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不需要故宮文化

2016/12/28 — 11:40

「香港故宮博物館」簽約儀式(政府新聞處)

「香港故宮博物館」簽約儀式(政府新聞處)

12月23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兼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突然跟北京故宮簽訂合作協議,宣佈將在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將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會捐出35億港元資助,興建總樓面面積約3萬平方公尺的博物館大樓,主要設施包括展覽廳、教育活動室、演講廳、紀念品店、餐廳等,長期展示北京故宮珍藏,預計在2022年落成。

一、蠻幹

由於事出突然,土地用途未經諮詢,35億投資不用在貧病老弱,繞開立法會撥款程序而由馬會出面捐款,甚至聲稱醞釀過程屬於國家秘密,所以沒有對外透露,立即引發輿論譁然。再加上低智的蔣麗芸在城市論壇上胡言亂語,聲稱保密是因為中央不希望中國大城市嫉妒,謊言級數匪夷所思。

廣告

如果放任這樣蠻幹下去,官商合謀的大幹快上式圈地發展必定大行其道,西九、東九、全港都可能被這樣突襲惡性圈地,而且「香港天壇文化博物館」、「香港長城文化博物館」、「香港毛主席紀念堂文化博物館」、「香港八寶山文化博物館」、「香港井岡山文化博物館」、「香港延安文化博物館」、「香港中南海文化博物館」、「香港慶豐帝文化博物館」,恐將逐一登場。這就是「赤化」。

為了精神自慰,令自己感覺良好地相信香港不得脫離中國政權,中共集團簡直無所不用其極。況且,一個長期破壞中華文物的「破四舊」集團,竟然無端讚揚故宮文化,既可恥又可笑,既可恨又可憐。

廣告

二、妖言
夕陽特首梁振英在北京向習近平「述職」後,竟形容這是慶祝香港回歸20週年「最好最大的禮物」,「以行動證明特區政府對文化藝術的高度重視」,而香港身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到過北京故宮博物館參觀的香港人都會「為中華民族感到自豪」。

根據這種「先設定好結論的百搭詭辯術」,那麼既然香港是「英國前殖民地」,豈非所有到過大英博物館參觀的香港人,都會「為英國盛世感到自豪」?至於到過北京故宮博物館參觀的香港人,怎麼不會「為滿清愛新覺羅皇室統治幾億漢人的天朝帝制感到自豪」?話說回頭,明清時代有「中華民族」這種概念嗎?

夕陽廢物,胡編亂造,腦殘堆砌,可以休矣!文物的人文歷史價值是一回事,民族認同與亢奮自豪是另一回事。我們參觀印度泰姬陵、埃及金字塔,從來不需要認同它們,或者為自己不身為印度人或埃及人而感到自卑。同理,我們參觀兵馬俑、長城、故宮,同樣不需要認同它們,或者為自己身為華人而感到自豪。文物的人文歷史價值是普世的,無端幻想驕傲自豪只是某些人自找的。他們瘋狂自傲就好了,不要逼其他人跟著瘋狂。

三、垂簾

2017年6月,為了「慶祝」香港易幟20週年,中國政府比照10週年當時展覽故宮《清明上河圖》等32幅古畫的做法,擬在香港舉辦《養心殿:故宮博物院文物大展》,首次把故宮養心殿文物200多件重要藏品運送出境展覽。由於養心殿是滿清8個皇帝的寢宮和處理政務的地方,中國政府希望「養心殿大展」會令香港人「零距離感受帝王的家國情懷,了解清代帝王在養心殿的理政活動、生活起居和清朝的興衰歷程」。

12月23日當天,林鄭月娥在首都博物館《走進養心殿》展覽中先睹為快,觀賞期間不時提問。當她看到清代批文複製品時,表示自己見過乾隆的批文,覺得很有現代感。這種說法簡直牛頭不搭馬嘴。我建議她好好讀點歷史,思考與回答以下問題。

(一)養心殿自古以來一開始就是明世宗煉丹藥、明神宗太監魏忠賢掌印秉筆之處,這個鬼地方究竟可以代表些甚麼?畢竟,養心殿自古以來就是漢人皇帝及統治階層低智腦殘、荒淫無道、貪腐專權、暴力獨裁的見證。如不相信,請提反證。

(二)滿清同治年間,慈安、慈禧兩宮皇太后在養心殿前殿東暖閣垂簾聽政,而且分別居住在養心殿的體順堂、燕禧堂,難道林鄭月娥是想告訴香港人:把「養心殿大展」搬到香港,進一步拍板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全是為了象徵「慶豐帝」將會在香港「垂簾聽政」,未來的特首只會是個有名無實、最後患上「淋病」駕崩的同治皇帝?「中聯辦」何不改名叫「養心殿」,不是更乾脆直接嗎?又或許,以後只聽另一個「養心殿」,不用再聽「中聯辦」了嗎?

