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冠中」談「周俊輝」•「周俊輝」說「金正恩」

2015/9/2 — 13:03

藝術家周俊輝於漢雅軒《無話可說》最新個展

藝術家周俊輝於漢雅軒《無話可說》最新個展

「當代藝術」中所指的「當代」代表什麼?不就是「此時此刻」或「當下」的藝術嗎?無疑所謂「當代藝術」必然是在當下發生及製作的藝術,但也有更深層次的理解。

《讓子彈飛 -「靠的就是以假亂真魚目混珠之章法」》100 X 150 cm , 2014

《讓子彈飛 -「靠的就是以假亂真魚目混珠之章法」》100 X 150 cm , 2014

 

廣告

與「當下」脫軌方能成為「當代」

近年移居北京的著名文化人陳冠中,剛為周俊輝於漢雅軒最新個展「無話可說」的特刊寫了序,名為〖未然的已然〗,論及「當代性」的定義,帶我們導賞周的作品,同時也暗喻港人進退猶豫的現況。

廣告

陳冠中早於數年前已認識周俊輝本人,卻一直無緣親睹其作品「真蹟」,不過對於作品的「當代性」,懷著高度肯定。他引用了哲學思想猛人亞甘本(Giorgio Agamben)之說,認為要「成為當代」,便要跳出線性時間(Linear Time)之順序描述,採用一個保持距離的角度,甚至取黑暗遠光亮,在䑃朧及暖昧中,更能清晰看到當前 -「未然與已然之間」-想是指「未發生與已發生」兩個階段之間的臨時性狀態。其實,周俊輝個人也説出雷同的觀點:寄語一個有距離的側面,能更準確描繪眼前。

《細路祥-「那裡將來是解放軍的」》
 244 X  488cm , 2014

《細路祥-「那裡將來是解放軍的」》
244 X 488cm , 2014

 

塑造一個有距離的側面

周俊輝「重繪」經典港產片的《電影系列》,可說是這種「當代性」的典範 - 縱橫四海、無間道 、英雄本色等 -自 2006 年起他開始重畫過去八九十年代以來近 30 齣電影,一幕幕經典對白,不單純在「懷舊」昔年的電影黃金歲月,而是這些集體回憶,蘊藏一份「未然」,存在前瞻性的啓發。仔細觀賞,其著色用之磁漆顏料(Enamel paint) 較一般油彩效果䑃朧,是故意為既虛又實的情節添上一塊濾鏡,塑造出若即若離的距離感,以便能更清晰看到過去與未來的糾結關係。

今次展出之《細路祥》(2014) 取自導演陳果 2004 年電影,周俊輝揀選了經典一幕:回到97移交前,三個小孩在尖沙嘴海濱長廊玩耍,港孩「細路祥」遙指對岸介紹添馬艦,另一位從大陸來的無證女孩則說:「我知道,那裡將來是解放軍的。」道出香港誰屬的政治現實宿命。

陳冠中沒有逐一分折周俊輝展出的作品,但他引述德勒茲 (Gilles Deleuze) 關於「潛存」與「實存」的見解,指出潛存是未發生的事實,同樣可視為真相的一種,作為觀者看《細路祥》「潛存」的 97 集體回憶,無時無刻緊隨我們,對我們該反抗還是妥協接受未來,都有一種啓發性的心靈觸動。

 

探索「未然」的遊牧表演者

打從初出道至近年,周俊輝都擅長挪用經典藝術作品來作重塑或二次創造,著力營造戲劇性高潮,然其黑色幽默感卻常自然流露。2005 年他開始以 3R 照片拼合成壁畫式的攝影裝置創作,挪用藝術史「已然」的經典,例如借用文藝復興達文西之《最後的晚餐》,自己一人分飾門徒及耶穌等角色,同時又扮演 Raphael《學院》中的柏拉圖及亞里士多德等雅典學者,又在 ART HK 博覽演活 Edouard Manet 的《草地上的午餐》,藝術家過足表演慾,也借古喻今,為高雅的藝術混入「惡搞」新文化。 如此說來,周利用「已然」找出「未然」的脈絡,大抵早己萌芽。

