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中的古典音樂(二)

2015/3/13 — 18:42

《風雨俏佳人》:威爾第的 La Traviata
提起《風雨俏佳人》,腦中自然響起「Pretty women, walking down the street……」的旋律。其實說起電影中的音樂,它有一幕是男主角 Edward 帶女主角 Vivian 去觀賞歌劇,那套歌劇正正是威爾第的 La Traviata。

La Traviata 直譯是The Fallen Woman,是威爾第根據小仲馬的小說《茶花女》改編而成,之所以稱作茶花女,是因為女主角 Violetta 出席宴會時總會掛上一朵白色山茶花,在她「不方便」的日子,便掛上紅色山茶花。歌劇故事講述交際花 Violetta 在一次宴會上遇上到對她心儀已久的年輕人 Alfredo,一向不相信愛情的 Violetta 抵不過 Alfredo 的熱情,與他墮入愛河。可惜好景不常,Alfredo 的父親 Giorgio 忽然出現於 Violetta 眼前,要求她為了 Alfredo 的將來而離開他,Violetta 只好忍痛離別。當 Alfredo 得知一切時,Violetta 已因肺癆而病入膏肓,最後在 Alfredo 與 Giorgio 的陪伴下撒手人寰。

此作於 1853 年首演,當時威爾第想採用該年代的 setting,但被當局禁止,威爾第只能採用古時的服裝和佈景。而且首演並不成功,相信是因為首演的男高音與男中音表現不佳,加上女高音身型臃腫,跟身患重病的 Violetta 毫不匹配,令觀眾甚不欣賞。不過時間證明了 La Traviata 絕對是歷史上最受歡迎的歌劇之一,當中有多首優美動聽的歌曲,例如〈Brindisi〉、〈E Strano〉、〈Di Provenza il mar〉等,讓人百聽不厭。

廣告

《情留半天》:普賽爾的 Overture to Dido and Aeneas
愛情經典三部曲之第一部《情留半天》,講述了 Jesse 在火車上遇到 Céline,二人在維也納共度一天,並互生情愫。雖然故事發生在音樂之都,但電影中出現的古典音樂不如想像中多,其中一段最搶耳的,是片頭的背景音樂,來自英國作曲家普賽爾的 Overture to Dido and Aeneas。

廣告

普賽爾是巴羅克中期的作曲家,只活了短短的三十六年,但對音樂發展,特別是英國音樂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普賽爾吸收了當時處於強勢的意大利及法國音樂風格,創作出獨具特色的英國巴羅克音樂,說他是英國第一位偉大的作曲家絕不為過。

普賽爾的作品豐富,但歌劇當時在英國不太盛行,所以他的歌劇創作不多,只有五套,部分更屬於半歌劇,其中 Dido and Aeneas 是他的代表作。這套長度不足一小時的三幕歌劇講述 Carthage 的女王 Dido 與 Aeneas 相戀,但女魔法師和眾女巫憎恨 Dido,使計令 Aeneas 離開 Carthage,Dido 因此傷心至死。Dido 臨死前唱的詠嘆調 When I am laid in earth(Dido’s lament)是劇中最有名的歌曲。至於 overture(序曲),就是歌劇開始時的一段純器樂引子。

還有一個關於普賽爾之死的有趣故事。普賽爾的死因一直未能被確定,其中一種說法是某一晚他深夜歸家,發現妻子把門鎖上,令他有家歸不得,還因此凍死了,實在是好不浪漫的死法。

《2046》:貝里尼的 Casta Diva
不知道大家會否記得《2046》有這一幕:飾演王靖雯的王菲傍晚時獨自一個人在天台,只見她漆黑的身影,此時畫外傳來一段優美的音樂,這是著名的詠嘆調 Casta Diva。

這曲來自貝里尼的歌劇 Norma,故事講述高盧地區受到羅馬帝國的高壓統治,令高盧人十分討厭羅馬,想用武力反抗。然而作為女祭司長的 Norma 卻假借神諭,說羅馬帝國會自然衰落,籍此安撫人心。實情是她愛上了羅馬總督 Pollione,更生下兩名孩子。可是 Pollione 移情別戀,新歡竟然是 Norma 的手下 Adalgisa。怒火中燒的 Norma 想殺死自己、Pollione 和兩名孩子來報復,但最後下不了手。而得知真相的 Adalgisa,同意退出這三角關係,惟 Pollione 拒絕與 Adalgisa 分開,令Norma決定指使群眾攻打羅馬。Pollione 在亂戰中被俘,Norma 問他能否離開 Adalgisa 以換取自由,Pollione 依舊拒絕。失望的 Norma 接著向民眾承認自己已犯瀆神之罪,甘願一死以求贖罪。臨死前 Norma 向 Pollione 再次表達愛意,令他深受感動,跟她雙雙身葬火海。

貝里尼對意大利美聲歌劇(bel canto opera)的發展功不可抹,其代表作 Norma,甚至令一向力抗意式歌劇的華格納都對它盛讚不絕。貝里尼跟羅西尼、董尼采第齊名,然而對比起後二者,貝里尼的作品數量較少,一生只有十一部歌劇(董尼采第單是在 25 至 31 歲期間已有二十一部歌劇)。時至今天,他的作品亦較少被搬演,即使是最出名的 Norma,演出數量也不算多(不過上年的澳門國際音樂節便上演了Norma)。箇中原因,與飾演女主角的難度太高有關:除了需要有很好的體力和高超的技巧,還要精緻細膩的演技,才能表達出 Norma 在愛情、親情、友情、家國情各方面的心理變化。

題外話,Casta Diva 不時被不同範疇的創作者所採用,例如榮念曾的《舞台姐妹》、林懷民的《稻禾》都有用上它。

《V煞》:柴可夫斯基的 1812 Overture
現時在西方各地的大型反政府示威中,經常看到有人戴著白色笑臉面具,這個面具來自一本漫畫,及後因同名電影而廣為人知,繼而成為抗爭的象徵。《V煞》電影中有兩幕炸毀政府建築物的重要場景,而兩次都響起相同的音樂——振奮人心、大眾耳熟能詳的 1812 Overture。

1812 Overture 可說是眾多序曲中最有名的一首,柴可夫斯基在 1880 年,接受好友 Nikolai Rubinstein(即莫斯科音樂學院的創辦人)的提議,創作一首大型作品,以紀念莫斯科工業及藝術展、沙皇統治二十五週年慶典,以及 Cathedral of Christ the Saviour 的落成,而這教堂正正是為紀念拿破崙在 1812 年敗走莫斯科而建,1812 Overture 因而得名。

柴可夫斯基引用了不同旋律來描述這段歷史事件,開始的時候是一段東正教的聖歌,代表俄國人民的憂心;馬賽曲當然代表拿破崙的軍隊;最後出現的《天佑沙皇》則象徵俄軍勝利。除此之外,柴可夫斯基還加入鐘聲和真實的炮擊聲,繪形繪色地描繪出交戰和慶祝勝利的場面,也令音樂變得熱鬧非常。

有趣的是,原來柴可夫斯基本人並不看好此作,他曾向他的贊助人 Nadezhda von Meck 表示「這首音樂非常嘈吵」、「沒有任何藝術價值,因為我寫作它時沒多大的熱情」。然而結果是,這樂曲成為他最受歡迎的樂曲,甚至有人將它改編,加入合唱,增添「人」的元素,令音樂變得更澎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