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艮珊:藝術是一渠道可以使作品代我說話,讓自己躲起來

2016/9/1 — 19:21

你的創作關於什麼?

我的作品主題主要是表現暴露和隱藏的矛盾狀態,最近的創作是於身體雕塑上,加上一些細小的刺狀泥條;這些細小的泥條是情感、是矛盾,全部都是帶有攻擊性的尖頭。可說是代表着一種希望於跟別人保持距離,而達到自我保護的心理。

廣告

你通常以什麼媒介創作?

陶瓷製作吸引我之處是它千變萬化的可能性,更是著迷於它在燒製過程讓人掌控不了的特質,在燒製過程中很多因素是讓人控制不了,作品帶來驚喜也帶來失敗,這個製作過程不只是陶藝技巧鍛鍊而是對的個人修為的磨練,學習的是隨機應變、屢敗屢試和勇氣。

廣告

創作過程是怎樣的?

我的創作過程是單一、重複、長時間但又是寧靜忘我的。通常創作靈感來自插畫,特別喜歡幾米。我有些作品是以身體倒模:由於身體各部分都是有機的形狀,會出現「扣模」的情況,所以要懂得一些修補技巧;而那些細小的刺,在製作時需要控制乾濕度得意,否則太乾會黏不到、太濕會倒下。

Delicate Pain IV

Delicate Pain IV

怎樣開始藝術生活?

可說是由幼稚園開始,在幼稚園的時候,我放學便會在一卷卷的傳真機紙上畫畫;小學每年學校的聖誕卡設計比賽,是我最重視的活動,平日則由平面到立體、甚至是混合媒介我都有涉獵,做不同的小作品;中學時,便很著迷於壁報設計比賽,每每跟同學做到通宵達旦;不過正式接觸陶藝創作是在大學才開始,覺得陶藝跟平面創作很不同,很有挑戰性,於是把所有陶藝課都報上了,畢業作品當然也選擇陶藝為創作媒介,不斷發掘,而深知這個媒介仍有很多可能性,所以仍想繼續下去。

做藝術家有什麼感受?

最高興是見證自己成長和透過藝術可以跟別人分享自己。做創作使我學會獨立,因為別人的步伐會跟自己不一致便要忍受孤單的生活;另外,要習慣經常家人勸你找份穩定工作的嘮叨說話。

部份作品: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