《舟上的金正恩》2015
攝影裝置 249 X 495 cm

《舟上的金正恩》2015
攝影裝置 249 X 495 cm

《最後審判米高安哲奴的船》2015
攝影裝置 249 X 495 cm

《最後審判米高安哲奴的船》2015
攝影裝置 249 X 495 cm

裝置現場

裝置現場

周俊輝今番在新作《舟上的金正恩》中,把自己的大頭貼在從淘寶買回來的毛主席像上,扮成金正恩向群眾揮手,所謂「群眾」祗是偷天換日的假人模型,為這位北韓領導人的宣傳照製造了反高潮;與之相對是另一幅攝影裝置《最後審判米高安哲奴的船》,周挪用了 Michelangelo 繪於 Sistine Chapel 的宗教壁畫 The Last Judgement Day,被判落地獄者從船上落慌而逃,隱喻極權下人民猶如活在地獄。周俊輝喬裝成金正恩,明顯是指桑駡槐,痛斥類似的統治者,亦體現了陳冠中所說:當代藝術家是「不合時宜但入世的另類」,為創造不可知的新感覺而努力做「遊牧表演者」。

社交網絡謊言成畫作

說到挪用日常物件作為創作材料的《手機截圖》系列,可算是周俊輝的最新嘗試兼贏得共鳴之作。原來他發現從網絡社交媒體 Facebook、WhatsApp、WeChat 傳來的圖像,當中充斥著令人失笑的謊言騙局,於是便以墨筆手繪方式,把這些「已然」的假新聞畫成定格,從中笑謔病態社會的荒謬與無知,也可以看到藝術家對無奈世情祗能沉默回應。

李嘉誠:「通知天文台早上九時落波」鉛筆紙本12 X 17 cm, 2015
 

李嘉誠:「通知天文台早上九時落波」鉛筆紙本12 X 17 cm, 2015

上海譯報: 「我重火力戰機雅制南海外軍」墨筆紙本29 X 20 cm, 2015
(插圖用了《星球大戰》的四腳機械人)

上海譯報: 「我重火力戰機雅制南海外軍」墨筆紙本29 X 20 cm, 2015
(插圖用了《星球大戰》的四腳機械人)

左:看東方:「香港萬人集會慶國慶,支持依法落實普選」墨筆紙本 20 X 29 cm, 2015
右:隨意窩:「中國那些山寨貨讓全世界都笑翻了」墨筆紙本 29 X 20 cm, 2015

左:看東方:「香港萬人集會慶國慶,支持依法落實普選」墨筆紙本 20 X 29 cm, 2015
右:隨意窩:「中國那些山寨貨讓全世界都笑翻了」墨筆紙本 29 X 20 cm, 2015

東方日報:「皖官搏政績,訪老照造假」墨筆紙本 29 X 20 cm, 2015

東方日報:「皖官搏政績,訪老照造假」墨筆紙本 29 X 20 cm, 2015

 

香港的「幽靈時刻」

陳冠中又引述德里達(Jacques Derrida)提到的「幽靈時刻」的概念,指出「也許這十年是香港的幽靈時刻...許多本地藝術家、論述家和行動家包括周俊輝,都曾替幽靈打氣、上顏色,讓她們豐滿一點、能量大一點,能見度高一點。」這說法正好將周的作品作了一個小總結。

目下的政治及民生被昏暗的天色籠罩,拒絕向資本及權力妥協的幽靈都得不到安寧,令不少人感到無奈及「無話可說」,正如周俊輝之展覽命題。

筆者曾遇上被時局困撓、感到無奈及失去創作動力的藝術家,但願這黑暗且前景不明的階段僅是過渡期。我相信正因為身邊荒謬事、矛盾事那麼多,也正是藝術家可找到更多塑材去發揮個人潛質的契機。

藝術家周俊輝 網址:
http://www.chowchunfai.com/

 

--

展覽資料

周俊輝 無話可說
HAVE NOTHING TO SAY
CHOW Chun Fai

地點:
Hanart TZ Gallery
漢雅軒

日期:
22/8 - 12/9/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