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在 Clockenflap

2015/12/2 — 14:10

圖為 2015 年 Clockenflap 音樂及藝術節中「Your Mum Stage Powered by Acuvue」上,西班牙女子樂隊 HINDS 在台上表演。

圖為 2015 年 Clockenflap 音樂及藝術節中「Your Mum Stage Powered by Acuvue」上,西班牙女子樂隊 HINDS 在台上表演。

自從Clockenflap於2011年起進駐西九文化區,樂迷每年都期望能在十一月尾或十二月初於大草地上盡情享受兩至三天的音樂演出。去年的這個時候,香港的佔領運動步入尾聲,政府已揚言將會清除旺角、金鐘、銅鑼灣三地的佔領人群,在Clockenflap現場的朋友一邊看表演,一邊替佔領區的情況著緊,心不在焉,有人打算每晚表演完結後立即返回旺角鎮守,有人索性放棄部分表演,要與一眾戰友共同進退。最記得有朋友在臨離場前責備我「依家出面打緊仗呀,你仲有心情係度嘻嘻哈哈?」

在這個時代背景下,去年My Little Airport演繹〈不要在深水埗賣旗〉時率領觀眾齊唱「梁振英,屌你」、或者Travis演繹〈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時樂迷乘機舉傘,都令這個本身以享樂為主、甚至被部分人士稱為「離地」的音樂節,增添了不少政治話題。

廣告

事隔一年,Clockenflap再度於十一月廿七至廿九日降臨西九這片草地。這次雖然不像去年般與大型社會運動碰個正著,但不代表沒有政治:事緣在為期三天的音樂會前夕,主辦單位Ticketflap與「起動九龍東反轉天橋底計劃」合夥舉行了一場Clockenflap Pro迷你音樂會,邀來數名本地音樂單位表演,就惹來部分音樂人批評主辦單位明知政府屢次拒絕向小眾藝術工作者批出天橋底作表演場地,仍然決定合作,是助紂為虐的表現。政治、政策這門子事情,外人未必能輕易理解,但樂迷們對相關合作的反應,多多少少都反映出Clockenflap作為一個「文化」活動,將會隨著愈搞愈盛大而面對更多問題,有來自觀眾的訴求,也有來自政府的壓力。

任何人只要連上Clockenflap網站、或者翻閱Clockenflap的場刊,都不難發現這個音樂節的入場門檻其實頗高:首先你要對一眾來自世界各地的表演單位有一定認識,其次你要樂於投入這種馬拉松式的玩樂情緒,最後是你要願意花錢花時間在這個活動身上。這些「條件」對天生狂野的外國人來說當然毫無難度,所以他們一定會很熱衷於這類型的活動。但香港人呢?能認識超過十個表演單位已的人經很少,要盡情投入就更難,我相信若非今年有何韻詩或盧廣仲這些華語主流單位助陣,場內的香港面孔會大減。

廣告

說到盧廣仲與何韻詩,前者上星期才因為「支持台獨」而被大陸的草莓音樂節取消了演出(盧凱彤亦然),後者則隨著雨傘運動落幕而成為香港少有的「良心歌手」之一,下場當然也是回不了大陸。可幸的是在香港搞音樂節,相關政治封殺仍未出現,這正是前文提及主辦單位與政府部門合作的隱憂之一,擔心往後邀請歌手時會有政治考慮。不過歌手們別以為成了香港良心後,必然會獲得樂迷青睞:有觀眾在何韻詩表演時撐傘,引來朋友們的訕笑,笑言「何韻詩之後仲有冇唱〈今天我〉?」後來何在蘋果日報專欄發表文章,講述自己在Clockenflap的體會,內容錯漏百出,也惹來樂迷譏諷聲不斷,批評她「自大」、「扮哂Indie界代表」——其實朋友們大都欣賞何願意為政治付出的勇氣,對於她的「左膠味」也甚為包容,然而一涉及到音樂、獨立精神,就不得不對她嚴苛一點,因為大家都對自己所愛的東西有所堅持。

撇開部分純粹為了支持某名歌手、或者因時間不許可,只買了一天門票的觀眾,Clockenflap的觀眾有趣在,他們來這兒既為了沒頭沒腦享樂幾天,做隻離地港豬,但能夠花一個週末欣賞十多場風格有別的表演,他們的其實也很有自己一套:品味獨到、拒絕建制,就是一個不甘平庸的人——這不難理解,若果他們甘於平凡的話,又怎可能愛上Sun Kil Moon、Ride、Flying Lotus、Sleep Party People這些顯然偏離「港人口味」的音樂?碰上朋友甲,他會跟你大談何韻詩的政治路向與音樂風格可以如何結合;碰上朋友乙,她會與你分享港台兩地的音樂文化差異;再碰上另一位朋友,我們不約而同盛讚「鍾氏兄弟同個黑妹唱歌好正」;又碰到一班朋友,他們都是支持本地獨立音樂的人——雖然Clockenflap向來以吸引的國際級表演陣容見稱,但有心留意的話,觀眾還是能發掘不少水準可媲美外國單位的本地音樂人:荔枝王的厲害已不用再說,而本來只抱著「支持本地Hip-Hop」心態而欣賞的年輕Hip-Hop藝人YoungQueenz,也極之精彩,如果要我選出數個本年Clockenflap最愛的演出,他大有可能是Top 5之一。

Clockenflap本質上只是一個享受音樂的場地,參加者放鬆心情盡情玩樂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觀眾不想三日活動完結後,除了「開心」外便沒有其他,可以試著從一個香港人的角度出發,看著場內的紅鬚綠眼本能地隨著強勁節拍搖頭擺腦、男男女女在不羈的搖滾音樂中相依相偎、父親抱著女兒教她聽New Order,這些片段雖然零散、與自己無關,卻正好反映著香港文化的現在,也讓人看到一點將來,開心之餘,亦會感到欣慰,也希望活動能一直搞下去。
 

 

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