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隱於綠蕪 — 楊沛鏗與他的植物

2015/4/28 — 12:36

楊沛鏗從小到大都種植物,已有十多年,如同油畫家熟悉油彩和畫筆,植物是他極其熟悉的物料

楊沛鏗從小到大都種植物,已有十多年,如同油畫家熟悉油彩和畫筆,植物是他極其熟悉的物料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楊沛鏗,1988 年生於中國廣東省,2010 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楊氏自 2010 年起積極於以植物和園藝作為主要創作路向,以植物生態、園藝、攝影和裝置來隱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在香港並不常見。楊氏於近期參展中國 2014 上海雙年展及荷蘭 Witte de With 的群展,也曾參加「上海雙年展」、「站台中國」的群展。近期,楊氏於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2015 以個展「遊園:不太容易做綠色。」入選由巴塞爾藝術展與寶馬集團合辦的全新獎項「寶馬藝術之旅」。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的楊沛鏗,積極於以植物和園藝作為主要創作路向。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的楊沛鏗,積極於以植物和園藝作為主要創作路向。

廣告

植物回應比較慢

廣告

楊沛鏗從小到大都種植物,已有十多年,他自稱,如同油畫家熟悉油彩和畫筆,植物是他極其熟悉的物料。如果有錢,他情願建一個溫室,多於自己的工作室。第一次作植物作品,用的是捕蠅草,他說比之前做任何作品都開心。「回到家看那盆種了四年的捕蠅草,感覺像是作品陪你成長。」許多藝術家比喻說,物料有生命,而植物是真的有生命,有生長規律,抽芽有時,開花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栽種的也有時。生命對生命會有所回應,楊沛鏗說植物向什麼方向生長,他就視之為一種對自己的回應,只是它反應比較慢——而這種慢是舒服的,就如生活的一部分。某程度來說,楊沛鏗當植物是人,說以植物創作很自然和很舒服,如同與朋友合作一件藝術作品,不是一個人的事。

如果有錢,他情願建一個溫室,多於自己的工作室。

如果有錢,他情願建一個溫室,多於自己的工作室。

他第一次的植物作品是捕蠅草,種了四年,感覺像是作品陪自己成長。

他第一次的植物作品是捕蠅草,種了四年,感覺像是作品陪自己成長。

楊沛鏗說植物向什麼方向生長,他就視之為一種對自己的回應。

楊沛鏗說植物向什麼方向生長,他就視之為一種對自己的回應。

躲入草叢、藏身大樹之後,可能是許多孩童的遊戲經驗。植物確實可以遮擋視線,堤旁岸邊柳樹拂揚,不都是以遮掩而添色?楊沛鏗就理解到植物與遮擋的這種在文化中的長久關連,視植物為一種隱藏自身的方法。「美術館牆上,作品就那樣掛著赤裸相對、肉帛相見,其實現實中我們很少能這麼直接地窺看到那樣東西。」展覽「扭擰」系列將龐大的植物盆栽放置於影像前,以模擬現實生活中觀看時視線常被其他物件阻擋的經驗。當觀者移動身體以取得較佳觀賞角度時,就出現自發性的觀看行為,在移動與挪移中,觀看物才被「發明」出來。

他的展覽「扭擰」系列將龐大的植物盆栽放置於影像前,模擬現觀看事物時視線被擋的經驗。

他的展覽「扭擰」系列將龐大的植物盆栽放置於影像前,模擬現觀看事物時視線被擋的經驗。

楊沛鏗理解到植物與遮擋的這種在文化中的長久關連,視植物為一種隱藏自身的方法。

楊沛鏗理解到植物與遮擋的這種在文化中的長久關連,視植物為一種隱藏自身的方法。

隱蔵與植物

植物隱藏事物,它本身甚至就是一種隱藏的象徵。我記得台灣作家成英姝有一篇散文,叫〈不在場,我是一棵樹云云〉,乃是寫在人群中自我隱蔵降低氣牆,就想像自己是一棵樹。栽種植物、寄情植物,是許多人在現實生活或人際關係中遭遇挫折時的出路。哲學家盧梭晚年困頓、眾叛親離,也就縱情於植物學研究,《植物學通信》。楊沛鏗多次說到,當人際關係發生磨擦與不如意,他回家就對著植物,植物像一個無時無刻都向你開放的聆聽,有回應,也不會有任何催迫,沒有過度的期待,這種關係很舒服。楊沛鏗直承,他不能完全以人作媒介,或以作品直接表達人與人關係,覺得這樣「太直露」,感覺不舒服。也許是對人際關係太敏感,以致害怕去面對;平日,他覺得有很多話都不該講。他選擇以植物隱喻人和人的關係:「如果觀眾有過類似經歷,便會感同身受。」

除了栽種植物、寄情植物外,楊沛鏗還愛養魚,他用水草佈置魚缸,感覺如同創做自己的樹林。「長於香港,生於東莞」是一組魚缸裝置。

除了栽種植物、寄情植物外,楊沛鏗還愛養魚,他用水草佈置魚缸,感覺如同創做自己的樹林。「長於香港,生於東莞」是一組魚缸裝置。

楊沛鏗多次說到,當人際關係發生磨擦與不如意,他回家就對著植物,植物無時無刻都聆聽他。

楊沛鏗多次說到,當人際關係發生磨擦與不如意,他回家就對著植物,植物無時無刻都聆聽他。

植物真的那麼安全、令人冷淡忘情?傳說詩人里爾克死於玫瑰的刺。其實植物也會生老病死,結果可能不似預期。楊沛鏗說以前學裝置,會一直計劃如何由第一步走到最後一個步驟。但植物的變幻性較大,不像死物那樣完全受控。楊沛鏗說,植物帶來的分岔路,其實引入更多其它事物,留更多空間給自己改變和思考。

楊沛鏗說,植物的變幻性較大,可留更多空間給自己改變和思考。

楊沛鏗說,植物的變幻性較大,可留更多空間給自己改變和思考。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6集將於4月29日(星期三)晚上7時,在港台電視31及無線電視翡翠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 facebook 專頁 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