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移民、生存和快樂

2015/6/29 — 12:30

「水深火熱的人們只能求生存,富足的人們才有資格追求生活享受。」身兼攝影師和記者的 Andy Drewitt 在墨爾本移民博物館 (Immigration Museum) 展覽 Freedom 簡介中如是說。展出相片都調成高對比度和飽和度,一幅幅像勵志廣告:迎向夕陽的划艇手、發光通道中的壘球手、森林裡自得其樂的盆栽大師, 無一不在演繹歌詞「似朝陽正初升你要自信有光明前路」。他們是 Andy 口中「富足的人們」嗎?不。他們都是移民,甚至是難民,是水深火熱無法不離鄉別井的人。他們往往在社會最低層,從零開始打拼。然而,相較於他們的「苦」,Andy 更著眼於他們的「樂」──即便永久居民身份尚未確認,這些移民以澳洲爲家,忙裡偷閒打理盆栽,在僅有的工餘時間拿下一個個划艇獎牌。看來微不足道,但這些樂趣,在他們原生的國度裡不是被禁,就是被戰火滅了。水深火熱的人只能求生存,但享受生存,卻是生存下去不能缺的動力。

移民,對香港人來絕對不陌生。由九七回歸前到現政府下新一輪移民潮,漂洋過海的人數達數十萬, 各國大城市鮮有聽不到廣東話的地方。這些人,很多是小康,甚至社會上富裕的一群,教育程度中上,移民後不愁吃穿,理應能夠安度日子。然而,他們有很多跌入無法自處的境地 -由於語言環境的不適應,加上社經地位一下子下降, 他們在異鄉無法開展生活,成了不折不扣的遊魂。我有位好朋友,自少移民外地, 但從來沒有見爸爸快樂過。他爸爸本來是香港政府裡的高級人員,身懷十八般武藝,在外地卻找不到相關工作,生活雖不成問題,卻有感虛耗生命,鬱鬱不歡,跟孩子的關係也不怎麼好,最壞的時候父子打架是家常便飯。這些故事我聽來只有唏噓: 人一遇上困難,往往就往問題裡鑽,忘了快樂是初衷,而移民,本來是為了快樂 - 這讓所有煎熬來的有意義。Andy Drewitt 著眼於樂,與其說是粉飾太平,不如說是對水深火熱的人投信任票──你們一定可以活得很好。

(原刊 6 月號 Wa!gazine)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