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靜的力量──何兆南的「早安晚安」

2015/11/13 — 16:52

【文:健羽】

說來諷刺,小時候曾經是黃竹坑居民的我,自搬到九龍後,廿年來沒有再踏足過這地方,這次卻因為何兆南的這個攝影展,而「被迫」再一次進入這個久違了的地區,有種莫名的詭異感覺,彷彿與小時候的回憶重疊在一起,卻又有如一個外來客,回到一個曾經是很熟悉,卻變得很陌生的地方。前往畫廊所在的位置途中,經過麈土飛揚的地盤,與小時候的印象產生很大差異,與杳無人煙的寂靜相比,黃竹坑竟變得「生氣勃勃」……赫然發現大大的港鐵標誌在地盤中央豎立着,預示着這區將會變得更「熱鬧」。我也再也不需要以來回近四個鐘的車程往返,然而地域上的拉近會因此讓人的距離也拉近嗎?「強迫」一個巿區急速發展是一件好事嗎?走着想着,不知不覺就到了畫廊所在的大厦。首先吸引我的目光的是大堂地上的湖水綠小瓷𥖁塊,看更叔叔坐在那裡襯着斜陽的映照在打瞌睡,感覺就像懷舊電影場景的定格。我小心翼翼地經過他步進暗角,終於找到了升降機前往目的地。

畫廊在最頂層,升降機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那面豎立在空擴展場中央的大白色展板,向來賓表示着向左走向右走的分別,區別着兩個同時同地不同藝術家的展覽。佈展上的安排是,日本攝影藝術家北野謙主外,本地的何兆南主內。何兆南的展覽自成一(暗)角,然而需要穿越北野謙的「極光」間縫才能找到。他的展示空間與外邊的展示空間形成很大對比,外光内暗,外大内小,外疏内密。總括而言,他有三組作品,第一組是影像,佈置在一頭一尾,紀錄了「佔中」時人與物的景象,動態的影像卻呈現出靜止的感覺,而這亦好像是三組作品的共通點,也是這展覽讓我感受最深的,正正就是靜態所呈現的力量。另外兩組是照片,藝術家用作品的呈現方式明顯地區別開這兩組作品。《不平日常》系列用很fine的裱框方式,貫徹畫廊高格調的作風,排得很疏落、很端莊。在這組作品對面的是排得很密、很錯落的一組仿寶麗萊的《散景》系列作品,很raw地用釘及黑色索帶掛在白磚牆之上,它們不規律地隨着冷氣飄動,又彷彿為靜態的相片帶來點動感。兩組照片,不同予其影像作品,均以黑白色呈現(《不平日常》系列在黑白照之上加入手繪色塊)。黑白這兩種顏色呈現出強烈的對比,正正是這種對比加強了畫面的情感和張力,令主體更加突出,而在呈現動態的物像時,黑白色讓其沉澱,靜態的感覺亦同時間與其應有的動感形成強烈的對比,而當表達靜物時則相對加重了靜態的力量。這些極端的感覺互相穿插互相影響,視覺與情感之間因而形成有趣的化學作用,產生出一種奇特的矛盾感,而這種感覺某程度上豐富了相片所傳達的情感。

廣告

對於《不平日常》系列,相信作者是想和他之前描繪對生活的社區以及對父親的感情的《平日常》系列作出對照。《平日常》系列是充滿個人情感的,而《不平日常》是社會性的。然而那種刻意加插的手繪色塊卻顯突兀,讓人一下子抽離出照片所攝影的物象,就彷彿是為了硬要加入自己的個人特色風格而去做的效果,而妄顧對照片整體意象所造成的騷擾。

我喜歡他那組仿寶麗萊的《散景》系列,他用獨特的取材及⻆度去記錄、去表達「佔中」時的一些狀態,從而表達自己的感覺。當中不少以靜物作主角的照片,如一張聚焦在歪斜着的「鐵馬」的作品,透過這作品的視點,我感受到靜物所呈現的張力,它所呈現的狀態正在沉默地訴說着一些故事,亦是見証着歷史的証據。我覺得這些比起拍攝喊駡打鬥場面的相片或動態紀錄片更加觸動人心,來得更有力量!另外有一張作品亦引起了我的注意,畫面就是一個人影,站立於隧道出入口黑暗與光明中間,他到底是進是退?是步向光明,還是進入黑暗?這些弦外之音就是照片引人入勝的地方,留給人無盡的思考及想像空間。感覺上這組作品似是排列有序,未知是否是時序,作者並未有說明,但首尾呼應是顯而易見的。第一張的拍攝對象是「國金」、樹木,以及躺在草地上的示威者。而最後的那張只餘下樹,以及清場後在草地上遺下的印㾗。而在這兩張作品中間高低起伏的是這段歷程中所發生的種種物象,所以感覺上他是用時序去記錄整理及再呈現整個過程以及對當中感受的推進。

廣告

值得一提的是這組作品的展示方式。特大寶麗萊用釘以黑色索帶吊掛在白磚牆上,有種草根的粗糙巿井味,而釘及黑色索帶卻帶有 SM 的象徵意味。這些展示作品的工具所隱含着的束縛感,帶有一種含蓄的暴力美學,甚至豐富及加強了其所表達的主題的力量,令整組《散景》作品擁有更高的完整度及更強烈的情感表達,其實一點也不「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