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結愛與信念對抗貪婪人心:《維倫加》

2015/5/11 — 15:30

維倫加(Virunga),是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內的一座國家公園,是世界上少數僅存的山地大猩猩棲息之地;而《維倫加》 則是一部秉持著愛與信念,力抗貪婪之心的紀錄片,不僅記錄了這些人們長期以自身性命為賭注,對抗覬覦這塊肥沃土地的貪婪人心,同時,這部紀錄片的拍攝、製 作與放映──從去年紐約翠貝卡電影節世界首映,由 Netflix 線上播映發行、入圍今年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到今年即將在城市遊牧影展上播放,無疑也是一次又一次集結了更多愛與信念的勇敢對抗。

導演 Orlando von Einsiedel 透過這部紀錄片為維倫加發聲的意圖並沒有在影片的起始便直白暴露,他深知影片論調落入是非善惡二元對立的危險,也知道如果他一開始就以一種振臂疾呼的社會 運動者姿態出現,可能會讓觀眾感到厭煩而排斥。因此影片的初始,並不提及石油公司 SOCO,反而從維倫加國家公園裡豐富的自然生態談起,鏡頭從高空俯瞰過 那一望無際的綠色森林蓊鬱茂密,這是地球上最具生態多樣性的區域之一,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世界遺產地,這地的豐富肥美大概在幾顆鏡頭之間便顯露無遺。

但是,從遠距離望去的這片平靜美麗之地,隨著鏡頭降到地面,循著森林公園巡守員的腳蹤探去,卻發現這片肥美土地其實暗藏著各種危機,荷槍實彈的 巡守員乘坐著吉普車往槍響的地方駛去,這裡豐厚的資源持續吸引著各類掠奪者入侵。從十九世紀的比利時等歐洲殖民帝國,到如今則是為了獲取自然資源龐大利益 的跨國盜獵、盜採者,延續著殖民時期便種下的各種仇視與貪婪,粗暴殘忍地畫開那原本親密相接的一切血肉;遠處傳來如戰場上的爆破聲,扛著火箭筒的巡守隊在 草叢移動,沒有頭的大象,不知道死去了多久,斷口處爬滿了密黑的蠅蟲。

廣告

人類殘忍的行為,使得這些劫後餘生的大猩猩們很沒安全感,甚至造成肢體永久的傷害。

人類殘忍的行為,使得這些劫後餘生的大猩猩們很沒安全感,甚至造成肢體永久的傷害。

廣告

維倫加,是世界上少數僅存的山地大猩猩棲息地,影片的主要報導人 Andre Bauma 便是維倫加大猩猩保育園區的保育員,他長期照顧這些因人類獵殺而成為孤兒的大猩猩們。曾經見證過殘忍的行為,使得這些劫後餘生的大猩猩們很沒安全感,甚至造成肢體永久的傷害。攝影機拍攝園區內 Bauma 與四隻大猩猩之間的親密情誼,他熟悉每一隻猩猩的性格,像好友一般勾肩搭背地玩耍,同時又像牠們早已過世的父母,照料著猩猩們的日常起居,教育牠們,陪伴 牠們成長。Bauma 在鏡頭前侃侃談著他對猩猩們與維倫加國家公園的負擔與喜愛,長期建立的感情,讓他不能夠輕易地將這地方交給貪圖利益的人類。

對比於園區內的和諧溫馨,園區外的世界,人類的貪得無厭,隨著法國女獨立記者 Melanie Gouby 的出現而展開,在偶然的機緣下,她認識英國 SOCO 石油公司的員工,得知 SOCO 為了得到蘊藏在維倫加底下的豐沛石油,不惜買通與剛果民主共和國對立的游擊 隊 M23 發動內戰,企圖逼使居住生活在其上的人民與動物遷離。原來,殖民者從未真正消失,這些流著古代殖民帝國血脈的跨國公司,以更加粗鄙的手法撥弄著早已錯綜複雜、傷痕累累、情仇糾纏的族群紛爭與派系情結,而這駭人的意圖,在 Melanie 大膽而謹慎的抽絲剝繭之下,以藏在身上的針孔攝影機拍下了 SOCO 員工親口說出的畫面,這成為指控 SOCO 石油公司為了金錢不擇手段、泯滅天良的最有力證據。

