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零八廣場」上被沖散的悲號

2018/7/16 — 12:53

行為藝術家三木。(相片來源:油麻地碧波押)

行為藝術家三木。(相片來源:油麻地碧波押)

「零八廣場」上下着大雨

昨天下著大雨,雨是打碎了的海,然後落在地上重組了另一臨時海洋,在「零八廣場」上讓陸上的和海裹的人相遇,三木拿著幾個單音在地上重組,重組句子在海上成為了島。保安沒忘了工作找了警察拍照,警察也沒忘掉工作對着對講機匯報地上的字句......「 天天悲天慟天地地天天悲慟慟...」 我願意相信那邊聽電話的警察也不會忘掉工作,他大概也把這些字句寫下。我看見這些碎字不是密碼,是一種悲慟說話的狀態,多少年成語也不能表達的失語狀態,然後行人踏過小島,三木把他們當成念珠數着,由1到365,三木說以後七月十三至十五也會再來。

雨再大了,「零八廣場」上的海深了,紙沖散了,悲天慟地。

(題為編輯後加)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