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式離婚 — 阿伯之吻

2015/5/15 — 18:06

【文:力琪】

黃詠詩的《香港式離婚》三度重演,依然滿座。劇情內容圍繞婚姻與感情,看似簡單,但亦如每段關係,千絲萬縷,也很難一一說清楚。演員都是實力派,沒有花瓶,但賞心悅目。某些分場更是劇力萬鈞,尤其欣賞邵美君的演出,動人而不做作。一班朋友看完後,沒有人輕易開口,知道一旦開口,便需先理清思緒,感情的事怎能三言兩語道盡。夜已深,最終大家以「內容好豐富」為長達二個半小時、無中場休息的表演作結。另外也有朋友去看了,只是在面書上說「楊淇看上矮一截的阿伯,而真咀落去阿伯個下」,讓她「幾乎在寂靜的劇院中大叫『唔好呀!』」。她看到的只有阿伯?

李鎮洲飾演律師樓老板五十歲的CK,楊淇是三十歲的新聘律師Emily。面試時簡短而不著邊際的問答令人摸不著頭緒,偏偏應聘成功。兩人在老板娘Laura(劉雅麗)像蝴蝶滿場飛的社交場合,看着五星級酒店天花板的甴曱,認真探討甴曱如何入到五十樓高的宴會廳。男的說,可能是很辛苦地爬上來,甚至已經爬了好幾代才到達五十樓。女的調侃:其實會唔會係搭呢?Emily被難搞的客戶糾纏不休,CK為她突然掛上電話,在Emily手足無措之際,拿出上乘的烈酒,分甘同味。Relax!他自有他有效的處事方法。他是資深的律師,又是老板,當然他說了算。Emily抽的是CK年輕時抽的煙絲。雖然他沒有說出來,但凝視她的眼睛彷彿說:我知你食煙。是調皮而試探性的。她回望兼半作鬼臉:係呀,咁點呀?縷縷的煙圈已將兩人無形而淡淡地連繫起來。

廣告

她是個孤兒。孤兒院的青梅竹馬,陪着她捉弄照顧他們的修女,長大後做了她第一個男朋友。但在交往一年之後,他宣佈出櫃。她沒有怪他,偏偏他竟然為了其他人跳樓自殺。躺在醫院的兩年裏,他成為她的惡夢,揮之不去;也成為她的負擔,百思不得其解。她在事業上奮鬥,然而生活並沒有陽光,是過去和寂寞與她作伴。

而他,大學時與Laura練習拉丁舞,然後眼見她與英俊的男士跳他伴她熟習的舞步。兩人結婚後,感情慢慢褪色。她在事業上如日中天,指揮着自己的男人如同指揮一個下屬。處理別人的離婚訴訟,斬釘截鐵,只要證據確鑿,感情不是影響判決的理據。雖然她也關愛他,但情感是包裹在筆挺外套內的拘束。曾經他們也有過甜蜜難忘的戀愛日子吧,但作為觀眾的我,看到的只是因歲月而累積的感情。似乎她喜歡和其他的舞伴相聚多於慶祝他五十歲的生日。

廣告

所以在生日的那晚,他很隨性地邀請了正在加班的Emily食飯,去了大排檔。由「牽腸掛肚」的豬大腸,暢談至紅酒兩杯。他告訴她五十歲早上驗身的趣事,她捉弄他的視力。海邊的浪濤聲,讓他與她又交換了很多心事。最後,她感謝他的陪伴,他回贈同樣的感激。就是兩句簡單的對白,我感動不已。

一個男人,要經歷多少才能有今日的穩重與詼諧兼備。走過那麼多的路,看過了人生的百態,尤其是處理離婚的專業,儘管有些事情未經歷過,也從無數的client身上看過百遍。他守着一個如狼似虎的事業女強人,每日在她離去後,偷偷感受她那張床上的餘温。他的內心世界是豐富而細膩的,但沒有人願意進入。有如他曾經抽過的煙絲,一圈套着一圈,裊裊上升,吹散了,依然彌漫在空氣中。偏偏年輕的她知道這種煙的味道。她承受的苦,因着他的歲月,他都明白。就是在一條黑暗的路上走着,忽然知道原來道上還有另外一個人。儘管來的方向不同,去的方向也不一,但在這個時間,這段距離,他們共同走過。兩個人相知相惜,一段感情追求的不就是這種靈魂上的交織嗎?

在青梅竹馬離世後,她感覺輕省了,也開始新的人生方向。那短暫的心靈相遇以會心的一吻作結。他也會意地眼送她離開。若果這是一宗婚外情,男的為年輕女子拋棄糟糠,它的感動就會變得別扭。很感謝黃詠詩寫了這樣一個結局,讓這種相知相惜能以最純真高貴的印象存活下去。

我看到的不是一個阿伯和年輕女子的婚外情,而是兩顆心靈在經歷人生的失意與失望後,遇上同路人的感激。那一吻濃縮了二人的人生、對愛情的失望與盼望、對感情藩籬的共識,還有對新生活的祝福。因着那一吻,我會記着這套劇,並且相信愛情還是美好的。

 

作者簡介:喜歡很多東西,希望生活可以是簡單而精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