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劇《秘密花園》和畢加索的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

2017/3/2 — 17:59

Fig.1 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Fig.1 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畢加索(Pablo Picasso,1881-1973)的作品展剛在周末於銅鑼灣時代廣場的廳堂博物館開幕,從新聞報道中看到要大排長龍才可以進內參觀,非常熱鬧呢![1] 由於我還沒有參觀此展覽,未有親身體驗也不談論太多了。但說起畢加索,反而讓我想起韓劇《秘密花園》。

2010年11月播出的韓劇《秘密花園》,劇中講述擔任特技替身的女主角吉羅琳(河智苑飾)和傲慢挑剔的百貨公司社長金柱元(玄彬飾)的愛情故事。其實角色設定也有點典型的韓劇模式(但無阻我的觀看興致),男的高富帥但有幽閉恐懼症,女的雖然出身較貧困但有性格堅強、有志氣。由於他們的身份地位懸殊,魔幻元素意外地令二人靈魂交換,再加上童年陰影和種種過去牽絆交錯,好事總是多磨,真愛往往受到險阻。

《秘密花園》的第17集(原版, viutv版則為第24集)中有一幕是吉羅琳(圖左)與另一角色尹瑟(金莎朗飾)(圖右,穿紅色裙子的)一同逛藝術館 (Fig.1),她們站在畢加索的畫作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前有以下的對話:

廣告

廣告

Fig.2 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Fig.2 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劇情提要:吉羅琳已經經歷數次被金柱元媽媽羞辱高攀其兒子,也知道金柱元為此努力對抗媽媽,和知道當年自己爸爸犧牲性命去拯救的便是自己正深深愛著的金柱元,傷心的她正掙扎該繼續戀情還是放手。)

尹瑟: 為甚麼突然想來這裡?

吉羅琳: 其實我一直很想來這裡一次。我想尹導演你一定是經常來。

尹瑟:當然,我有時來看畫,有時來買畫。

吉羅琳:原來如此。

尹瑟:不想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吉羅琳: 尹導演,你看這幅畫時想起甚麼?

尹瑟: 是畢加索。不像在美術書看到的畫,究竟想我們體會甚麼?(此對白另一中譯版本為:「畢加索,在美術書看到過,除了這些還需要感覺什麼呢?」)到底發生甚麼事?讓我來幫忙,說給我聽。

吉羅琳: 聽說無論是你,或金柱元,也將大部分時間,花在展覽會上。(當年打動我的正是此對白另一中譯版本:「不論是金柱元還是尹導演,也把人生很多部份這樣展示著,對嗎?」)但是我要隱藏真正的自己,做替身演員,才可實現自我。金柱元和我之間,距離那麼遙遠。就算他在身邊,我也完全感覺不到。

尹瑟:我也知道不是容易的事,因為身份問題,而想放棄?

想當年這一幕真的讓我非常深刻(雖然已經是七年前的劇,其實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這一幕),對我來說,這幕帶給我一個非常重要的啟發:如何與藝術、別人和自己溝通和相處。在談回這個啟發前,可能需要先淺談畢加索的立體主義風格,嘗試了解一下他的創作意圖才更感受到吉羅琳說的「人生很多部份這樣展示著」的意思。想起立體主義的畫作,我想到了一個關鍵詞:真實。以前上課時常常也談及真實這個話題,例如西方文藝復興時期發揚光大的透視法所營造的空間深度,顏料的使用(油彩的發明)再加上藝術家的觀察和經驗,純熟的技巧帶來畫面上細緻的描繪都讓觀者覺得這個人、這件物件、這個風景和這個情景「好像真的一樣」。如果談到中國繪畫,雖然美學系統與西方的不同,但當中也討論到虛實,神似和形似等特點。

當教授談及現代藝術時,例如Paul Cézanne (1839-1906) 之後到畢加索時說道我們的實際視覺經驗,例如Cézanne那些圓碌碌的蘋果或是Mont Sainte-Victoire系列,我們看到他的顏色、筆觸一塊一塊的,讓畫面的事物呈現出不同的面。現實中我們看別人其實不會只看到一面,客觀來說我們本身是立體的,並非只有一個面。沿著這個思路和想法,畢加索藝術呈現事物的方式其實很…甚至比想像中更貼近真實,和其他相對較寫實的畫作一樣,都可以很真實,只不過是表達方式不同或表達真實中不同的面貌。有關真實和謊言,相信有很多人也曾聽過畢加索曾說「We all know that Art is not truth. Art is a lie that makes us realize truth at least the truth that is given us to understand. The artist must know the manner whereby to convince others of the truthfulness of his lies. 」「真實」的面向和表達方式真是豐富多元,而我們對真實的體認和看法也各式各樣,寫實的畫作可以很不真實(例如超現實的畫作的描繪方式非常寫實但內容卻可以非常不真實,甚至在客觀環境沒可能出現)而抽象的畫作也可以很真實,再進一步探討真實可能要進入更廣更深入的哲學領域了。

Fig.3 Pablo Picasso, 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 at Albertina, Wien – Batliner collection

Fig.3 Pablo Picasso, 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 at Albertina, Wien – Batliner collection

