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震動、感動的《蜷川馬克白》

2017/6/27 — 13:04

我在劇院的展覽場地拍攝了神壇舞台的模型,作為紀念

我在劇院的展覽場地拍攝了神壇舞台的模型,作為紀念

上周五晚去看《蜷川馬克白》,生平第一次湧現對劇場的依依不捨,一直很想舞台的時間和空間無限延長,不想它落幕完成,離開時候很想再看一次!終於明白蜷川幸雄是如何成為「世界的蜷川」,英國莎劇的血肉裝嵌在日本文化的靈魂裏,浮映當代生活、普世政治與人性鬥爭的魅影,看著馬克白夫婦被權力的慾望纏繞,被害者陰魂不散,總想起我們這個城市的狀況!那些恐懼,以及因恐懼而來的反撲和沉淪,自己也無法倖免,所謂「命運/ 宿命」以女巫的姿態出現,其實是人的「心魔」在作祟!

蜷川的場景調度充滿電影感,節奏流暢,換景神奇迅速而準確,那個以神壇建構的鏡框舞台簡直神乎其技,讓空間的切換非常靈活多變。開場時,神壇由兩個老婦從台下走到台上打開,彷彿從此打開了人世間的Pandora Box,而兩個老婦一直留守舞台左右兩側,吃飯、縫紉和做著雜務,像是旁觀者也是哀悼者。此外,還有那些讓人耽美的櫻花、武士刀、和服,歌舞伎反串的「女形」等日式美學,極盡華麗卻瞬間消亡……

主角演員市村正親和田中裕子的氣度滿載華彩,走步有氣勢,靜止有氣場,凝眸帶悲情,是的,是悲劇人物,卻在驚慄之中生出悲憫,唸著「明日、明日、另一個明日」的台詞,歷史的永劫回歸,悲慟地想起這個城市、那個國家的命運,歷史的亡靈揮之不去……

廣告

完場時候謝幕,觀眾熱烈的掌聲裏聽得出許多激動的情懷,然後幕門再度打開的時候,導演蜷川幸雄的遺照高掛台上,文化中心大劇院三層觀眾差不多全部起立拍掌致敬,這是一個藝術家死後依然迸發的火花,震動,然後感動!

離開劇院走入芸芸眾生的時候,忽萌奇想:我城的高官會不會去看《蜷川馬克白》呢?能否看到自己的臉容,以及,將來歷史的終極審判?!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