(三)1912年2月12日,袁世凱在養心殿內把《清帝遜位詔書》呈給隆裕太后,眾聲同哭,溥儀遜位,滿清國亡。如今林鄭月娥突然引進「養心殿大展」,是否曲線暗示「慶豐帝」事實上離遜位之期不遠,令大家得以「零距離感受」其「近在咫尺」?至於「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選址在西九臨海地段,海邊赫有一座皇宮式建築物,只會使人聯想起當年宋帝昺的下場。林鄭月娥願意充當文天祥嗎?

(四)滿清皇帝究竟何時變得跟大家同姓、同族、一家親?如果大家看養心殿就可以「感受到帝王的家國情懷」,我真不知道閣下和清帝是同屬哪個姓、哪個家、哪個國?難道大家看白金漢宮也就會「感受到帝王的家國情懷」嗎?這種「帝王的家國情懷」,究竟是「他的家、他的國」,抑或是「我的家、我的國」?你爸姓愛新覺羅嗎?你的國叫大清帝國嗎?

(五)慈安、慈禧在養心殿垂簾聽政之時,香港、九龍已被大清帝國永久割讓給了英國,一刀兩斷,條約是否平等在所不問,事實上就是完全脫離了大清帝國,由英國殖民統治者及財團控制,香港本地華人經商打工,難道他們當時對於異族滿人的寢宮會有任何「家國情懷」嗎?抬頭一看,只看到英國米字旗,怎會有可能想到遙遠的北京養心殿而有「家」的感覺?

(六)台灣有著名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在蔣介石政府逃亡到台灣前,先後從北京故宮轉移了2972箱珍貴文物到台北,台北故宮現存文物已達66萬件之多,但同時展出的文物數量頂多只有3000件。不論當年動機如何,這些藏品始終都是一流的文物,包括谿山行旅圖、富春山居圖、翠玉白菜、毛公鼎等,均有很高的文物鑒賞價值,肯定比現存北京故宮文物的平均文物鑒賞價值更高。中國大陸網民都很慶幸:「聽到說不回來,我就安心了!」「千萬別送回來!送回來就等於毀了!」「想當年還好運過去了,不然一件不剩。」請問林鄭月娥:妳贊同這些大陸網民的說法嗎?為何不去找珍藏較多的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參與建設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妳不是很愛故宮文物嗎?與香港歷史息息相關的《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正本現均保存於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妳為何不吭一聲?

(七)林鄭月娥辯稱:「昔日贈送熊貓,今日贈送博物館,道理相同,中央送禮豈能不要?」真是腦殘!昔日共產黨送熊貓至海洋公園,不額外佔用公地;今日共產黨送博物館,必須額外佔用西九高價土地,怎能把兩者相提並論?此外,難道別人送禮就不能不要?妳拿這個問題去先問問薄熙來、周永康,再問問習近平吧!

四、妄想

從舉辦「養心殿大展」到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當權者的動機顯然不在於推廣文物鑒賞,而是在於塑造政治氛圍,敲鑼打鼓地長期標榜香港與中國歷史文化融為一體、皮肉相連的統一快感。當權者正是倚仗這種妄想來持續打壓和撲滅本土、自決、港獨等思想。當然,建個博物館猶如在鵝頸橋打小人,無從撲滅本土、自決、港獨等思潮。試想:今天台灣也有國立故宮博物院,難道可以藉此遏制華獨、台獨、天然獨嗎?大家在批評政府未經諮詢突襲宣佈建館之餘,千萬不應忽視這個重要政治面向。

放眼香港歷史,根本完全跟北京故宮毫無交集。香港自1841年開埠起,已經脫離了大清帝國,成為了英國殖民地。當時香港島上生活的大多數漢人都是廣東人,逐漸遷入維多利亞城生活,當中既有上層紳商買辦,也有下層車伕苦力,更有少數船上漁民。及至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前後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他們絕大多數根本不可能有所謂「中華民族主義」,而是希望盡力在香港這個轉口貿易和戰爭補給樞紐中發財賺錢。他們很多人把家眷留在廣東鄉鎮,自己獨自前來香港經商或打工,把香港視為避難所(尤其是在太平天國動亂期間)及賺錢地,穿梭兩地,不時漂泊。留港與離港的抉擇,往往在於政經時勢、生計籌謀、鄉親情誼。何來無中生有的民族大義?