吉羅琳和尹瑟看著的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 一畫中的女子的臉和身體像被切割成不同角度的塊面再組合一起,我看到側面的鼻子和眼睛,也看到她的正面 (Fig. 3)。她戴的綠色寬邊帽子更是有趣,我猜我是從水平角度看到帽子的邊沿,但我又像蹲下來抬頭看到帽子的白色裡頭。畢加索此畫的用色主要為冷色調,由於有粗黑色線條加強了色塊的分割感。由於色塊具菱角又是立體幾何形狀,感覺有點生硬和沉甸甸的,與平常我們想起女性身體較柔軟的形象有點不同,畫中的女子就像一件物件被建構。畫中背景簡潔,沒有繁複的裝飾,讓人更專心集中看畫中的主角。據說畫中人是1943至1953年期間畢加索的情人和靈感繆思:法國畫家Françoise Gilot (1921-)。[2] 畢加索在1939年也曾以同樣的畫題Woman with Green Hat畫了另一幅畫 (Fig.4),但畫中女子並非Françoise Gilot,而是畢加索1936年邂逅後來成為情人的法國攝影師Dora Maar (1907-1997)。[3] 若把此畫與1947年的Woman in a Green Hat比對,我們看見了畢加索描繪的風格隨時間也有轉變和發展。再說,畢加索的立體主義風格也非一夜鍊成,不同時期的創作和個人經歷都讓他逐漸在創作上去蕪存菁,展現後期成熟的創作風格和心得。

說回吉羅琳一邊看著此畫,畢加索的表達方式和畫面呈現的多面性呼應著她說金柱元和尹導演都展示著把人生很多部份,畫作也起了點題的作用。想深一層,除了視覺上、外觀上的多面性,人心的內在其實也具多面性。劇中帶出人們很多時卻只看(到)其中一面。從對話看出相比尹瑟,吉羅琳不是常常去看藝術,但這樣無阻她與眼前畢加索的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之間產生連結,當下她的情緒和經歷都讓她看到畫中立體主義的重要元素。這一刻,觀賞藝術空間變得很開闊,因為我們就像吉羅琳般容許了自己因著個人經歷和背景而可以有非常個人的觀賞和解讀,從而豐富了自己對畫作的體認和獲得與藝術品相處的珍貴經驗。而透過看畫和回應尹瑟,吉羅琳也一邊審視自己所思所想和讓尹瑟了解她的想法。

Fig.4 Pablo Picasso, Woman with Green Hat (1939), at The Phillips Collection
Gift of the Carey Walker Foundation, 1994; © 2015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Fig.4 Pablo Picasso, Woman with Green Hat (1939), at The Phillips Collection
Gift of the Carey Walker Foundation, 1994; © 2015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Fig. 5 展覽中也展出另一幅畢加索立體主義風格的風景畫Mediterranean Landscape (1953)
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Fig. 5 展覽中也展出另一幅畢加索立體主義風格的風景畫Mediterranean Landscape (1953)
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然而,劇中吉羅琳與尹瑟參觀的這個展覽確實在2010年10月26日至2011年3月1日在韓國國立當代藝術館 (National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Korea) 的德壽宮館舉行。展覽名為「Picasso and Modern Art: Passion and Solitude」,除了展出畢加索的作品外,展品還包括Giacometti (1901-1966) 和Modigliani (1884-1920)等的作品。那次展覽是奧地利的Albertina Museum首次於亞洲展出以上藏品。[4]

現在的韓劇(還有其他地方的劇集)有很多植入式廣告,作為觀眾在製作資源和商業考量上也表示了解,先不論廣告的置入是否自然,甚至能否幫助角色演繹或劇情的推進,有些廣告的置入真是太生硬突兀了:與劇情無關而顯得甚為牽強。我不知道劇中參觀「Picasso and Modern Art: Passion and Solitude」展覽是不是一個廣告的安排,無論如何我很欣賞劇情、角色和藝術品能夠相輔相成。劇集為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 提供了多一個context(語境),一方面吉羅琳的對白讓觀眾更留意畫中的視覺元素和風格,觀眾除了有自己的解讀外還可以了解更多劇中角色的心理活動。畢加索的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不只是背景的一部分,也擔任了一個角色進行演出、參與劇情 (Fig.6) 。

可是,另一方面我也有點困惑和保留因為劇中的「藝術館」都被刻意塑造成上流社會和高級的形象,例如男主角那位看不起別人的媽媽便是管理藝術館,背景出身很好的尹瑟也說自己會閒時逛逛買買藝術品,男主角被媽媽安排的與門當戶對的對象的相睇地點便是藝術館。我在想:觀眾會否因此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地認為藝術館拒人於千里之外,還是會更加覺得藝術館很與別不同而增加想去藝術館的慾望呢?又或是因劇集的帶動觀眾都跑去參觀這個展覽,去看吉羅琳與尹瑟看畢加索的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 ,而藝術館觀眾層面因而開拓呢?

Fig. 6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Fig. 6韓劇《秘密花園》第24集網上截圖

--

註:

[1] 有關展覽詳情可看 【大師情人畫】畢加索親繪愛妻肖像 周日起銅鑼灣免費睇 和 “Picasso and Jacqueline” Exhibition

[2] 如大家想了解更多畢加索的Woman in a Green Hat (1947) 可參考:http://sammlungenonline.albertina.at/default.aspx?lng=english2#cbb3a94f-72d6-42d0-a059-056b3bf322ba

[3] 如大家想了解更多畢加索的Woman in a Green Hat (1939) 可參考: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politics/1994/02/23/phillips-given-three-picassos/76a35309-7184-4302-8eb7-4090b9cf423e/?utm_term=.4a3170600ea0和

http://www.phillipscollection.org/collection/browse-the-collection?id=1994.001.0003&page=1

[4] 有關韓國國立當代藝術館(National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Korea) 的「Picasso and Modern Art: Passion and Solitude」展覽詳情可看

http://www.mmca.go.kr/eng/exhibitions/exhibitionsDetail.do?menuId=1030000000&exhId=201012230002831

https://www.facebook.com/nmmcakorea/videos/120361528029831/?permPage=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