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打風吹夏祖安

2017/3/15 — 14:38

與其說夏祖安不諳俗務,何妨寬宏一些,稱他半吊子artist更感熨貼,半途出家之人肯定要揮拳咆哮:「甭跟我枉談色界,這裏全都是佛座蓮花,明心見性,和雕刻無緣!」勿論因由,反正老夫子回流香港二十年,豈曾間斷停產?組集宗教肖像系列,功德盈林,先別磨蹭作家堅拒聞達,了無機心,光憑誠信二字,作品深度早逾越多少自鳴得意藝術家,炮製出獨特風貌。

跟夏氏稔熟源自「民鐵吾」,仲介為誰,陳年舊賬怎生細訴?倘若尋根,極可能是蛙王郭孟浩引薦,又或者漫畫家袁一木雅故,那時候窮得人仰馬翻,彼此不相伯仲,掛單人浮於事的唐人街,熙熙攘攘;昔日他大隱市井,落戶下城East Village 邊陲以南,乃Frog King 發祥地,電影《秋天的童話》取景的貧民窟,「吊吊揈」黑市居民還親臨領隊,展示晨曦傳授Tai-Chi好去處。

項莊舞劍,太極老師日子過分廉潔,沒熬多久即搖旗易幟,代人占卜避凶,消災解困,也許人地生疏英雄無覓,華埠光棍過客多少帶點迷信;轉業成功為江湖落拓續上一口氧氣,圖謀方便招徠,遷徙至Broadway 跟White Street 交界。羅庚算命於夏氏內含雙重意義,謀生養命之餘,更高舉改運之名,替同鄉安頓家園,讓花卉盆栽、熱帶魚與陽光進駐平凡日子,銳意優化喬民生活質素,每念及此總教他雀躍,同時暗地把Installation Art 的興趣移花接木,變身室內八卦布局,朱雀玄武,假借前線現場實踐安撫澎湃的創新欲求。

廣告

記憶中某台山店舖東家買賣失調,下馬問前程,夏氏翩然答應開壇祈福,心誠則靈,勘輿先生花上七七四十九天水磨工夫,風雨旦夕,當中牽涉一日伙食三餐全包,另外相金先惠,活佛眨眼,甚至獻計給僱主塗鴉,迎牆壁白描梵咒符碼,督促菩提顯靈,醞釀一齣閙哄哄活劇….. 究竟土地公庇佑抑或坊眾口碑,以訛傳訛,已無從稽考,結果人流慢慢活絡起來,實屬不辯,如此這般啟迪過風水專家的繪畫天分,真箇無心插柳。

生命殊途三衰六旺,那怕師傅法力無邊也按捺不住華爾街風雲際會,1994年紐約經濟蕭條,股市一下子蒸發數以百億計,接壤的Chinatown墮進冰河時期,六月飛霜驅使百業凋零,人們哪敢花錢敲鐘念佛,截糧後兩年,大師壯士斷臂,不惜毀棄綠卡,鐵定打道回港。

廣告

萬變不離經緯,遊魂野鶴今生素願,篤信密宗,久蟄思動底下自編自演,赴天后電器道架設慈航寶塔,斗室深處營造七級浮屠,花熟蒂落,弄得一屋神佛,蝸居規限創意,只好向高空伸展,傑作盡藏天花板僭建的假飛簷,或者暫擱誦經祭壇,霎時偶像濟濟,焚香裊裊,轉朱閣,低綺戶,陰陽術士儘管無傘無扇依樣晉級半仙!言笑間六朝禮拜,秋梧遠近,彷彿泥塑叢中人聲鼎沸,囊括了彌勒、如來、金剛、力士、尊者丶羅漢等角色,形象拙樸,顏色淡雅,舉手投足,生龍活虎,邀人聯想古絲路出土陶瓷,既莊嚴又坦率,物似主人,鑑於原作清心寡慾,自然情真,可憐木秀叢林由來福薄….. 根據歷史行為揣摩投射,夏祖安習慣丟車保帥,有朝一日樹倒猢猻,無地容身,他會聳聳肩膊,莫奈何將好一輯精采藝術送往堆填,眼觀他挽手合十,輕拋一句c’est la vie餘音繞樑,誰懷苦辛?

(原文刊登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