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風河谷謀殺案》與「紅番」變遷

2017/10/17 — 10:07

《風河谷謀殺案 (Wind River) 》劇照

《風河谷謀殺案 (Wind River) 》劇照

一具「艷屍」,引發驚險曲折的查案緝兇故事,當然是屢見不鮮的俗套公式。但這部美國新片絕非熟口熟面,無論地方背景與追查過程都別具特色,成為冰冷與火爆交擊,又有戲味劇力的可觀之作。

《風河谷謀殺案 (Wind River) 》是新時代西部片,故事發生於美國西部地大人稀的懷俄明州,案情集中在荒山野嶺、冰天雪地的印第安土著保留區。不少影迷記得,高安兄弟舊作《雪花高離奇命案》拍過白雪紛飛嚴寒中,大肚女神探偵破奇案,現在這新片可能受到影響,但並非照版煮碗,而做到自成一格,特別反映了印第安土著的現實困境。

憑《拆彈雄心》成名的男星謝洛米連拿 Jeremy Renner  ,今次飾演政府「魚類及野生物署」巡查員,亦是獵殺猛獸的神槍手。這個現代西部「牛仔」以車代馬,還用機動雪撬在冰山林海雪原奔馳,那些實感動作情景相當刺激。

廣告

話說他發現艷屍後,協助人生路不熟的聯邦調查局新進女探員查案。幾經艱險,逐漸發現可悲的慘痛真相,發生可怕的生死惡鬥高潮。伊利沙白奧遜演來自城市但充滿正義感的女探員,使此片在冷酷狂暴中帶來妙趣,她和男主角亦都發揮了見義勇為、鍥而不捨的精神。

編導泰萊舍利丹 Taylor Sheridan ,近年編過兩部好評驚險片《毒裁者》和《非正常械劫案》。今次他親自導演,拍得有文有武還有現實批判,具體呈現隨時凍死人的大自然惡劣環境,以及更惡劣的人為禍害。此片很同情美國印第安人的處境,尤其指出印第安保留區常有女子失踪、遇害,可是政府不大理會,沒有統計。

廣告

美國西部片面世超過一百年了,對世界各地動作片、武俠片、槍手片都有影響。「打紅番」曾是西部片一大標誌,把美洲原居民形容為經常襲擊白人的野蠻生番。1939年尊福導演、尊榮主演的《飛渡關山 (Stage Coach) 》是奠定西部片成功模式的典範名作,高潮就是打紅番。此後西部片對印第安土著的態度逐漸改變,不再醜化,大師尊福也拍出同情印第安人之作。

事實上,那些原居民幾乎早已被白人軍民趕盡殺絕。 1990 年奇雲高士拿自導自演的得獎賣座名片《與狼共舞》,就回顧反省印第安人被屠殺的慘劇。《風河谷謀殺案》則顯出當今偏僻保留區的土著成為「受保護動物」,往往無法振作,片中有些苦無出路的壯丁淪為酗酒吸毒的流氓,但辣手摧花不是他們,另有真正險惡的外來者。

前年得獎甚多的《復仇勇者》是特異西部片,拍攝在荒山雪野狩獵皮草的隊伍,驚險重重,還受印第安人攻擊。而主角里安納度迪卡比奧與印第安愛妻所生的混血兒子,被白人隊友痛恨,要置之死地。該片拍出種族恩仇複雜,糾纏不休,主旨就當然反對種族歧視。

現在美國片不會再歧視印第安人,但不及黑人那樣越來越被英雄化。例如塔倫天奴的西部片《黑殺令》和《冰天血地8惡人》,神槍奇俠就是黑人,不是原居土著。又如近期取材史提芬傾小說的《黑魔塔》,也把原著的西部白人神槍手改為黑人。

可以說,在銀幕上,印第安人始終沒有受到公平待遇,難以獨當一面。嚴苛點說,《風河谷謀殺案》亦限於同情憐憫印第安人,破案懲兇的男女主角仍是白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