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政治藝術點修科 廢青學員的感想

2017/2/23 — 16:56

「香港政治藝術點修科」課堂中。(攝影/陳素珊)

「香港政治藝術點修科」課堂中。(攝影/陳素珊)

【文:廖雅瑩】

去年夏天,我與時下大多數年輕人無異地在Facebook漫無目的地瀏覧各種被消費成娛樂新聞般的政治事件時,發現當中夾雜著一個推廣,由劉建華主講、名為「香港政治藝術點修科」的短期課程,遂一探究竟。四堂課結束後撰文回應課堂上的一些討論以及記錄一些感想。

廣東話「點修(收)科?」可解做「如何作結」。對於香港當下的政治與藝術該如何作結,相信並非三言兩語能道。尤其對於曾生活在萬事去政治化,忽然又萬事被政治化的香港,討論政治變得極為困難,概念不清、詞彙不足、欠缺歷史感,加上部分新聞媒體對政治相關的新聞偏好放大衝突等等,讓人聽到「政治」二字立即聯想到亂狀而退避三舍。與此同時在香港,文化資本與藝術的話語權向來被精英階層壟斷,一旦談及藝術就讓一般人聯想到白盒子裡的「離地」或無工具作用之物。再加上某些藝術形式或內容本身晦澀難明也未必能在情感上引起大眾共鳴。假若說近年藝術家由過往創作隱晦難明的藝術「作品」轉向更為實在的直接行動、讓藝術不再徒具姿態缺席於真實生活中,那麼該如何對待當下社會狀況中的藝術?

廣告

誠如「點修科」講者所言,過往十年間香港由歷史建築的保育運動開始,形成了一種「政治+歷史+藝術」的行動模式新典範。[1] 對於過往藝術家以一些晦澀難明的藝術形式參與抗議,轉向至直接以行動來對抗 [2] , 我相信那無疑是將更大更多的能量帶到現實中,有望產生根本性改變。講者表示,儘管這一轉向似乎帶來了一些鼓舞,然而其後的抗爭行動中又倒退至因循守舊的路上,其後傘運中重複出現的符號不斷被參與者消費,加上佔領區的生活形態或「嘉年華化」變成奇觀被媒體消費 [3], 以後更形成了政治事件被娛樂化的局面,少不免讓人感到可惜之餘亦讓人思考藝術(或藝術家?)是否正跟隨此風而隱沒了其應有的政治顛覆性?然而,我認為一般大眾對於「符號消費」如傘運中的雨傘、雨傘人的形象、獅子山及山上的「我要真普選」直幡,或是政治商業娛樂化儘管對現況只能苦中作樂 [4] ,可說欠缺政治積極性,但也正好提供另一觀察,顯示了人們對當下社會困局有其情感需要以及表達空間。

「我討厭政治。」似乎是不少本地人對近年香港社會、政治環境的反響,又或是厭倦了當下紛亂的狀態的一種抒發。我認為不妨把這種種現象視作政治參與程度深淺有異。我相信政治光譜是寛闊多軸的,不論是參與程度深淺抑或政治信念立場等完全是個人選擇,且當中的情感和經驗都相當地個人。若說社運的難題正是願意參與直接行動的人太少,而社運的任務是喚醒人心 [5] ,那麼各類「消費」或被視作「低俗」的現象尚能顯示某群人的關注確實存在(也許是面向政治;也許是對應特定議題或是跟切身的生活方式關連)。儘管一般市民大眾未必能當下做批判性思考或分析自己的「消費」行為,但這些現象所反映或包含的各種情感需要是不是也可讓藝術(或藝術家)做參考?

廣告

於抗爭抑或是(藝術)創作中出現「自我感覺良好」是否注定有害無益?也許我們不能簡單將壯烈犠牲或苦行僧式的抗爭等同於「必然帶來成功的社會改變」,也不用急於否定創作過程和參與其中的良好感覺。如李俊峰形容的「快樂抗爭」。[6] 當藝術的話語權已被精英階層所壟斷時,是否可以放下既有的框架去看待一般人的表達、參與和創作,面對人們的情感。同時讓感覺經驗回歸藝術,讓事情有機地發生,藝術也不必非得負上一個救世主身分去當開啟民智的角色 。政治性的藝術正是擺脫了以片面的政治主題或內容,把可感知的形式重塑或重新配置。意義的傳遞是通過將既有邏輯打斷。這一切都會要在矛盾之間發生。藝術的政治性並非在於它能喚醒人們對社會或議題或世界的關注。[7] 正如梁寶山評論到「藝術之能產生政治能量,正是因為它是出色的藝術,而不是政治宣言的同語重複。出色的藝術,當然不限於由狹義的藝術家所生產,而是它能聰明地遊走在象徵與真實之間、想像與政治之間的灰色地帶,進占和撩動我們的情感與常識。」[8] 我認為藝術的政治能量,藝術之所以能從根本地改變社會,不單是「撩動人們的情感」,更是引發出情感不同模式的大洗牌。藝術何以保有政治性的力量,也許關鍵還是在於使人對藝術與政治之間的交纏探究出更寛闊多面的想像。至於如何在創作中實踐將會是所有參與者的課題。

--

註:

[1] 劉建華,「香港政治藝術點修科」講座 ,2016.08。

[2] 梁文道,〈八、九點鐘的太陽〉,《明報》,2007.08.05。

[3] 可樂,〈佔領旺角可能分裂〉,「香港獨立媒體」,2014.10.12。

[4] 早於1989年香港電台製作的電視節目「頭條新聞」已用嬉笑怒罵方式討論時政 ; 2015年以網絡電視形式播放的「毛記電視」(TVMost)及相關雜誌《100毛》則以惡搞揶揄式創作諷刺時弊。

[5]陳景輝,《草木皆兵:邁向全面政治化社會》,台北:圓桌文化, 2013。

[6] 李俊峰,〈假如「社區藝術」不是白幹一場:有關社區、藝術、與抗爭的幾點思考〉,《活化廳駐場計畫II:社區-藝術-行動》,香港:活化廳,2016。

[7] Jacques Rancière, The Politics of Aesthetics, UK: Bloomsbury, 2013, p. 59.

[8] 梁寶山,〈回顧雨傘運動的藝術言談他們實在走得太前〉, 《明報 》,2015.01.2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