跳就已經不是民族舞了。從此桑吉加醉心發展這方面的舞技。

桑吉加跟城市當代舞蹈團拉上關係,最主要是由認識舞蹈團創辦人曹誠淵開始。1993年他加入了廣東實驗當代舞團,並認識了當時任職舞團藝術總監的曹誠淵。六年後,他跟着曹氏到城市當代舞蹈團,當了舞者三年。

在桑吉加眼中,城市當代舞蹈團是一個非常專業的舞團。他想起昔日國內的舞蹈表演情況,很多演出者上陣前都不習慣熱身,又沒有做預備進入狀態的功夫,可能表演前一刻仍在打鬧抽煙吃瓜子,甚至有表演者想來就來,不來就不來。隨着九十年代內地舞蹈表演進入起步階段,城市當代舞蹈團成了內地的好範例,告訴舞者們應該怎樣做一位專業的表演者。

舞蹈是最苦的職業

「舞蹈是很難創作的一種東西;舞蹈也是最苦的一種職業。」桑吉加認為舞蹈是最直接、最現實、最赤裸的,觀眾很輕易便看出你的狀態好與壞。作為舞者,你必須自律,不可偷懶。即使身體哪裡不舒服,你也需要去想為什麼出問題,然後去調整操練和休息。

問桑吉加怎麼看別人稱他完美的舞者,他說:「在藝術創作上沒有完美的。」這是因為每個人各自的要求都不一樣,所以要各人產生共識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在追求完美的路上,創作者也許會進入忘我狀態。桑吉加在創作上喜歡打破既有的想法,希望不斷創新,做一些跟以前不一樣的事。他不願意看到作品沒有新思維,老是做重覆的呈現手法,那就會很可怕了。桑吉加說他喜歡在輕鬆的氣氛排練舞蹈,讓舞者自在地說出自己的感受,呈現生活化而且有個性的肢體語言。

而作為觀眾,我們應該如何開始欣賞當代舞呢?桑吉加反問我們當初來看當代舞的心態是什麼。有人為了欣賞舞者肢體動作,看他們做自己做不到的形態,始終他們的動作不是人人都能輕易做得到的;有人喜歡聯想肢體語言,有人想知道當代舞是搞什麼的。然而這些動機都緣自於認識舞者,桑吉加指在欣賞的過程中,你必須思考舞者們在做什麼,這樣作品才產生互動,變得有趣。

假如我們用這個角度去看桑吉加新作《煙花・冷》,不知道大家會有怎樣的另類體會呢?

--

《煙花‧冷》

日期:2016 年 6 月 3 至 4 日
時間:20:00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