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雛妓》劇本的缺失

2015/4/16 — 16:28

《雛妓》劇照

《雛妓》劇照

【文:仲夏寒蟬】

提及《雛妓》最引人注目之處,首推女主角蔡卓妍(阿Sa)飾演何玉玲戲中的大膽演出,單從那張血染浴缸的宣傳海報,可以預見電影以她為中心。表面上,《雛妓》是一齣女性電影,從香港少女何玉玲講到泰國的雛妓問題,從母親主張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庸,到女兒要自主人生,拯救被出賣人生的泰國雛妓,充滿了女性面對傳統父權社會枷鎖和不認命的主題。再看看電影人員的名單,男主角任達華飾演甘浩賢,導演邱禮濤,還有一個很少人提及的名字:監制杜汶澤。杜汶澤因網上留言而被大陸封殺,有份參演的《香港仔》/《人間小團圓》在內地流傳「去杜汶澤」版,他亦聲言賺港幣已足夠,無需賺人民幣。確實,無論是《低俗喜劇》和《飛虎出征》,都有一種「香港電影可以無需理會大陸市場,為香港人發聲/發洩」的心態,《雛妓》無疑是「港人港片」的延續。

電影從開頭已嗅到這種「香港味」,那種命運遭逢劫難,被親人出賣、被家人強姦的經歷,容易聯繫到九七後的中港關係。何玉玲那種「先自救,後救人」的救贖精神,當中父權社會的壓迫與反抗,尤其適合 2012 年及其後的香港社會。不過,電影沒有刻意加入強烈的社會意象,由教統局官員包養中學女生只是一種諷刺,因此,不宜賦予《雛妓》過多政治隱喻的推敲。「港人港片」在一股抗拒中港融合和合拍片的思潮下,絕對可以符合不少港人的口味,然而,若果電影人希望告訴大家,即使沒有合拍片,香港電影也能走自己的路,在電影藝術層次就必須更加努力,否則「港人港片」只會是一堆輕易遺忘的噱頭片。即使配上女主角的突破性演出,《雛妓》充其量屬中品。原因?劇本都未寫好,斧鑿既明顯亦不高明,扭橋太盡。

廣告

阿Sa「被自殺」只為見血?

全齣電影最突兀的一段,是何玉玲在泰國的酒店房間無端端割腕自殺,真的是無端端,沒有任何徵兆,Doy-My 打開房門發現她自殺,沒有任何敘事和畫面鋪排。自殺不遂在醫院醒過來後,跟一般睡醒沒有分別,只欠一句「早餐想食咩?」亦沒有打算告訴觀眾自殺的原因。個人認為阿 Sa「被自殺」,純粹要製造血染浴缸的淒美畫面,即電影海報那張宣傳照,向《一樹梨花壓海棠》致敬。電影是一門講故事的學問,任何對白或畫面應該配合劇情發展,但是全齣電影有其他更「適合」/「合理」去死的位置,親母默許繼父強姦時,沒有死;離家出走後,過着居無定所,靠做小販、水貨客、陪酒並且無書讀的日子,沒有死;任達華當她是洩慾工具,不願為她犧牲家庭和工作時,沒有死。偏偏選擇在認識了 Doy-My,想救她脫離皮肉生涯的時候,救人到一半,自殺了!阿 Sa的角色是一個堅強的女性,自殺則是一個人的絕望與自毀,何玉玲要走到這一步,總需要花點筆墨,不能只為了血染浴缸的畫面,犧牲了劇情發展的合理性!

廣告

何玉玲情挑甘浩賢 因為他會把魚放生?

電影中最激情的一幕,當然是阿 Sa 一手抓任達華下體,又把他的手按在乳房上,在車上那狹窄空間,叫那個用下體思考的男人就範。不過,正如一位女性友人所說,色誘男人都要精挑細選才落注,否則「好蝕底」!點解會選上任達華?電影一大敗筆發生在停車場內玻璃窗上寫字的一幕,情節上想凸顯阿 Sa 的淘氣,卻無法自圓其說。縱然未升做教育局高官,但肯定亦非「低官」,佈滿灰塵的汽車,不配合甘浩賢的角色身份吧!這輛「樸素」如斯的車,看在何玉玲眼裏,怎會聯想到這個男人有錢包養她,甚至幫到自己讀名校!海旁的任達華只是一個中年釣魚大叔,不見有吸引少女何玉玲之處,於是導演塑造他浪漫的一面,釣了魚,把魚放回海中,再加上沉默寡言。如果……如果劇情發展是失意少女情不自禁下的一夜情,還可說得通,但是真正的劇情發展,竟是處心積慮,抓住對方下體然後求包養的情挑,結果又要問「任達華似好有錢咩?」何玉玲在辦入學手續後,再從電視機上得悉對方的教育界身份,即是說在被包養之前,根本不會知道對方可以成為自己的「長腿叔叔」,或許電影希望觀眾集中注意力在釣魚和遺留日記的一幕,但是電影的主線是「用身體交換安穩的未來」,何玉玲為何選擇甘浩賢?有沒有經過心理掙扎?男的有錢,女的需要錢,男是教徒、有婦之夫、教育局官員,女所痛恨的親母,年輕時也是出賣肉體,這一切角色和思想上的衝突,明明就是發展劇情的重要素材,竟然草草過場,直接跳到車上情挑的一幕。問題有點像葉念琛執導的《第一次不是你》,蔣家旻飾演的阿寶十分清純,但是決定要「跑私鐘」的一刻,竟然毫無掙扎,甚至覺得男朋友不應介意,電影只拋下一個理由:母親急病需要錢。清純的阿寶即使最終真的會因母親而犧牲,但是「純如蒸餾水」的少女要出賣身體,總不會「欣然接受」吧!同樣道理,清純的文藝少女何玉玲,作出找男人包養的決定/行動前,經歷的掙扎和猶豫,不寫,角色就很單薄了。

