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以琳與「港樂」的《我的祖國》與《交嚮舞曲》以及侯夫的《皇帝》協奏曲

2017/4/8 — 8:40

陳以琳(Credit: Lau Kwok Kei)

陳以琳(Credit: Lau Kwok Kei)

3 月 31 日去聽由客席指揮陳以琳、香港管弦樂團、鋼琴家 Stephen Hough(侯夫)聯合演出的音樂會,頗享受青年指揮陳以琳與侯夫的風格和演繹以及他們與「港樂」的緊密合作。曲目包括波希米亞作曲家史密塔納≪我的祖國──莫爾道河≫、貝多芬≪降 E 大調第五鋼琴協奏曲≫、拉赫曼尼諾夫≪交響舞曲≫,三首作品都是音樂愛好者喜歡的樂曲。

史密塔納≪我的祖國≫

史密塔納 (Bedřich Smetana,1824-1884) 被音樂史學者認為是捷克音樂的奠基者,從童年開始便活躍於弦樂四重奏的演出,後成為出色的鋼琴家和指揮家;他的歌劇、管弦樂、室內樂、鋼琴以及聲樂作品令他在 19 世紀歐洲音樂史裡佔有一席重要位置。史密塔納是一位捷克民族主義者,曾任布拉格合唱團指揮、報紙評論員、創作愛國歌劇≪在波希米亞的勃蘭登堡人≫(1866年首演於布拉格)、≪被出賣的新娘≫(1868年首演)等,頗受歡迎。

廣告

 ≪我的祖國 (Má Vlast)≫由六首獨立的交響詩組成,寫於 1874 - 1879年間,歌頌他的祖國。史氏於 1874 年夏季被診斷有失聰的可能,三個月後果然喪失聽力,與貝多芬的命運一樣,那時他剛好 50 歲。≪我的祖國≫的副標題「莫爾道河 (The Moldau)」是捷克的主要河流「伏塔瓦 (River Vltava)」,德國人稱「莫爾道河」。≪我的祖國≫的第二首交響詩便是以「莫爾道河」作為標題,旋律優美動聽,配器澎湃激情,一如貝多芬創作的≪第九交響曲≫,都是內心的音響世界,既有小溪流水,也有波濤洶湧的磅礡氣勢。史氏的配器技法深受德奧樂派的影響,抒情、氣勢與深度兼而有之。這首作品雖然只有十分鐘,但青年的陳以琳卻卻能將「港樂」的潛力盡量發揮了出來,作品的大線條盡顯無遺。

貝多芬的≪皇帝≫鋼琴協奏曲

廣告

貝多芬比史密塔納聾的更早,但過程悠長,十分痛苦──他 28 歲時(1798)開始發覺聽覺出了問題,一直拖拖拉拉了二十多年才完全失去聽覺,其間所受到的壓力和折磨慘無人道!他的第五首鋼琴協奏曲寫於1809年,要等一年之後的 1810 年 12 月才在萊比錫由 Friedrich Schneider(施奈德)首演,場刊則說首演於 1811 年 11 月 28 日。「皇帝」這一標題並不是貝多芬加上去的也不是出版社的主意。筆者則覺得,這首作品確有「帝王」的氣勢,尤其是鋼琴部分。

貝多芬是著名的鋼琴演奏家,尤其是即興演奏,擊敗了好幾位挑戰者,在 19 世紀初的維也納,是音樂界、貴族圈裏眾所周知的事。那個時期的鋼琴是適合演奏海頓和莫扎特的奏鳴曲或巴赫的創意曲、賦格曲一類的巴洛克、古典音樂作品,不適合貝多芬式的狂風暴雨的風格。貝多芬常常把鋼琴的鋼線彈斷,因此鋼琴製作公司要為貝多芬特製堅實的鋼琴,以對付貝多芬的≪悲愴≫(作品 13)、≪華爾斯坦≫(作品 54)、≪熱情≫(作品 78)等奏鳴曲。≪皇帝≫這首協奏曲對巴洛克、古典樂派時期的鋼琴來講也有點不勝負荷!負責鋼琴獨奏的候夫對這首≪皇帝≫協奏曲掌握的分寸恰到好處。第一樂章輝煌、大氣,但沒有過分的渲染,包括身體動作;第二樂章優美抒情,鋼琴在沉睡之際突然跳躍起來,然後進入迴旋曲;整個第三樂章生氣勃勃。在 1810 年 12 月首演時,鋼琴家施奈德在貝多芬的指揮下,按照貝多芬的指示,跳過「華彩樂段 (cadenza)」。貝多芬本人是鋼琴即興高手,施奈德既是鋼琴家又是作曲家、指揮家,可能前者不想後者任意處理「華彩樂段」而「下令」:「不要彈奏華彩樂段」,命令施奈德立即接下去彈奏。

筆者非常歡欣賞候夫的鋼琴演奏風格和技巧,因為他非常理性化地演繹了這首作品。

侯夫。(credit: Cheung Wai Lok HK Phil)

侯夫。(credit: Cheung Wai Lok HK Phil)

拉赫曼尼諾夫≪交響舞曲≫

拉赫曼尼諾夫(1873 – 1943)是以鋼琴演奏與鋼琴協奏曲見長──他的三齣歌劇已不見演出,論者謂劇本有問題,音樂是好的;他的兩首交響曲長時期無樂團問津,近年來似乎有所改善,偶爾在音樂會節目單上出現;他的 80 餘首歌曲是俄羅斯歌曲裡的珍品。

拉赫曼尼諾夫的一生可分為兩個時期:44 歲之前(1843 – 1917)和 44 歲至 70 歲(1917 – 1943)。在離開我羅斯之前,他寫了三齣歌劇、十首合唱、三首鋼琴協奏曲、兩首交響曲和八十多首歌曲;1917 年到了瑞士和美國之後;他只寫了一首鋼琴協奏曲,一首交響曲和兩首管弦樂曲,包括這次音樂會的≪交響舞曲≫(作品 45),寫於 1940 年,1941 年 1 月在紐約首演。筆者不太理解 陳以琳為甚麼選擇這首作品作為這次音樂會的主要曲目,因為≪我的祖國≫是熱身曲目,≪皇帝≫鋼琴協奏曲是候夫表現才華的曲目,那麼休息之後的作品才是這次音樂會指揮的主要的樂曲。以任何角度都應該演奏一首有代表性的時代作品,但≪交響舞曲≫並不屬於這一類的作品。拉氏的作品,從風格、形式到內容都是屬於19 世紀柴可夫斯基和蕭邦時代的,而不是 20 世紀的。拉氏的天才在於他的鋼琴作品,而不在他的樂隊作品。陳依琳的指揮顯示了她駕馭大型樂團的能力,雖然拘束,但中規中矩,線條清楚簡潔,但拉赫曼尼諾夫的≪交響舞曲≫沒有給她顯示才華的機會。反而≪我的祖國≫讓她表現了她的潛力。

2017年4月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