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難為正常定界線 一個舞者的提問

2016/12/23 — 10:17

黎家寶(Bobo)

黎家寶(Bobo)

或者是出於思想上的惰性,對於很多跟常態「不對勁」的人事,我們總愛把它們歸納為「不正常」。正常不正常,就是我們認知中能簡單以二元劃分的概念嗎?參與了城市當代舞蹈團 (CCDC)《舞人習作2017》的黎家寶(Bobo)將透過自編的〈X-85213〉,邀請觀眾一同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2015年加入 CCDC 成為全職舞者的Bobo,自言自己的背景跟香港大多舞者一樣,自中學萌生對跳舞的熱忱,然後考上演藝修讀現代舞。畢業後試過自由身,然後廣東現代舞團工作了五年,期間參演過不少大師級編舞作品,包括劉琦的《臨池》 以及桑吉加的《火柴人》。「在廣州工作時,已經會積極跟同事朋友一起編舞,對此有一定的興趣。2015年回流香港加入CCDC,當時得悉有『舞人習作』這個平台,很想參與其中,可惜當時太倉促,唯有留待今年!」

「舞人習作」是 CCDC 精心籌備的表演節目之一,給予舞者發表編舞作品的實驗平台,鼓勵他們呈現獨當一面的澎湃創作力,為舞壇帶來新氣象。今年合共有四個作品,除了Bobo,還有陳俊瑋、李家祺及麥卓鴻的實驗小品,四個風格迥然不同的舞作將一併在小劇場中上演。Bobo的所創作的〈X-85213〉之前亦曾在廣州演出過,這次將重演改良版本。

廣告

作品名字扣上一組數字,感覺猶如是「B516」或「D7689」等的暗語。「X是『檔案號碼』的意思,而之後那組數字代表了第一次參與這支舞的兩位舞者的生日日期。」原來我們都想多了,或該說沒想到故弄玄虛的名字背後,會是出於這麼純粹的解釋。

她續說作品靈感的來源:「我是看過《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才想到要創作這個演出。這本中國小說的內容,是關於作者與一眾被認定為有精神問題或心理障礙等『邊緣人』的訪談紀錄,透過剖開他們的心路歷程,探討甚麼是『神經病』,細心了解後,答案很多時反映了我們的無知。」

廣告

黎家寶(Bobo)的〈X-85213〉
(宣傳照由 CCDC 提供)

黎家寶(Bobo)的〈X-85213〉
(宣傳照由 CCDC 提供)

「書內其中一個案例,是作者去了追蹤一個經常蹲在花園角落的『病人』,更模仿他起來在其身邊一起蹲著。隔了一段時間,『病人』有天開口對他說:啊,原來你也是蘑菇──原來他一直的行徑,不是因為甚麼驚天動地的心理病,卻只是自認為是顆蘑菇而已。故事引申出我們對所謂『正常』的反省,很大程度上都是刻板印象的期望之於社會,而非一個蘊含絕對答案的判斷。」

她借助這短短十多分鐘的二人舞蹈劇場提出這方面的質疑,而舞蹈的表達形式以簡單直接為主,摒除當代舞中富情感的揮手踢腳,多以跳躍和幅度微細的動作,有時更會用上本能性的發聲。她笑指:「我知道這個作品的演繹是很不一樣,不容易令觀眾受落。」在編排上,除了一部份的固定設計,她亦加入遊戲成份,諸如是要兩位舞者比賽鬥快來回跑,讓每次演出也充滿自然有機的變數,透過兩位表演者的默契繼續演化。「觀眾未必察覺到這些變化的意義,但我和舞者們都心中有數。有些編劇會追求每場演出也一模一樣,事實上這未必可行,因為舞者的身心狀況每一天都會有變化,我希望在這作品中保存這種自然而然發展的特性。也試過舞者在歷經了這些有機的演繹後,對內容探討有更深刻的領悟,例如能跟另一位舞者的互動連接上文本作者跟自認為蘑菇的『邊緣人』,進一步了解到兩者的交流,這是我意想不到的。」

黎家寶(Bobo)

黎家寶(Bobo)

從跳舞到編舞,思想心態上都要經歷新一輪的洗禮。「編排一個作品的時候,我覺得過程比結果更重要,而往往這個過程只有我和舞者才能知道箇中難處。這是我第一個獨自編排的舞蹈作品,從構圖、編排動作以至燈光、服裝設計等細節都要自己『一腳踢』,其實也頗累人,加上在香港甚麼都要快,有時可能會忽略了過程。我認為編舞最重要的是引導舞者的思維,要他們理解作品的核心;面對一些較『反叛』的舞者,自己不會強求他們只聽我的,也不介意他們自己亂試亂撞。」這作品可說是以舞者為中心,Bobo也跟他們有緊密的溝通:「我會要求他們寫作,就是直接按一個題目不斷寫,藉此了解他們內心世界中的不同觀點。」               

訪問到尾聲,筆者發現不只作品名字, Bobo本身也是個這麼純粹的人,快言快語,非常爽直。她希望入場的觀眾也能帶著一份純粹的心態進場:「人很多時會被偏見和各方資訊所蒙蔽,我期望他們能保持簡單的心去觀賞我的作品,當然要是這作品能帶給他們思考的空間,我會特別感到欣慰。」

--

《舞人習作2017》

場次:6-7*.1.2017 (五至六) 8pm, 8.1.2017 (日) 3pm
地點:CCDC舞蹈中心賽馬會舞蹈小劇場(九龍黃大仙沙田坳道110號地下)

*設有演後藝人談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