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雙子任務:疊影危機》 李安複製殺手不夠冷

2019/10/11 — 9:48

《雙子任務:疊影危機 (Gemini Man) 》劇照

《雙子任務:疊影危機 (Gemini Man) 》劇照

李安導演拍攝美國超級殺手片,還用上先進的數碼特效,由猛男黑星韋史密夫主演。我是殺手迷,自然不會錯過,但也不敢期望太高。觀感果然不夠新穎和強勁,比較舊款,只能說總算有情有武有科幻,又有異國景色,可以解悶,然而不是李安的佳作。

韋史密夫在《雙子任務:疊影危機 (Gemini Man) 》飾演的主角,是美國國安局最優秀特工,神槍無敵,成為王牌殺手。不過和很多特工/殺手片同樣,總是在金盆洗手之際,被官方或黑道的「老細」追殺。他照例亡命天涯,對付一批批追殺者,並且追查真相,向高層大反派報仇雪恨。這類橋段拍過無數。

今次比較特別之處,是主角碰上另一特強殺手,竟然跟他一模一樣,是年輕廿多歲的青春版。片名的「雙子」和「疊影」,等於自己打自己,涉及 clone 複製人實驗。

廣告

這故事構思,早已引起荷里活影壇注意, 1997 年便有拍攝計劃,打算由東尼史葛導演,據說不少紅牌男星有興趣主演。但遲遲未拍,最大原因是當年銀幕上「疊影」的數碼技術尚未妥善,直至廿多年後魔幻特效無奇不有了,就由李安接手導演,劇本亦經過好幾個編劇改寫。

片中韋史密夫真的自己鬥自己,用數碼複製了他的青春版,五十一歲主角與後生一半的自己對決,打到「飛起」。當然,大仇人也會化敵為友,何況基因完全相同?於是不打不相識,終於變得情如父子,聯手對抗大反派。

廣告

問題是觀眾很易估到,大韋史密夫與小韋史密夫必然大團圓,秘製複製人的大反派必然慘敗。而且派複製人去殺正版人,根本上很蠢。何況電影世界很早已有機械人殺手或鐵甲特警,亦有生化異能殺手,比複製人「好使好用」。

《雙子任務:疊影危機》的構思過時了,尤其在變種特攻、超級英雄滿天飛的廿一世紀,更顯得落伍。李安為何拍攝此片呢?我想有兩大因素,其一是他喜歡嘗試新技術,拍《變形俠醫》便玩電腦特效,雖不理想,到《少年PI的奇幻漂流》就叫好叫座。他上一部《比利林恩的中場戰爭》拍得不好,採取每秒120格的超高3D數碼攝影,簡直多餘,到了現在這部新片進一步大搞特效,兼玩「分身術」,無疑生動逼真了。

本片最好看的段落,是主角在南美哥倫比亞古城初遇那個面貌相似的特強青春殺手,在屋內屋頂、街頭巷尾追逐搏鬥,還施展《卧虎藏龍》的飛簷走壁,加上很犀利的電單車絕技,拍出強烈動感,古城景色亦可觀。

然後到了東歐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在古色古香景物中大打大鬥,也有吸引力。

另一因素,是李安由早期《推手》、《囍宴》、《飲食男女》以來,便愛拍人情,尤其是親情。今次主角與複製人就仿如父子,複製人與大反派亦有父子恩怨。妙在韋史密夫自己打自己之後,親切相認,老的與少的互相取笑,變成親情喜劇。

此外,韋史密夫與女主角 Mary Elizabeth Winstead 發生不是冤家不聚頭的愛情,又與 Benedict Wong (黃凱旋)飾演的舊戰友有長久友情,但在片中發揮得未夠充足,不及親情重要。英國資深男星佳夫奧雲 (Clive Owen) 飾演大反派,也把複製人當作兒子,等於義父/奸爸,主角則是生父/忠爸。

李安注重親情人情,心意雖好,可是用在殺手片就頗為矛盾。主角身為超級殺手還大談良心、良知,只殺壞人,不甘於被騙殺掉好人。實際上,這類多情又講良心的人,不適宜做殺手。電影的傳奇殺手英雄,往往冷峻,在某方面保持「不太冷」的底線就好了,今年奇洛里維斯主演的《殺神 John Wick 3》和洛比桑編導的 KGB 女殺手片《Anna》,都殺人如麻,相當過癮。李安這部成本很大(有中國投資),但不是我喜歡的殺手片。

至於複製人,未來可能真正出現,然而會引起很多爭議問題。電影上的分身、化身特技則現已變化多端,今次韋史密夫變出青春版,今後亦可把已故偶像明星如柯德莉夏萍、瑪莉蓮夢露等的最佳形象複製加工,「主演」新片。其實現在電腦動畫很逼真,已有電腦合成的美女俊男,仿真機械人越來越似模似樣,終有一日真人演員可能被淘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