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離塲》分享會的小小紀錄

2019/4/21 — 16:22

《離塲 Samsara》
(攝影:沈君翰)

《離塲 Samsara》
(攝影:沈君翰)

上個周末夜,我參加了水池(林晏甄)在妖物唐三所辦的《離塲》分享會,水池是誰呢?她曾在無垢劇場當全職舞者十年,其後開了自己的工作室——「木木日安 ⊙ 身體工房」,教授「身體譜」課程,訓練人的核心肌群和脊椎之間的關係。我也是水池其中一位學生,過往數年得益不少,聽說水池老師剛成立自己的劇團——沓潮制作,又在五月發表第一個作品《離塲》,當然要去支持,水池說這個作品歷經三年,三年,這個作品大概是個經得起時間,而且對她意義深遠的作品。

《離塲》,英文名是Samsara,意即輪迴,演出靈感就是來自一對夫妻的遭遇:數年前,在台灣苗栗縣大埔發生強拆事件,有人趁抗爭者去了台北抗議,把工業廢土混進農田,使農田荒廢,至少五十年後才能復耕,住在大埔世世代代的人都種田,此事使他們失去農產和賺取生計的能力,人人絕望無措,有八十多歲的老奶奶在門前喝農藥自殺,其中有一對夫妻——張大哥和秀春姐,丈夫得了重度憂鬱症,一天,外出散步後,被發現死在水道裡,至於是他殺還是自殺,則不得而知。

《離塲 Samsara》
(攝影:沈君翰)

《離塲 Samsara》
(攝影:沈君翰)

廣告

水池之所以認識張大哥和秀春姐,緣於她曾在大埔參加一個叫《土地計畫》的創作,她知道他們關係恩愛,此夫妻二人的感情刻在水池的心底,當水池得悉張大哥逝世,引發她對生離死別的思考,她執著於二人的相知相惜的美好,她不明白,如此美好的結合,為什麼這樣分開?於是在她的心裡,《離塲》的兩個主要角色漸漸浮現:丈夫和妻子,雙人舞,妻子由於過於想念摯愛,她每天醒來,以為老公還在身邊,兩人一如以往,一起吃飯,牽手散步。思念使她分辨不了現實和夢境。她很希望長眠下去,能在夢中遇見丈夫。而她的丈夫因著自殺而死,注定要不斷面對自殺的整個過程,來回復返。

廣告

有觀眾問,那大埔事件是此次演出的主題嗎?水池搖頭:「議題只是引子,真正的問題是我自己。」過去數年,人生經歷使她不斷思索甚麼是愛,於是,《離塲》是她藉著想像進入他人的角色和處境,從而思考自身對愛的看法。演出有八個演員,四男四女,演員來自不同領域,其中一位演員朱栢康,出身於香港演藝學院,現正游走電影和劇場的演出,在香港有些知名度的人都忙著賺錢。有觀眾問他今次參與《離塲》的原因,朱栢康表示:「首先是因為水池,過去幾年她教我學習從身體看到自己。而且我對死亡的議題蠻有興趣的。」另外,朱栢康認為,強拆事件壓迫人民,這些感受,無力感也常出現在港人身上,不義之事帶來的挫敗感,同樣纏繞台港人心,難以驅散。

水池雖是編創者,作品以其發想的故事為核心,但她採用共同創作的方式,跟一般創作相比,演員在《離塲》創作過程中存在感和話語權變大,她也喜歡引發演員對生命的想像。某天排練,水池出了一個題目,引導演員內在製造思念的重量:「你要想像,你已站在這盞路燈下一百年,可能是一千年,你在等待甚麼?」。如此特別的創作概念,也需要適合的場地來盛載。水池在台北永寧租了一間老房子的三樓和四樓作排練場和劇場,跟一般演出不一樣的是,演員排練之前,被編導拉下海幫忙改裝房子,一起建設排練和演出的地方,大家付出自己的時間和心力,像建構屬於自己的團體一樣。

平常水池在身體訓練課上常常提醒:「不保留,才沒有遺憾。」她確是言行一致的女子,這次演出,她花在創作上的成本,全數自資,於是,五月的演出版本只是《離塲》的初步版本,她將在十一月完成最完整的版本。她希望把自己對生死,以及悲歡離合的思考整合下來,毫無保留展示在演出,期望創作完成之時,她也會放下對這些問題的思考,開展人生下一個課題。

—— 《離塲 Samsara》演出資訊 ——

日期 | 2019.05.13(一) - 05.19(日)

場次

週一 至 五 晚場 20:00
週六、日 午場 14:00 | 晚場18:00 | 深夜場22:00
地點 | 永寧四號 / 永寧站4號出口 / 新北市中央路三段60號3樓
票價 | 1,000元/張

官 網 | https://li-chang.weebly.com/

粉絲專頁 | https://goo.gl/18r2ub

購 票 | https://goo.gl/GUAJS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