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水墨藝博 ── 水墨還可以做什麼?

2016/12/20 — 13:30

水墨還可以做什麼?在這個筆也似乎快要被淘汰的數碼時代。

水墨從來就是種離地的書寫媒介。在它最盛行的古時,也只是極少數識字的文人雅士的玩意;到了普遍慬得書寫的現代社會,又被來自西方的鉛筆、鋼筆、原子筆所取代。簡單來說,水墨與毛筆,無論是對於古時的極多數不識字的中國人、還是當下的極多數現代化了的中國人,其實都是一種十分陌生的書寫媒介與表達方式。其實我們可不可以說,水墨的存在,其實一直以來都是脫離普遍民眾生活的一種狀態?

廣告

當我走進水墨的藝博會,我會產生這樣的幻覺。似乎,當下中國藝術界熱烈擁抱水墨的程度,彷彿它是從歷史的源頭就一直流淌在中國人的血液般的親密與不可分離;似乎,在當代的中國,很多藝術家們仍認為水墨是有力地傳遞國人精神面貌與文化素養的視覺象徵。我對此一直抱持懷疑的態度。我不知道還有多少國人會特地走進博物館,只為了望一眼北宋范寬的《谿山行旅圖》。我只知道人們對羅浮宮的《蒙娜麗莎》更感興趣。可能,全球化下的中國人的文化血液裡,流著的是油多於水。

當我在水墨藝博的展場中閒逛時,我在思想著,當下的水墨,除了用作畫畫,化身成瀰漫東方文化氣息的奢侈品,填滿博物館的白牆、裝飾富人的客廳、雅賄達官貴人之外,還可以做什麼?──在社會層面,水墨可不可能進入更多民眾的日常生活,並使人們因擁抱它而擁有文化的自信?在個人層面,它又可不可能給觀眾帶來審美的愉悅、思想的共鳴、或情感上的慰藉?又或在更廣闊的層面,水墨是否可以幫助建立民眾的身份認同、民族尊嚴與歸屬感?──把這些問題留給當下以水墨為創作媒介的年輕藝術家。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