1861年運貨船伕罷工、1863年轎伕罷工、1883年攤販與人力車伕騷動,都與勞工權益有關,跟愛國主義、國家意識、民族大義毫無牽連。1884年中法越南戰爭所引起的香港暴動,只不過是曇花一現的模糊愛國意識,但歸根結柢是因為港英政府高壓強迫華工為法國人服務、課以罰金、射殺群眾所致。然後,港英政府扶持香港華商階層迅速冒起,華商游走於港英政府與清國政府之間,謀取穩定財富,而非扶清滅洋。何來遙想紫禁之巔?

及至英國在1898年租借新界,香港立法局華人議員何啟、韋玉當時均表贊同,甚至聯合紳商何東前往新界大肆低價圏地。況且對於英國租佔新界,大部分港九居民是樂見或者無感的。大清帝國於其何干?

1895年,香港興中會成立,香港自此成為了往後16年革命黨的「反清亂港」革命基地,大家對此已經耳熟能詳。香港人當時更加不可能認同自己是「大清帝國子民」,而且越來越多人希望驅除安坐北京紫禁城的韃虜。

香港立法局華人議員何啟甚至協助革命黨人,勸說港督卜力認同孫文當時遊說李鴻章接受的「兩廣獨立計畫」,終遭英國倫敦殖民地部喊停。連「串謀煽動分裂國家」都做得出來,哪有北京紫禁城的家國認同?

及至1905-06年杯葛美貨運動(抵制美國歧視華工與禁止華工入境美國)、1908年因二辰丸事件而引起的杯葛日貨運動,一切都是英國殖民地政府所樂見的,執意捍衛英商利益。前者旨在爭取美國改變移民入境政策,希望美國接納華工移民,跟民族大義離得太遠,而且得不到經營美貨的香港華商的全面支持。後者雖有大部分香港華商支持,但都是出於排擠日貨的惡性商業競爭動機,而且革命黨人當時力圖籠絡日本,根本反對杯葛日貨。

無論如何,這些滿清統治中國時期的香港歷史,足以證明北京紫禁城對於當時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價值等於零。及至1912年,清帝遜位,紫禁城已非號令全國的皇城,此情不再。畢竟,滿族佔據的北京紫禁城,離同時代的香港人太遙遠了,而且從來不是他們認同的皇宮。愛國感情,本不存在。比較貼切的描述應該是:愛鄉、愛家、生計、發財。愛國主義、民族大義的澎湃、虛相、實相、亢奮、苦頭,要到1925-26年的省港大罷工(由受蘇聯共產國際控制的容共左派國民黨廣州政府策動),才真正衝擊香港人。當時,滿清已經滅亡了十幾年了。紫禁城、故宮跟這場重大的歷史洗禮當然毫無關係。

話說回來,香港真正要興建的,不是跟香港完全「離地」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而是「香港六七暴動禍港共匪博物館」、「香港市民支援八九民運博物館」、「香港特區賤官奸賊博物館」、「香港雨傘運動魔警賤奴博物館」,也可以是專門紀念非政治人物的「李小龍博物館」、「唐滌生博物館」。至於中國各地,真正要興建的是「毛澤東罪惡博物館」、「鄧小平屠城博物館」、「江澤民活摘博物館」、「習近平暴政博物館」、「大飢荒罪行博物館」、「文革罪行博物館」、「中共反人類罪行博物館」。每個博物館,小而精、簡而美即可,不宜佔用高價土地,也不用無中生有地考慮跟例如「M+博物館」之類場館是否「契合」,後者根本就是想入非非。

故宮文化,不是香港文化;所謂「香港故宮文化」的叫法,與「北京自由神像文化」的叫法雷同,只會令人感到不知所謂。任何香港人都沒有被強制接受的義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