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權貴的藝術情意結(一)

2016/5/7 — 16:02

香港很多醫生律師高官商界成功人士,都有一種對香港藝術就是次等的情意結。在古典音樂尤其嚴重,嚴重到一個非理性的地步。

以香港管弦樂團為例:一年一億經費(全港政府資助最高的藝團)的世界級班費,投入了四十多年,到了今天仍然培養不了一個香港人作音樂總監;而香港管弦樂團在國際上也只是一個人有我有,沒有香港性格的西方古典樂團。

對比於香港管弦樂團,香港中樂團是全球唯一、也是中華第一樂團,曾在全球所有重要的音樂廳演出,但是香港中樂團香港權貴眼中仍然是二等公民。

廣告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話說法?在討論西九音樂廳的設計上西九仍然是以香港管弦樂團為主體的,當我提出西九音樂廳應以中樂團為體的全球第一個中樂音樂廳時,政府和西九均沒有任何同意,也不會作什麼公開和學術的研究。香港管弦樂團是香港唯一可以是辦公採排演出在同一個場地的藝團,也是直到永遠都可以加薪和高薪的藝團。董事局主席和音樂總監永遠是高高在上和香港藝術界完全沒有任何交流也不會為香港藝術爭取更好的發展環境。

我一直在觀察和研究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