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阿比查邦的魑魅魍魎

2016/10/28 — 13:38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Ghost Teem from "Primitive Project" (detail), 2009. Courtesy of Kick the Machine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Ghost Teem from "Primitive Project" (detail), 2009. Courtesy of Kick the Machine

阿比查邦的作品,像鬼魅一樣,從倫敦跟我回到香港。

談阿比查邦,都離不開電影創作,但在 Para Site 的 「狂中之靜」展覽中,卻有一件不知是神還是鬼的陶瓷創作 -《通靈感應》,關於這個作品,場刊內阿比查邦如是說 - 「在鬼魂的面具下的是我們熟悉的演員 Sakda Kaewbuadee 的面孔。他在不同的電影情景中化為老虎、僧人、太空人。作為鬼魂的 Sakda 承載著家鄉的許多特質。我們成長在一塊動盪的土地上,面臨著一次次分崩離析的威脅,經歷著一場場的軍變,被一個個挾帶信念與恐懼的鬼魂所縈繞。這是一個魑魅魍魎的國家,有著赤裸裸的殺戮與被殺。」

阿比查邦說他的出生地泰國是以鬼神迷信治國,軍方政府甚至有自己的算命師傅。泰國鬼魅神秘的文化,來到阿比查邦的電影中不單只是嚇人的鬼故事,更是他對泰國在歷史中面對的政治動盪,以及當中黑暗與不公義的反思。在他電影中的鬼魅都不太可怕,對於那些不能用人類常理去接觸、理解及溝通的有機物體,阿比查邦都非常著迷。他著迷但沒有試圖通過電影去解說在平行時空中神秘的事情。因為無需明白、也沒有可能明白宇宙中所有的事情。鬼、神、夢境、神秘的事物並既不屬於過去,也跟所謂眼前的現實沒有關係,它們只跟現在式的種種並存在另一時空中。因此沒有甚麼可怕,也不需要解說明白。他的 “Uncle Boonmee Who Can Recall His Past Lives” 在 2010 在康城電影中獲獎,電影是沒有線性時序的故事、超現實的夢幻、有僧人有太空船,充滿讓人以為是暗喻,但卻可能只是導演隨意攝錄的的蒙太奇。在電影獲得國際注目的同時,泰國民眾正高呼要求民主改革。人民訴求是現實,但放在泰國甚至其他的國度是夢想,甚至是超現實的遙不可及。

廣告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Fireworks (Archives), 2014. Courtesy of kurimanzutto and Kick the Machine Films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Fireworks (Archives), 2014. Courtesy of kurimanzutto and Kick the Machine Films

廣告

在 Tate Modern 新翼的 Live Art Section,有阿比查邦一組包括九套電影的裝置 - “ Primitive 2009”,是關於在泰國東北邊境小鎮Nabua的故事。Nabua 在六十年代是信奉共產主義的農民與軍方衝突的現場,這裡的歷史是血腥的紅。導演在電影中將歷史、當地的神話故事及科幻元素統統轉化到其中一名角色上-共產農民的年搞後代。歷史、回憶及對未來的希冀,在同一時空中全附在這名年青人身上。他跟同伴希望建立美好新世界,在稻米田上造太空船,這座太空船就是過去、現在、未來重壘一起的空間,線性的時序沒有了,只有年青人在太空船上想著美好的夢想。 “Primitive 2009” 整組裝置設於 Tate Modern 新翼的 Tank ,一個前身是儲油庫的地方,Tank 的空間就如一艘太空船,策展人將九組的錄像散佈空間中,還放了地氊及咕𠱸,讓大家躺著跟阿比查邦發一場美好的夢。夢並不是虛擬,大部份都是我們的生活中引發出來,無論是關於抽象情緒或是生活中細節的再投影,是從現實中引發出的抽象世界。總覺的夢境極有可能是平行時空中的另一境界,可能活在夢境中的是我們,所謂的現實世界是虛幻一場。

阿比查邦說喜歡夢及關於科幻的一切,在 “Primitive 2009”中年青人在稻米田上建造太空船,而後在裡面沈睡夢想著美好新世界。這部份成了錄像日記,也是香港 Para Site 展覽中其中一件作品。或許是場地面積所限,在Para Site 的展出的大都是阿比查邦錄像作品的選段,或者是燈箱照片,沒有大型的錄像裝置,但阿比查邦作品中的神怪鬼魅的輪廓仍然清𥇦。《煙花(檔案)》都是關於民間故事。泰國及老撾邊境鎮 Non Khai 中有一座神廟,廟內滿有動物雕塑像,是建造者 Luang Pu Bunleua Sulilat 根據幻想、民間故事及政治神話創作出來,主題是愛、人性及輪迴。Luang Pu Bunleua Sulilat是何許人?六十年代冷戰時期,他被指為共產黨員,受壓迫而流亡老撾。在阿比查邦的影像中,動物雕塑在煙火的光影中如同鬼魅。假如鬼魅、靈魂、甚至異度空間的生物如 Derrida 所說都是一種 repressed ,撞鬼、輪迴等都是一種從 repression 中的釋放,實相並不可怕。推演到現實生活中,那些被壓迫的早並存在同一空間但不時序中,就像電影慣用的 superimposition 一樣,只不過以不同的形態跟我們同在一起。他們之所以變成異類,非要被壓迫消減不可,大有可能是因為施行壓迫的人疑心生暗鬼。

作者臉書 www.facebook.com/adorableyuppi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