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中的古典音樂(四)

2015/9/11 — 13:26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迷你兵團》:普羅哥菲夫的 Peter and the Wolf

《迷你兵團》當中有這樣的一段:當 minion 成為 Scarlet 的手下後,她把他們帶回家,然後跟他們說故事,故事中她化身為狼,恐嚇著三位 minion。此時播著的背景音樂,就是非常貼題的 Peter and the Wolf。

說選樂貼題,不但因為是配合了狼的比喻,這段音樂本身就是作曲家為兒童而寫的交響音樂。普羅哥菲夫於 1932 年返回蘇聯,在 1936 年創作這套樂曲,更親自撰寫當中的解說。他為故事中的各個角色都配上一種樂器,例如用長笛代表小鳥、雙簧管代表鴨子,配合生動的音樂,將故事活靈活現地表達出來。

廣告

雖然 Peter and the Wolf 的首演不太成功,但樂曲平易近人,老少咸宜,現已成為普羅哥菲夫的代表作之一,更成為音樂教科書的熱門樂曲。

廣告

 

《皇家特工:間諜密令》:艾爾加的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 1

提到英國古典音樂作曲家,艾爾加恐怕是第一個想到的名字,因為實在沒有哪位英國作曲家的知名度及受歡迎程度比得上他(布烈頓應該排第二)。事實上,英國雖一直為文化大國,但自普賽爾(1659-1695)以後,一直都沒有出產土生土長的大作曲家,直到 1857 年出世的艾爾加為止。

話雖如此,艾爾加並非一開始便立志當作曲家,他曾在律師事務所工作,後來轉行當起小提琴和管風琴演奏家,然後才慢慢地展開作曲的生涯。而且作曲的路絕非一帆風順,儘管在地區中的名聲不錯,但談到聲蜚國際,就要等到 1899 年,當他在 42 歲創作了 Enigma Variations 後才發生。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 No. 1 是五首進行曲的第一首,於 1901 年創作(最後一首在 1930 年完成),是艾爾加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樂曲打從一開始已經有種明亮,氣派不凡的感覺,首演過後立刻受大眾歡迎。翌年在國王愛德華七世的建議下,他為部分音樂配上歌詞 Land of Hope and Glory,令此曲跟英國的關係進一步加深。時至今日,每年英國逍遙音樂節(BBC Proms)的結束音樂會,都會奏起此曲,讓音樂節在觀眾的合唱聲中完結。

 

《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舒伯特的 Die Forelle, Op. 32, D. 550

在《神探福爾摩斯:詭影遊戲》中有這一幕:福爾摩斯被奸角 Professor Moriarty捉住,並用鐵鈎進行拷問,與此同時,趕去營救福爾摩斯的華生遭到伏擊。這時這刻,Professor Moriarty 播起一段音樂,自己更唱起來,這段音樂就是舒伯特的名作 Die Forelle, Op. 32, D. 550(鱒魚)

人稱「歌曲之王」的舒伯特,一生創作了超過六百首藝術歌曲,Die Forelle 無疑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首。現在一般相信舒伯特在 1917 年創作此曲,他取材自詩人 C. F. D. Schubart 的詩作,內容講述旁觀者看著本來在河裡優哉悠哉的鱒魚,如何被漁夫使計捉去。原詩共有四段,最後一段筆鋒一轉,將情景帶回現實,提醒少女們要小心男士們的甜言蜜語,切勿被引誘。Schubart 創作此詩時正身陷囹圄,因此有人認為他藉此表達對自由的渴求。不過舒伯特只用了頭三段,刪去有警惕意味的第四段,讓「旁觀者」的性別變得模糊。

Die Forelle 一曲刊印後便大受歡迎,可惜舒伯特無法從中得到一分一毫。後來他受到業餘大提琴家 Sylvester Paumgartne 的委約,將此曲改編成鋼琴五重奏,其中第四樂章就是 Die Forelle 的主題加其變奏而成,作品同樣是大受歡迎。

 

《鳥人》:馬勒的 Symphony No. 9 in D – 1st Movement: Andante Comodo

古典音樂界有著一個「九」的魔咒,很多作曲家完成了第九交響曲便撒手塵寰,第一個「中咒」的是貝多芬,之後有舒伯特、德伏扎克、布魯克納,而近代最著名的受害者就是馬勒。有趣的是,他為了避過魔咒,沒有為第九交響曲之前的大型作曲《大地之歌》編上「第九」的號碼,死前還開始創作第十交響曲,但結果還是「死神來了」。

儘管馬勒創作 Symphony No. 9 in D 時不知道自己將會連聽其首演的機會都沒有,他在當中仍表達了告別之情,事實上這種對死亡的恐懼早在他的第二交響曲「復活」流露出來,到了晚期的三套作品:《大地之歌》、第九交響曲和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曲更是環繞著「告別」、「死亡」的主題,這是因為馬勒經歷了女兒 Maria 病逝、長期受反猶太主義者攻擊、自己的健康每況愈下,音樂便成為一種抒發不安、苦困的方法。

Symphony No. 9 in D 雖然跟循四個樂章的傳統,但編排上卻是以慢樂章作始和告終,而且這兩個慢樂章很長,單是第一樂章已經是第二和第三樂章加起來的長度,可見馬勒對慢樂章的重視程度。在第一樂章中,馬勒已經用上很多複雜的作曲技法如並置調性,為後世的作曲家開了一扇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