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一般的攝影展 — 「模稜兩可」

2019/5/17 — 11:03

「模稜兩可」之「模」,典源作「摸」。「摸」「模」相通。意即觸摸物件稜角的兩端,摸那一端都可以,喻處理事情態度含混,不表示明確意見或主張。(《舊唐書.卷九四.蘇味道列傳》)原本帶有貶意的一句成語,用在形容藝術作品上,卻未必同為貶意。含混,正是絕對黑與白之間的種種可能,甚至是種準確拿揑生活現況的狀態,也是本地藝術家黃振強的作品,甚至是個人流露出的特質。

「黃振強 (Dennis Wong) 生於廣州,六歲來港。自小因母親患小兒麻痺症的關係,以及在深水埗舊區長大,欣賞圍繞身邊的破舊殘缺,眷戀一些別人忽略卻引起共鳴的影像,以攝影去捕捉其缺憾美。喜歡到處拾荒,幻想他們有著很多不可告人的歷史,藉著重構舊物,化作建立缺憾美感的表現手法。喜歡繽紛的彩色,也喜歡刺眼的螢光色,希望表達一些矛盾的幽默感。對了解人、空間和生活環境的關係感興趣。繼續以勇氣追尋夢想。」

在網上搜尋到關於黃振強的資料,主要是以上這段,和他認真交談過後,我認為當中沒提到一個很重要的部份,正是「模稜兩可」。無論他處世的價值觀、對藝術圈現象的感受,甚至對人性和生活的信念,往往似有認定的見解;然而「唔知點形容」、「某程度上」、「可能係」、「咁點解呢?」卻是他口頭禪,加上香港近年種種荒謬與現實、正常與不正常之間的界線早教人啞口無言,在其略帶茫然的眼神中,看到的正是游離於「相信」和「不肯定」之間。因此展覽名稱「模稜兩可」是不二之選。

廣告

認識 Dennis 已有一段時間,當初只知道他喜以檢拾所得的物品,加點木工進行創作,並於 2013 年左右和朋友組成「鴛鴦」,進行生活舊物的拼湊設計 (collage & re-design) ;後來漸多見其攝影作品,其中螢光色系的人物裸照及微距人體拍攝應該較多朋友有印象,其次是他的美術指導作品和商業攝影,處處流露出別樹一幟的美學眼光。除此之外,一系列在平日生活中隨機找拍 (snapshot) 的尋常百姓,當下感之中潛藏某種不確定的主觀投射,配合出奇不意的非傳統展示方式──或貼在上鏈玩具上、或以硬邊剪貼 (die-cut) 在其他背景或塑膠物品上…一言以蔽之,能觸動感官和情緒的反應之餘,卻只能套用其口頭禪──「唔知點形容」。

廣告

藝術家,普遍被社會大眾認為離經叛道、自我中心及難於相處,因而每有待人接物態度乖僻者,即使那人不是藝術家,都被冠以「藝術家脾氣」;然而在香港,特別是近廿年,各種媒介的本地藝術家,能夠在藝術圈站穩陣腳,得到畫廊垂青、受官方或場館策展部門歡迎的,多半是大方得體或學院出身之輩,別說狂放不羈,稍有不修邊幅或言行舉止比較另類的,即使作品不錯,獲邀展出的機會也甚少,因此能跳脫於「正路」風格的藝術家和作品並不常見,我相信攝影藝術家黃振強(Dennis Wong)便屬此例,亦是香港藝術光譜內重要卻未受到應有重視的一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