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靜止中見流變 剎那即是永恆 Spring Workshop《日夜雙生》

2015/3/27 — 12:34

Jewyo Rhii 的《CoolingSystem》

Jewyo Rhii 的《CoolingSystem》

我覺得時辰鐘是人生的最好的象徵了。時辰鐘的針,平常一看總覺得是「不動」的,其實人造物中最常動的無過於時辰鐘的針了。日常生活中的人生也如此,刻刻覺得我是我,似乎這「我」永遠不變,實則與時辰鐘的針一樣地無常!──豐子愷《漸》

叱嚓叱嚓叱嚓,秒針跳動,你具體地目擊著時間流逝。門前大樹看似堅實,隨著季節更替,它又自我枯榮蛻變。就如家中孩子,從不覺得他們已經悄悄長大,卻往往在親戚聚會裡,給叔叔阿姨一眼看出長高了多少。

時間的推移向來含蓄,變化在我們不知不覺間發生。就算是物件,再堅固的物料,也會有變形一刻。合乎條件,甚麼都可以瞬間崩潰。所謂「漸」,說白點不過就是麻木。生活太趕忙,總感覺變化在不知不覺間不明不白地發生。藝術家尤其擅長收集我們急步間錯過的種種,細膩地整理重組,叫我們再發現生活中被「漸」磨走的點滴。

廣告

日夜,是描述時間的單位。日上月落,交替雙生,是自然定律。今期 Spring Workshop 的展覽《日夜雙生》,藝術家借用自然的力量完成作品,使觀者重新發現「漸」的變化細節,直視我們對時間流動的麻木與覺醒。

Jewyo Rhii 的《CoolingSystem》

Jewyo Rhii 的《CoolingSystem》

廣告

甫進門見到的是,南韓首爾藝術家 Jewyo Rhii 的《CoolingSystem》。一組兩件的作品把運用了大型冰塊,分別放置放於在風扇前、銅盤上,慢慢融化。融冰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瓦解卻是在剎那之間。驀地「咔咚」一聲,冰塊在你意料之以外的片刻,融化解體落盤。看在到眼底裡的實在不是冰或水,而是時間。平日午飯點的凍檸茶,杯上白矇矇的霧氣化成桌布的一濡,你我又何曾在意?藝術家用一件裝置,要你靜心屏息欣賞,不是要看出結構有多精巧,而是挖掘出生活裡被遺忘的日常。

黃頌恩的《金色窗簾》

黃頌恩的《金色窗簾》

又如展廳窗框邊緣,下垂一串串長短錯落的金色膠紙──這不是佈置展覽時遺下的物料,而是本地藝術家黃頌恩的作品。《金色窗簾》與《CoolingSystem》同樣處於未完成階段品,任由它在展覽期間繼續不斷發展。地心吸力將膠紙拉向地面,形成高低不一的金色帶子。懸在窗前,密密麻麻的膠紙,讓人特別有一種類似百葉簾的錯覺。要是你三月來了,四月再去,也許風景已經不再一樣。改變或者不大,但微小的差異要是發生了,我們就再也回不去。

西諺說「人不能踏進同一條河兩次」,靜止只是因為麻木的心,看不出當中的流動。變化既是無可避免事實,對抗麻木的「漸」心態,我們要學習擁抱當下,才能覺醒微小的顫動。

李傑的投映作品

李傑的投映作品

李傑刻意在今次的展場走廊設下裝置,從法國攝影師 Bresson 的照片裡,截取一雙手的畫面、又打印出 flower 字樣,以及女子肖像剪影,一一貼在白色牆壁上。投映機的白光把走廊的亮度提高,行色匆匆的人走過,甚至不會注意到作品的存在。無論行人是「麻木」與「覺醒」,每一個在投映機前面走過的人,那黑黑的身影都融入畫面,成為作品的一部分。路過的人都不會重複,觀者站在那裡目擊的每一個片刻,都是獨一無二的永恆。

白晝與黑夜,每日都無間斷地交換位置。無限的重複堆疊,日夜組成我們習以為常的「漸」──如冰塊融解、若地心吸力,種種與我常在又不以為然的力量。看似不動的一切,其實都在腐化崩壞。追求永恆,到底不過是一場虛妄,不如見證現在這裡的每一個相遇──就算只有片刻我也不害怕,是片刻组成永恒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