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飛鳥俠》:演員之道 貴之在誠

2015/2/3 — 16:45

《中庸》有道:「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誠,不但是對人要有誠信,更重要的是忠於自己的感覺,不要違背個人的信念。聽上去滿容易,可稍稍混過社會的人也明白這有多困難,抗不抗得住壓力是一個點,但更糟的是很多時我們連自己真正想要的方向也迷失了,弄不明白。

對演員來講,這個「誠」字就更顯艱鉅。常說演藝圈是大染缸,裡頭的利益計算與人際關係之複雜不言而喻;而經常穿梭各種角色,扮演不同的人物,亦令他們容易在真實世界中迷失自我。《飛鳥俠》就是這麼一部作品,探討歷盡滄桑的演員能否在舞台﹑在生活保持真誠。

男主角 Riggan Thomson 數十年前憑超級英雄片中的「飛鳥俠」一角熱爆全球,然而隨著年華漸長,自覺身體條件和個人思想都不再適合擔任飛鳥俠,他希望轉型,以更成熟和富深度的形象扮演其他角色。這本來是個極為自然的成長階段,奈何演藝界就是那麼扭曲的一個地方,轉換形象不是簡單的事。由荷里活揮軍百老匯期間,Riggan Thomson 要承受票房壓力﹑要應對批評家說他文化水平不夠的指責﹑要調動各式各樣麻煩的演員──怎樣才能取悅觀眾?怎樣才能滿足投資方?又怎樣才能贏得好評……慢著!這不是「我」的作品嗎?為什麼所有的考慮都不是出於「我」呢?為什麼「我」要扭曲自己而去遷就別人呢?

廣告

Riggan Thomson 就在這些困惑中掙扎﹑迷失。電影中一再以主觀鏡頭展現他與「飛鳥俠」的對話,其實是反映他希望將眼前一切束之高閣,扮回他的「飛鳥俠」就了事的願望。而他抵抗這種願望,又夾雜著兩層意思:一. 作為演員他不願再裝模作樣地演出,以話題取悅觀眾;二. 就算他妥協,再次演出英雄,大腹便便的他也不會像從前一樣受人喜愛。第二點經過延伸,很容易就變成「做英雄片也不會成功,所以乾脆弄一點看似高深的東西迷惑觀眾」那樣對自己的質疑,而這與第一點顯然互相違背。於是乎,Riggan Thomson 本來想要什麼呢?他不明白,作為觀眾的我們也不明白。

想從心演戲,又想得到觀眾支持,魚與熊掌從來難以兼得,而更要命的是 Riggan Thomson 大部份時間兩樣都得不到!在如此難過和失意中,我們的男主角找到統一兩者的方法:在舞台上以真槍自殺──試想有什麼東西比以命演出更浮誇,更易取得媒體注視?可另一方面,Riggan Thomson 因絕望而死,這事又是那麼赤誠,那麼可貴。Riggan Thomson 以最大的代價,令他的戲劇在滿堂紅之餘仍不違背自己的道路。

廣告

很感人,不是嗎?可《飛鳥俠》厲害的地方在於他沒有讓 Riggan Thomson 真死,只是讓他打歪了鼻子。如此觀眾又有空間質疑,自殺只是又一個噱頭嗎?而這時他的監製忙不迭的要求 Riggan Thomson 趁「自殺」引起的熱潮未退時作出一系列商業推銷,就更似想販賣剛才提到的「誠」的價值。

導演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自言「"Birdman" came from a very beautiful side of me, from a part of honesty and surrender about things.」是真誠還是屈服,有時的確不是那麼容易判斷。就拿《飛鳥俠》這部作品本身去講,找曾經演過《蝙蝠俠》的米高基頓當 Riggan Thomson,以極盡過火的(偽)一鏡即落去完成作品,這些是製造話題的手段,還是由心而發地認為這種安排最合適?恐怕連艾力謝路高沙里斯依拿力圖本人也說不清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