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之吻》:荒木經惟與再現真實的攝影

2015/7/9 — 16:39

(圖:香港蘇富比)

(圖:香港蘇富比)

荒木經惟(Nobuyoshi Araki)至今仍然是文藝愛好者所推崇的日本攝影師,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首次以紙本印製呈現荒木經惟在 1997 年所拍攝的《香港之吻》(Hong Kong Kiss)系列。除了該系列的 52 幅作品,蘇富比 S|2 畫廊與 amana (visual communication experts) 也選擇了日本當代攝影極具代表性的攝影師來試圖構建一個宏大的命題:「写真!日本攝影的歷史與當下」。

荒木經惟的《香港之吻》以他一貫私密而壓迫的鏡頭語言記錄了回歸前夕的香港,區別於大眾所熟悉的靜謐而哀傷的東京,他鏡頭下的香港更符合這一個外來者的獵奇心理。正如他所說,「這裡的濕熱天氣令人疲憊不堪……這實在刺激情慾」,他的香港是光怪陸離的:嘈雜的街頭人流、濃艷的情慾和馥郁的城市氣味。在《香港之吻》中, 1997 這個歷史節點和香港典型化的城市意象,既是這座城市逃不開的刻板印象,也是荒木經惟創作中既有的「意淫式」美學。

(圖:香港蘇富比)

(圖:香港蘇富比)

廣告

展覽中也包括了少量荒木經惟的經典作品,東京、裸體女性和街道必然會出現。圍繞著《香港之吻》,展覽試圖通過幾條線索來論述日本攝影:從戰後六七十年代具有代表性的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和細江英公(Eikoh Hosoe)的黑白攝影,到赤鹿麻耶(Maya Akashika)、Kosuke 這些近年來湧現的年輕藝術家作品。時代描繪了一個日本當代攝影的側面,色彩與技術的發展也似乎定義了所謂的「當下」。水谷吉法(Yoshinori Mizutani)的彩色鸚鵡與蜷川實花(Mika Ninagawa)的濃艷之花,與早期大師們的黑白沉靜、川內倫子(Rinko Kawauchi)的清新之風形成視覺對比。攝影二人組合 Nerhol 通過攝影技術與紙本結合,呈現了一種立體化的圖像嘗試。姑且不論這些藝術家和其作品是否真的能夠定義日本攝影的歷史或當下,至少清晰的邏輯概念與呈現值得讚賞。

廣告

回到荒木經惟的創作和攝影創作的本體。2013 年廣東時代美術館舉辦了「荒木經惟:感傷之旅/墮樂園1971-2012」的個展,梳理了他 41 年的創作與實踐。無論是與妻子陽子的旅行、冬日的東京,還是漫不經心的生活和偶然駐足的街道,他的作品關注生活,看似鬆散無章,實則私人、寫實。班雅明在《攝影小史》和《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中著重論述了「可複制」使攝影消弭了於藝術品原有的「神性」——即所謂的「靈光」,而成為一種更接近於再現真實的藝術形式。在荒木經惟高產的實踐下,「寫真」所具備的現實層面意義相比其作品本身可能更具有被討論的價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