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關影評】小眉小眼看《血觀音》

2017/12/19 — 22:18

《血觀音》宣傳照

《血觀音》宣傳照

關於台灣導演楊雅喆的《血觀音》裏面各種政治事件、人物、官商勾結與「白手套」的對照映射,已有相關詳盡的文章勾勒,我不從宏觀角度切入,祗小眉小眼的盯著鏡頭看,看出賞心樂事或驚心動魄的小愉悅:

第一是看見了「彼岸花」的衣裳:電影開首一場庭院宴會,飾演棠夫人的惠英紅、棠寧的吳可熙、棠真的文淇等一家三口/ 三代穿了非常簡約而詭艷的「彼岸花刺繡禮服」,由造型設計師王佳惠手工訂製的,深沉的藍色絲綢繡上紅艷如血的花瓣,三件衣服的設計樣式一致但剪裁不同,棠夫人的端莊、棠寧的窈窕、棠真的少女青春,散發無窮魅力卻又那樣森然可怖——「彼岸花」具毒性,花葉不相見,象徵死亡與不祥,用在三位女角身上,預示日後的惡行和下場!事實上,從電影開首的說唱佈景、庭院飲宴的晚間景象,到整個棠府的建築和擺設,都是帶著彷彿油畫一般的濃烈色彩與稠密,濕氣和怨氣很重,彷彿地獄的浮世繪!

廣告

第二是聽到了〈上海灘〉的唱曲:中間一段卡拉OK「講數」,棠夫人很有氣派的推門進來,漫說一聲「插播」,便拿起米高峰高歌「浪奔/ 浪流/ 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竟然唱起香港七十年代的電視劇主題曲〈上海灘〉來,坐在戲院內剎那真的很逗趣,但後來從導演楊雅喆的訪問中,才得知原來〈上海灘〉傳唱到台灣後紅遍一時,更成為黑社會代表歌曲之一,棠夫人選唱這首歌用來反制原本氣焰逼人的議長特助(陳珮騏飾),另具深意,也暗示了棠夫人的黑底身份!

第三是發現了惠英紅的魚尾紋很美:整部《血觀音》有不少棠夫人的近鏡,眉宇間的深沉、險惡,明是一盤火,暗是一把刀,一邊殺人,一邊嫵媚的笑、莊嚴的唸經,惠英紅演來輕如鴻毛、銳利如刀鋒卻不落斧鑿痕跡,鏡頭每次對著她的臉和眼睛,都看到了經歷歲月的風霜,散發繾綣迷人的美態,確實示範了「優雅地老去」的風華!

廣告

第四是非常日式的惡性:或許我看得日本文學太多,明明是台灣的故事,思維卻流轉於眾多日本小說人物的氣息!例如棠夫人的控制慾強大,利用女兒棠寧的身體買賣個人的利益,用後毫不留情的將她滅口;或棠真逐步在異化的家庭沉淪,表面純真無邪內裏卻塞滿妒恨,用見死不救的方式殺害好友林翩翩;而唯一清醒的棠寧人前一副柔美的臉孔,人後卻終日酗酒嗑藥,希望女兒活得像人,自己卻粉身碎骨——棠家女人的惡行與惡性,想起了日本推理小說家東野圭吾和湊佳苗筆下的人物,那些頹廢、放蕩與病態美,又想起了谷崎潤一郎、太宰治的文學世界,惡性彷彿與生俱來,與生同在、與死同滅,而且代代傳承!看著畫面的惡行,照見自己的心魔,祗要是「人」便無一倖免!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