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音樂的專業訓練與業餘素人

2015/7/7 — 11:06

《民歌四十》海報

《民歌四十》海報

「民歌四十」的熱潮過了,貼一篇六年前寫的回顧舊文:

一九七五年,楊弦的『中國現代民歌』專輯出版,很快地延燒成「校園民歌」運動。三年後,新格唱片的『金韻獎紀念專輯』出版,裡面收錄了「再別康橋」、「如果」、「小雨中的回憶」、「正月調」、「滿庭芳草綠」』、「誰來海邊」、「尋」、「小茉莉」、「情深無邊」、「戀」、「青鳥」、「深秋濃濃的楓紅裡」等十二首創作歌曲,唱片封面上的宣傳詞寫的是:「由這一代年輕人的心聲所譜成的」。

在一個意義上,宣傳詞不算誇大,唱片裡的歌短短幾年內唱遍了當時每所大專院校校園,那一代唸書的學生,誰沒唱過「如果」、誰沒唱過「再別康橋」呢?

這張唱片和楊弦的先鋒作品,有一項最大的差別──唱片裡每首歌的作者都不一樣。這是不折不扣集體創作的結果,不管作詞的還是作曲的,都是年輕人,而且幾乎都沒有音樂訓練背景。

楊弦唸的雖然是農化系,不過他曾正式拜劉德義老師學作曲,他早期作品發表前,還請益過馬水龍、李奎然的意見。胡德夫無師自通,然而他「通」的程度是可以即興自編和絃,他的鋼琴演奏獨具風格,是在轉唱各地練出來的紮實功夫。換句話說,他們跟音樂之間,不僅祇是玩票、業餘的關係。

然而「金韻獎」裡從「校園民歌」運動中竄冒出來的新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業餘素人,他們沒有音樂背景,來不及接受專業音樂磨練,也不覺得需要更嚴謹的音樂詞曲知識,拿著筆抱著吉他,就這樣玩出許多歌曲來了。

「校園民歌」的曲子,因而具備了清楚的「素人」特色。因為背景夠「素」,這些曲子不可能感染體制中大量製造的流行歌曲那種類型習氣,這些學生根本沒機會學會那套做歌的公式,他們寫的歌,必然聽來不同。

但另一方面,這種素人創作有很多不按牌理出牌,違背基本音樂語法的東西,聽來彆扭唱來拗口,其實不容易流傳。更致命的,業餘素人靠直覺而不是靠本事創作,出發時很生猛,可是走了幾步,直覺能提供的就那麼一點東西,用完了沒有底子、沒有力氣再走出不同的新路來。

因應這種強大的業餘潮流,唱片界快速做出了調整。最重要的是出現了幾位專門幫忙「修歌」的高手。這幾位躲在幕後,沒有「校園民歌手」的響亮頭銜,沒有創作的名分,然而卻是靠他們,才將素人隨手寫的歌改成合乎音樂道理,可以被大家學習傳唱的模樣。

這幾個人,有的當製作人,像于仲民、李壽全、李國強等,有的則是像陳志遠當編曲。翻看那個年代的「民歌」唱片,還真找不出幾張不是經過陳志遠編曲的。

表面上,創作者還是業餘的,骨子裡真正將歌曲修整出版的流程,卻悄悄地專業化了。

這是「校園民歌」快速由盛而衰的另一項重要變數。「民歌」的發動權,從原本較具音樂條件的楊弦、胡德夫、吳楚楚、吳統雄、陶曉清等人手中,突然開放給對音樂一知半解,湊熱鬧風潮而來的眾多大學生,很快地,「民歌」的業餘困窘畢現,不得不動用另外一種「修歌」的專業來幫忙收拾門面。

這和六○年代美國青年民謠運動大不相同。迪倫‧拜茲、米契爾等人,做的歌曲大異於主流專業產品,可是他們卻建立了紮紮實實不同的音樂邏輯與語彙,他們做的是完整的「另類歌曲」,而不是零碎的直覺捕捉的旋律。

那樣的「非主流」沒有加入主流的音樂職場,然而他們的音樂卻絕不陽春、絕不業餘。他們有自己清純但不胡來亂搞的音樂專業能力,還有明確的音樂理想與堅持。

台灣的校園民歌,沒有這層專業基底。很快地,素人業餘靈感發揮到盡頭,那麼多人寫那麼多歌,卻短短幾年內就失去了新意,一切回歸業餘的平庸、反覆,民歌也就失去了風華與光華。

業餘時代退潮,一個新的專業時代升起。一九八○年『龍的傳人』出版,由李健復從頭唱到尾,背後實質負責音樂的,是製作人李壽全和編曲陳志遠。同一年李泰祥施展絕技,一個人作曲、編曲、製作、指揮,主導完成了齊豫演唱的『橄欖樹』,我們已經看到專業接手的明確跡象了。

再過來,一九八二年有羅大佑石破天驚的『之乎也者』,有丘丘合唱團風靡一時的專輯唱片。然後蘇芮、潘越雲、薛岳...這些專職歌手縱橫歌壇,再也聽不到大學生清澀素樸的歌曲歌聲了。

音樂有來自人類共同本能的部分,所以悅耳的聲音能夠感動許多人,而且幾乎每個人都能隨興哼唱出一些即興曲調。然而音樂卻也有經歷多年開發試驗累積起的豐富知識與複雜規律。祇靠本能,每個人能哼唱出的曲調極其有限,甚至耳朵能辨別聽到的聲音結構也極其有限,祇有加上文明累積開發的知識與規律,音樂的領域才能逐漸擴展、多樣變化。

音樂知識、音樂規律的另一層作用,是幫助我們超脫自我主觀限制,找出能讓別人也願意聽、愛聽的音樂。光用主觀感覺,我們直覺製造出的聲音,別人不見得覺得那麼動聽。更進一步說,我們想要拿來表達哀傷情緒的曲調,別人聽了不見得會相應有哀傷的感受。知識、規律提供你現成的方法,用音樂刺激哀傷,當然也可以用音樂刺激深情或平靜的感覺。

累積的音樂知識、規律還能擴展我們對音樂情感作用的理解。直覺創造的音樂,頂多表達我們自己所有的情緒,然而透過音樂知識與規律,我們還能察覺開拓自身原本缺乏的情感形式。

音樂畢竟不能祇用直覺、業餘的方法來進行創作。一定程度的專業訓練,才能讓業餘素人的新鮮創意,跟更多的耳朵、更多的靈魂溝通。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