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春禁不住》:土耳其電影雜談

2016/4/28 — 6:00

美少女情不自禁的青春片看得多了,歐美日韓和香港、台灣、大陸製作數之不盡——說起來,大陸片《青春之歌》可能是最先標榜青春的華語名片之一,早過香港粵語片「青春玉女」陳寶珠、蕭芳芳當紅時期,不過印象中《青春之歌》好像曾被港英政府禁映。

雖然多得氾濫,但來自土耳其的青春美少女片非常罕見,今日《青春禁不住》(Mustang=野馬)破例在香港公映。適逢荷里活熱門猛片《美國隊長 3》上陣,必然橫掃千軍,這一部很冷門,正因為冷門而特別,值得介紹一下。

首先說明,我對土耳其和匈牙利很感興趣,因為自小就對歷史上曾是中國大敵的「突厥」及「匈奴」有些偏愛,數十年來也看過這兩國一些出色電影,然而在香港公映機會很少,要靠電影節。其實很久以前便有一些西方大片提及土耳其,但往往妖魔化,例如大衛連經典鉅片《沙漠梟雄 (Lawrence of Arabia) 》,彼德奧圖飾演傳奇主角羅倫斯,就被突厥(土耳其)的「奧圖曼帝國」軍官凌虐,還疑似性侵犯。 1978 年得獎賣座片《午夜快車 (Midnight Express) 》取材現代真事,拍攝美國一個大學男生被指帶毒,關入土耳其黑獄慘受折磨,奇跡般逃出生天。這兩片都使人覺得土耳其很黑暗殘暴,仿似人間地獄。

廣告

實際上,任何地區與民族都有好有壞,讀讀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土耳其作家奧罕帕穆的名著如《我的名字叫紅》,就會知道該國也有優秀傳統,他另一名著《雪》深刻批評本國複雜問題,但跟西方主流慣於一面倒妖魔化大有不同。土耳其亦有享譽國際的電影名家,舍蘭 (Nuri Bilge Ceylan) 便是當今最受好評的世界級藝術導演之一,《遙遠》、《氣候》、《小亞細亞往事》和近年得康城金棕櫚大獎的《冬日甦醒》都是佳作,唯有《三隻猴子》我認為失準。現在土耳其優異導演越來越多,拍攝《蛋.乳.蜜》三部曲的 Semith Kaplanoglu 是其中之一。

至於《青春禁不住》,不是舍蘭那種級數,更非悶藝,而是生動有趣又悲喜交集,在去年康城影展的「導演雙周」環節得獎。劇情描述當今土耳其某郷鎮五個花樣年華的姊妹,在當地保守習俗中被認為過度活潑開放,於是家人不斷增設高牆鐵窗,姊妹花變成籠中鳥。並且安排盲婚啞嫁,逐一成親出閣,有幸運地嫁到意中人,亦有洞房不見紅要入醫院驗明是否處女,更有一個釀成自殺悲劇。

廣告

主角是最幼小但最鬼馬反叛的五妹,當輪到第四姊被迫出嫁時,便密謀逃亡大計,希望逃往遙遠而開明得多的伊斯坦堡,難關重重,能否成功呢?

此片是土耳其與法國合製,女編導丹妮絲.甘施.埃古溫 (Deniz Gamze Erguven) 自幼從土耳其移居法國,難怪作風與純土耳其片不同。可以說,《青春禁不住》的題材像《家春秋》時代的粵語陳片,手法則很法國「新潮派」,五姊妹活色生香,私下大膽奔放,其中豪放姊姊更是出牆紅杏,爬窗與情郎幽會。最有趣是看足球,原來土耳其球賽禁止男女同場觀戰,多數不許女士入場,但由於男球迷鬧事,片中有一場大賽只許女士捧場,觀眾席成為全女班嘉年華,很過癮。不過,籠中五姊妹仍被家長禁足,要千方百計出籠偷渡才看到球賽,驚險好玩。

由於土式加法式,此片是否完全符合土耳其郷鎮實況呢?我無法知道,看來女編導或多或少總會自由發揮,迎合西方口味。好在片中姊妹花的確青春無敵,各有戲劇性,監管她們的婆婆和叔父也不是壞人,而是很典型的郷紳富戶,婆婆尤其好心,只不過遵從當地傳統。總之各家各國都有難唸的經,一國之內不同地區也分別很大。

拉雜簡略談了土耳其電影,也提提匈牙利電影新舊兩位名導演,就是鐵幕時期已憑長鏡頭移動揚名國際影展的楊素 (Miklos Jancso) ,前年九十二歲逝世;以及現年六十歲的當代長鏡頭藝術片大師貝拉塔爾 (Bela Tarr) 。匈牙利原是東方匈奴族進侵歐洲建立的帝國(亦有學者認為那些匈人是突厥族),此後種族混雜,現在匈牙利人幾乎沒有匈奴血統了。奇在匈牙利姓名至今仍像東亞中日韓那樣先姓後名,跟西式先名後姓相反。因此 Bela Tarr 實為 Tarr Bela ,中譯則依西式倒轉,沒有還原為塔爾貝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