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者》 — 我們內心對追夢者的冷嘲熱諷

2017/6/5 — 20:06

兩款《何者》宣傳海報

兩款《何者》宣傳海報

【文:詞窮】

近日港人登上珠穆朗瑪峰的爭議,令筆者想起《何者》這部電影。

《何者》講述五個畢業生求職的故事,全套電影節奏緩慢,相信大多數觀賞此電影的香港人會在前半部分就訓著,因為它沒有TVB劇集裡喊到死去活來、鬧交鬧得臉紅耳赤的場面,亦無荷里活大片如LA LA LAND入面豐富的藝術手法,情節入面無明顯的衝突;但這一套電影前半部分的平靜,其實是為結尾的爆發而鋪墊。日本電影其中一大特色是對人物心理的刻畫非常細膩,這部作品亦然,但顯然不會是香港人喜歡或會留意的特點。

廣告

也許前半部分可能悶了影評人,所以大多影評人都集中去討論《何者》 入面最明顯的主題,就是求職人士的難處,但這樣無疑忽略了《何者》 最想表達的故事 —— 我們想成為「誰」。

電影對觀眾的殺戮

廣告

我曾經熱愛的一個作家曾寫道:「一個好的寫作者在殺戮權貴的時候,也應殺戮群眾。」這部電影在批評社會現況的時候,更重要的是它也把我們活生生的醜陋揭露出來。

在《何者》中,我們和主角拓人 (佐藤健) 一起看著身邊的人與自己一同為求職而努力。電影的開頭讓觀眾以為主角是個性冷靜且擅長分析人事的人,然而這是一個圈套。主角本來熱衷於話劇,但畢業後因為覺得話劇發展沒有前途,故放棄夢想。主角又以一個匿名的Twitter 帳號,用上帝視角嘲笑友人求職時的狼狽、嘲笑前話劇社伙伴烏丸銀次不求職、只顧追求話劇夢想⋯⋯ 雖然主角有著豐富的求職經驗與分析能力,但最後卻只有個性內向的瑞月(有村架純) 及吊兒啷噹的光太郎 (菅田將暉) 獲得公司的「內定」(Offer)。我們與主角一同經歷他的嫉妒,但其實我們也是這樣,我們善於去分析、去點出他人的不足,我們常認為自己超然於大眾之上,我們會嘲笑在現實面前卑躬屈膝的人,但同時又不齒追求夢想的人。

腦中尚未成形的東西,什麼都是傑作

我們總覺得自己是一個才華洋溢的人,就只是差了一個機會,所以我們站在一個上帝的角度去批評他人。對於成功的人,我們總是會看輕他們的成功。主角在金太郎獲得 Offer 後特地上網搜尋金太郎獲聘公司的評價,主角又會留意網民對烏丸銀次話劇公演的差評,藉此在心理上眨低他人的成功。這其實反映了主角的自卑,因為自己得不了 Offer,又不能追尋夢想,唯有藉由他者的失敗來安慰自己。

我們總是對追求夢想的人冷嘲熱諷。但其實我們很羨慕他人可以不顧一切去追求夢想,但我們沒有這個勇氣。所以我們將那一個理想中的存在批評得一無是處,藉由消滅對方作為理想中的存在,去掩飾自己的無能,然後指出追求理想的不可能性,使自己心安理得。

可惜現實是,裹足不前的人才是最可笑的。幻想總是美好的,我們總是相信自己懷才不遇,為了維持這個幻想,我們不敢去嘗試、不敢去碰釘。但只要是金子,就一定會發亮。到我們真的想發揮才能出來,才會明白什麼叫知易行難、眼高手低。

何者 ─ 我們都想成為「誰」

電影之中有兩個很強烈的對比與呼應:

一,Twitter 140字的限制與面試裡的一分鐘自我介紹。電影裡理香 (二階堂富美) 常在Twitter發放正面留言以包裝自己,而主角就以另一個匿名Twitter帳號發放負面信息以隱藏真實的自己。Twitter的140字與面試的一分鐘就能完全代表我們嗎?顯然不能,正如主角在電影結尾的職場面試中道出:「一分鐘不夠用,對不起」,真正的我們根本不是兩言三語就能道盡。然而主角、理香都嘗試在Twitter和面試裡,將自己包裝成一個理想中的人,可惜他們最終仍失敗了,因為他們內心有著真正的自己。

二,面試的人與參與話劇的人。金太郎曾指出面試的人裡面,沒有一個是真的想上班的,但仍講出冠冕堂皇的應徵理由;反之參與話劇的人在講述其參與的理由時,總是熱淚盈眶,兩者對比極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但總是在現實面前低頭。在理想與現實之間,你們又會如何選擇?

主角在最尾才發現,自己最想追求的是話劇、與瑞月的認同。他兩年來求職失敗的原因是他仍渴望實踐話劇的夢想,但又不敢向前,同時又不想投入職場、完全拋棄夢想。但其實主角最想成為的不是職場上成功的「誰」,而是那個對話劇充滿熱誠的自己。夢想雖然難以達到,實踐夢想雖然會被很多人嘲笑、批評,但正因如此,它才稱得上「夢想」,雖前路滿佈荊棘,它仍有實現的價值。

其實我們也不需要成為「誰」,我們最需要成為自己。不論你最後放棄了夢想,還是不顧一切追尋心中的悸動,我認為每一個人都值得被尊重。每個人的選擇都構成了獨一無二的自己,無論你像電影中的哪一個角色,以哪一種態度面對理想與現實,只要你對無悔於自己的選擇,只要你有好好面對自己,就不該被恥笑。

一部電影,絕不是看幾篇文章就可以完全了解的,最好的方法仍是親身觀看一次。若細心觀賞《何者》,你會發現電影情節的大量留白,但這種留白不但不影響故事的述敘,反而使觀眾有更多聯想與解讀空間,使之成為一部不落俗套、有咀嚼餘地的電影。

 

作者Facebook

原題為〈電影《何者》 — 我們內心對追夢者的冷嘲熱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