如有雷同 實屬不幸?

電影中很強調何玉玲與泰國雛妓的人生同構,泰國雛妓年幼被賣,年紀稍大就要出賣初夜,開始妓女的生涯,她們的期望,就是找到願意照顧她的外國男人,脫離妓女的迎送生活。何玉玲的同構命運:家人出賣,初夜被繼父所奪,母親袖手旁觀,離家出走後需要找男人照顧,即使是賣,也只賣給一個男人。但是為了表達家人的出賣,這段繼父強姦繼女的亂倫戲,需要親生母親同演,站在門外聆聽女兒被強姦的呼叫聲,然後道出「買大送細」的心態,由母親親口說出,第一次畀其他人,不如畀養大她的男人(這句話熟口熟面,通常由正在施暴的男人說出來)。無論戲劇還是現實,這種「勸導」也太大膽,意識上已達日本亂倫電影的程度,但是,電影本身的風格卻保守得多,足見母親的角色跟整齣電影的格調不配合。為了凸顯與泰國雛妓「出賣」的相似性,不惜把母親寫得太盡,她不是事後發現而不敢張聲,而是在房外經歷女兒被強姦,跟同謀無異。不敢說現實世界沒有這種人,但是少女何玉玲的氣質,實在不像成長於如此變態的家庭!為了把香港和泰國同構,泰國有賣幼女做妓女的家庭,所以香港亦要有合謀強姦女兒的母親和繼父,泰國自有其經濟和文化因素,是一個社會問題,香港要勉強比擬,適合嗎?

另一方面,慘遭繼父強姦的女主角,理應對成熟男士具有戒心,十幾歲的何玉玲,遇上年約50歲的甘浩賢(電影尾段他癌症末期時,表示還有兩年退休,計算兩人相識數載),不單沒有抗拒/防衛心態,很容易就信任他、愛上他。這一切都是為了符合「女性自主命運」的角色定位,即使出賣身體,也要阿 Sa 自己作主動,堅強的女性就索性不提心理陰影。為何在香港讀書工作都十分積極,但去到泰國的何玉玲就突然有很重心理陰影?《雛妓》對於人物的心理描寫,實在很薄弱,有時候索性只用旁白形式作交代,沒有內心戲的成長故事,怪怪的。

最後,阿 Sa 的表現達影后級嗎?如果看了活地亞倫的《情迷藍茉莉》,就知道要捧一個影后,請導演給予表達內心複雜情緒和起伏變化的空間。《雛妓》出現一段嚴重的空白,由何玉玲離家出走,直到被包養,她的際遇、情緒變化和價值觀思考可以給予大量發揮的演繹空間,可惜,我們見不到阿 Sa 的演技,而是幾句冷冰冰的過場旁白。戲內還有不少過場交代形式的獨白,亦有一場較難處理的對手戲,當阿Sa趕論文的時候,任達華上到家中,要求親熱。這個阿 Sa 表現演技的難得機會,夾雜買賣與愛情的複雜情緒和衝突,可惜只聽到兩人的互罵,沒有情感變化而只有粗口的直接宣洩。還有自殺前後的留白,都令何玉玲這個角色失去更立體的機會。究竟是阿 Sa 的演技未夠,還是導演和劇本沒有機會讓她發揮,單看電影就不得而知了。

綜觀而言《雛妓》屬精於局部而疏於整體之作,個別的畫面細膩悅目,劇情發展空洞源於野心太大,特別是加入泰國雛妓同構的主線後,何玉玲的心路及與甘浩賢的關係只能草草交代,泰國雛妓問題只能點到即止。若果電影真的想表現對泰國雛妓問題的關懷,倒不如削減何玉玲與甘浩賢關係的內容,只集中寫用身體換取安穩生活的「不道德交易」。倘若要保留何甘兩人由純粹的交易,轉變為既愛對方卻不能越過交易/包養關係,何不忍痛捨棄泰國的內容?香港電影要重新振作,就要在劇本上多下苦功,因為木桶能盛載多少水,由最短的木塊來決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