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中的古典音樂(三)

2015/5/4 — 12:30

《雛妓》宣傳片截圖

《雛妓》宣傳片截圖

《雛妓》:莫扎特的 Divertimento in D, K.136

《雛妓》無疑是一個話題作,大家對蔡卓妍的破格演出和她的一句「我有俾你屌架」印象深刻。至於音樂的部分,配合角色名字而選用的一首經典金曲 Que Sera, Sera 非常貼切,但大家可曾留意到當中曾出現一小段的古典音樂?這是當蔡卓妍初到新中學,幾名學生正在合奏,奏的正是莫扎特的 Divertimento in D, K.136。

Divertimento 譯作嬉遊曲,曲如其名,此樂種用作娛賓,主要在上流社會或宮廷社交、喜慶場合中演奏,說白一點就是背景音樂,因此曲風以輕鬆、輕盈為主。Divertimento 是一種組曲,但沒有規定的曲式、配器和樂章數量,盛行於十八世紀,惟後來逐漸「式微」,大概是因為十九世紀貴族開始沒落,Divertimento 的市場變小,作曲家亦逐漸投進表達自我情感的浪漫主義中。直到近代,因復古之風而引起作曲家創作 Divertimento 的興趣。

廣告

說到 Divertimento,莫扎特的 Divertimento in D, K.136 應該是最有名的一首。創作於 1772 年,莫扎特剛從意大利遊歷完畢,返回老家薩爾斯堡,當時他還是一名十六歲的大男孩,正在磨拳擦掌,希望闖出一番事業。Divertimento in D, K.136 既可由弦樂團演奏,也可由弦樂四重奏拉奏。它與其它兩首 Divertimento K.137,K.138 合稱作三首 Salzburg Symphonies(K.136就是Salzburg Symphony no.1),雖說是 symphony,但嚴格來說它並非 symphony 的規格。

廣告

《發條橙》:羅西尼的 William Tell Overture

說到電影中的古典音樂,怎可不提電影大師 Stanley Kubrick 的作品?Stanley Kubrick 擅於直接套用古典音樂於電影中,兩者配合得天衣無縫,很難想像他的電影如果沒有了古典音樂會是怎樣。

Stanley Kubrick 的電影有很多採用古典音樂的例子,最經典的當然是《2001 太空漫遊》的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與《發條橙》的 Symphony No. 9。不過這次想說的是《發條橙》中的另一個例子:羅西尼的 William Tell Overture。

大家對這首樂曲想必絕不陌生,Stanley Kubrick 的用法也相當有趣:主角從唱片店帶了兩名女孩回家覆雨翻雲,Stanley Kubrick 用 fast forward 的手法交待「戰況」,背景音樂就是經過電子化的最後一段 William Tell Overture。

William Tell Overture 是羅西尼的歌劇 William Tell 的序曲,該歌劇也是作曲家 39 套歌劇的最後一套,話雖如此,他之後還繼續創作不同類型的作品。William Tell 的故事改編自席勒同名詩劇,講述了 13 世紀瑞士英雄 William Tell 協助瑞士人反抗奧地利暴政的事蹟。不過這套歌劇很長,現在難以欣賞到完整的版本,但這首序曲依然是歷久常新。樂曲最為人熟悉的是當中的終章,代表瑞士軍隊在慶祝勝利。這段音樂經常被引用,除了電影外,最出名的例子當然是賽馬會都用作主題音樂,甚至連其它作曲家也在自己的作品中引用這段音樂,例如蕭斯塔高維契的 Symphony no. 15 1st movement。

《皇上無話兒》:貝多芬的 Symphony no.7 movement 2

根據某網站的統計,貝多芬的作品是在電影中被引用次數最多之一。無他,貝多芬的音樂確實是太有名,特別是幾首真的有名的交響曲:第三「英雄」、第五「命運」、第六「田園」、第九「合唱」。不過這次介紹的是很受歡迎,卻因無名而被人忽略的第七交響曲。

若讀者看過《交響情人夢》,便必定聽過第七交響曲,因為它的片頭音樂就是當中的第一樂章。其實第七交響曲被演奏的次數不下於以上四首,甚至可能比第三還要多。貝多芬在 1812 年創作此曲,正值拿破崙戰爭時期,音樂首演後大受歡迎,特別是莊嚴的第二樂章,旋即被熱情的觀眾要求加奏。有趣的是,四個樂章都沒有用上慢板、行板的速度記號,較慢的第二樂章也是用了小快板(Allegretto)。其餘三個樂章除了速度較快,亦洋溢著歡樂的氣氛,難怪華格納會用「舞蹈的神化」(Apotheosis of the Dance)來評價此曲,甚至有人把這首交響曲冠以「巴卡斯」(Bacchaus)的名字,也就是希臘神話裡酒神的意思。對於當時處於局勢動盪的觀眾來說,這首正面且燦爛的音樂,正好給他們得到逃離現實的片刻歡娛。

有兩則關於第七交響曲的小故事。一)美國指揮家 Bernstein 最後的表演,就是指揮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 演奏貝七。二)若有團員身故,Philadelphia Orchestra 會在練習時播放第二樂章。

《沉默的羔羊》:巴赫的 The 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

說到電影中經典智慧型罪犯,《沉默的羔羊》中的 Hannibal 絕對會榜上有名。這位吃人狂魔既殘酷,又擅於計謀,還冷靜得叫人懼怕,他的逃脫大計設計得完美無瑕,但這一幕最精景的部分不是 Hannibal 咬向警衛的面,而是一直在播放的 The 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

Hannibal 一邊聽著優美的音樂,一邊犯案固然使人對他的行徑不寒而慄,但出奇的是巴赫的音樂與 Hannibal 的氣質竟會是如此匹配。大概因為是巴赫也是一位擅於計算的作曲家,他的對位法(counter point)技巧無出其右,每一步都計算得十分精準,這點與 Hannibal 不謀而合。

The 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 是大師晚年的代表作,同時是主題與變奏(Them and Variation)這種曲式的一套重要作品。樂曲出版時,巴赫稱它作《包括一首詠嘆調及其變奏的鍵盤練習曲,為有兩個鍵盤的羽管鍵琴而作》,Goldberg Variations 這名字是巴赫死後由他的傳記作者 Johann Forkel 改的。

作為巴赫的代表作,Goldberg Variations 反映出作曲家極富邏輯和對稱的作曲風格,它包含了一首詠嘆調和三十首變奏,最初的詠嘆調會在最後重現,形成首尾呼應的結構,因此 The 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 是一套共三十二首樂曲的組曲。三十個變奏是根據詠嘆調的低音聲部的和聲進行(Chord Progression)而進行。這些變奏三個為一組,每組的最後一個變奏均為卡農(變奏 30 除外)。而變奏 30 為一首 Quodlibet,意指將數段旋律混合而成的音樂,巴赫使用的是兩首德國民謠《我離開你很久了》(Ich bin solang nicht bei dir g'west, ruck her, ruck her)和《生菜及蕪菁令我生厭,有著母親烹調的肉,才會令我久留》(Kraut und Rüben haben mich vertrieben, hätt mein' Mutter Fleisch gekocht, wär ich länger blieben)。

有關 Goldberg Variations 更詳細的解說,讀者可閱讀邵頌雄的著作《樂樂之樂:巴赫郭德堡變奏曲的藝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