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冮明月幾時有?

2017/7/13 — 19:50

《明月幾時有》宣傳照

《明月幾時有》宣傳照

許鞍華今年導演電影《明月幾時有》寫香港三年零八個月淪陷時期,小人物抗爭故事。由於係合拍片,掣肘頗多,然仍能借古諷今,英文片名OUR TIME WILL表示尚未解殖,以日本殖民香港暗喻中共殖民香港。以物換星移對照今昔;雨遮意象隱喻雨傘革命;搶救南來文化人令人聯想八九六四,以至香港本身的六四。葉德嫻一角最感人,象徵上一代決志為下一代犧牲。

許鞍華揸頸就命,為得中共信任,通過審查,在電影開頭,經游擊隊成員之口,強指國民黨將南來文人出賣畀日寇。

廣告

英文片名Our Time will Come 以將來式暗示日本殖民時代雖已過,但香港仍受中共殘酷殖民,尚有待解殖。

一九九三演戲家族話劇《遇上一九四一的女孩》講一九九三年香港某青年,時光倒流到一九四一年陷日的香港,與當中一位少女墮入愛河,雙方難於抉擇是否去對方的時空生活。當時就有觀眾思疑劇中日軍,可比擬九七解放軍即將入城(對照《千禧以前——香港戲劇2000》小西導言)。

廣告

日本憲兵與港共公安

《明月幾時有》的日軍兇殘成性,偵騎四出,搜捕游擊隊員及抗日特務,正如近來港共濫捕濫告異見人仕,好似佔中九人被控以普通法「公眾妨擾罪」;民選議員梁游欲入立法會會議廳,而被控非法集結;舊年初一旺角義士抗暴,被控暴動;七一前夕香港眾志社民連成員攀金紫荊抗議,以「公眾妨擾」罪被捕;六月三十,警方以香港民族黨港獨主張,引用公安條例第九條(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禁止其和平集會。旺角義士判刑尤重,動輒四年,已有被告少女潛逃鄰近地區避秦,本民前黃台仰及梁天琦明年受審,更分分鐘要坐十年監

斗轉星移

電影中游擊隊有十零歲男童彬仔,為女主角做跑腿,後來鏡頭由四一年的殘舊村屋慢慢演化成當代香港維港景觀,彬仔變做白髮蒼老的梁家輝,感性回首當年人事,暗示香港三年零八個月關乎香港而今陷共情景。

雨傘意象兩度出現

第一次係游擊隊偷運南來文人,茅盾、鄒蹈奮、夏衍等出境,帶路人擔遮為記。第二次,女主角周迅要去參加游擊隊,話勝利方回。母葉德嫻初鬧其拋下老母,返來聽「執屍」,及見周迅去意已決,乃追出塞了把遮畀個女。二事可能係許導演暗渡陳倉,隱喻雨傘革命。

南來文人,黃雀行動

戲中偷運南來文人出境又教人想起八九六四後黃雀行動,香港人義助中國民運人士投奔自由。而三年前的九二八事件就係香港人的六四,當晚狼震蠅幾乎要下令血腥鎮壓,舊年農曆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警察就真的開槍

如前所述,由於這套電影係合拍片,許鞍華為得大陸資金,唯有多所妥協,三名男女主角皆非港人,粵語版都要另外找人配音。但配角就盡量用本地演員,營造本土氣氛。例如呂良偉飾游擊大隊長、馮粹杋飾圍村村長、鮑起靜飾周迅表姨、唐寧飾亂世出嫁表妹、李燦森、吳岱融飾漢奸、盧巧音飾憲兵部內潛伏義軍特務。

一代人的道德抉擇

葉德嫻最特出,飾周迅母,開頭係個普通香港市民,思想普通,貪小便宜。初嚴詞反對個女幫游擊隊做特工,話「多你一個唔多,少你一個唔少!」後來為保護個女,代其派傳單,甚至幫其同志王宛之偷運日軍軍機地圖,不幸被捕,飽受酷刑仍不肯爆料累隊友,終於殺身成仁。葉角色象徵好多香港人平日市儈走精面,不想攪事,只想自保平安,但到了危急關頭,內心深處,人性猶在,識分正邪是非。

同樣,港產片《十年》中,導演安排個阿婆自焚,而非後生仔。葉德嫻角色和《十年》中阿婆以身殉港,代表一代人的道德抉擇,長輩自我犧牲,成全年青人,學魯迅話齋,頂住千斤鐵閘,等後生仔女脫離黑暗,邁向光明。旺角衝突,青年拋頭顱,灑熱血,成熟世代未必能做到,但可以在金錢精神,經驗理論方面支援。本土運動,反抗極權,無論獨立與否,都要靠老中青三結合,既保留初生之犢的勇氣理想,亦要有老謀深算,而無私利計算。如此一來,何愁不見,香港重光,人月團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