衝突一直在發生,情況持續惡化,導演帶著攝影機在槍火交駁之界,拍下了人民舉村奔逃驚惶時刻。難民營住滿了無家可歸之人,瘦弱孩子們的眼中看不見絲毫希望。你知道這鏡頭讓你看到的不是劇情電影,而是貨真價實、某時某刻真實發生的事情,影像晃動、黃沙紛飛,要進攻維倫加的武裝勢力逼近了維倫加國家 公園,擔任維倫加國家公園巡守護衛隊指揮的比利時軍官 Emmanuel de Merode 和巡守隊隊長 Rodrigue Mugaruka Katembo 誓死要保衛這地。

鏡頭讓你看到的不是劇情電影,而是貨真價實、某時某刻真實發生的事情。

鏡頭讓你看到的不是劇情電影,而是貨真價實、某時某刻真實發生的事情。

在這面臨生死存亡之際,導演 Von Einsiedel 做了明智的選擇,他的鏡頭雖然離衝突之近,但他在必須兼顧生命安全與記錄的考量下,選擇不去赤裸裸呈現那兩軍交火的畫面,這種在影片中 的「缺席」,不一定意味著導演的在場或不在場。他可能在場,但選擇不開機,他也可能拍下了那些畫面,但沒有使用,這也許出自紀錄片美學呈現上的考量,也可 能是他個人的倫理價值觀,無論導演 Von Einsiedel 是在何種考量之下,他都沒有讓兩軍對壘殺戮的畫面出現(即便我們都可以猜想當時是多麼殘酷血腥的情境),唯一呈現與戰火最接近的便是巡 守隊員受到槍傷緊急送醫的畫面,談到這段拍攝,導演 Von Einsiedel 本想關機加入救援,不願意拍攝他人的苦痛,但其他巡守員卻對他說:「你必須告訴外界的人,在這裡發生的事情,你必須繼續拍攝。」而這也 是支撐他繼續完成這部紀錄片的最大動力。

就在兩軍戰火即將交鋒之時,鏡頭轉到了 Bauma 與大猩猩們在保育園區內,外頭的槍聲讓牠們緊張不安,而導演 Von Einsiedel 在如此激動、令人腎上腺素升高之際,以一隻大猩猩患了痢疾,身體極度虛弱作為死亡的隱喻。導演鏡頭之近,但卻不躁進,面對這類令人憤慨 的議題,除了難得有他這般勇氣之外,也難得有他這般冷靜沉穩的處理。對於剛果這國家曾經歷過的被殖民歷史、血腥內戰、長期流離失所、各種疾病,導演都選擇 不在影片中直接陳述,而是畫在景框之外,化為話外之音,將那些慘痛的經歷轉以維倫加這些保育員、巡守員們對這自然公園,對這群大猩猩們所寄託的希望與愛。

也正因為早已一無所有,所以維倫加才更加不能夠失去。

也正因為早已一無所有,所以維倫加才更加不能夠失去。

「我願意為猩猩們而奉獻生命。每個人來到這世界都有他的使命,對我來說,這些猩猩就是我之所以在這裡的目的──這就是我的人生。」Bauma 眼神堅定而溫柔的說著。

也正因為早已一無所有,所以維倫加才更加不能夠失去。

《維倫加》一片勇敢地處理牽涉到生態保育、經濟利益、殖民歷史、政治算計等交織著賄絡、貪婪、腐敗、暴力等錯綜複雜的問題,影片的拍攝其實是場 不小心就會賠上生命的賭局,面對如此龐大的敵人,導演必須保護報導人的安危,又必須要揭露那些不法的事情,同時影片的推出必須一舉成功地喚起世人注意,否則將難以撼動 SOCO 這惡劣財團的黑金帝國。這部紀錄片的推出,雖無法完全遏止貪婪財團在維倫加在剛果在世界各地展開的惡行,也無法即時改善當地人們身處 的環境,SOCO 至今依舊否認他們在維倫加的行徑,但是因著這部紀錄片的推出,SOCO 的醜態被更多的世人看見,受到更多的關注,而這也將會隨著影片的放映而持續對抗下去。

 

(原文刊於 M+ Plu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