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無音宮】我們錯過了幾多國際好音樂?

2017/2/8 — 18:28

【導讀】去年年底,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佈,以馬會的捐款在西九文化區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引來業界「有錢起故宮,無錢起第三期設施」的批評。文化區規劃共有三個階段,以立法會在 2008 年批出的 216 億撥款興建,包括「音樂廳和室樂演奏廳」等的「核心文化藝術設施」。首兩期的設施已落實興建,但第三期設施卻改為「需視乎其他資金方案」。本文記錄現時音樂藝團面對的場地困難,從而反映業界對西九音樂設施需求之殷切。

大提琴演奏家秦立巍與小提琴家寧峰,在 2012 年組成「龍四重奏」;與成立超過 30 年的「上海四重奏」,去年 11 月在上海舉行聯合音樂會。當晚演藝廳座無虛席。原本,我們也有機會在香港欣賞到這場演出,但「土地問題」,叫他們的合演與香港聽眾擦身而過。

「可惜,在申請過幾個不同的政府場地後,由於找不到適合的場地,我們喪失了這個難得的機會。」飛躍演奏香港的節目及公關經理葉瑋麟 (Johnny Yip) 說。

廣告

推廣室樂為主的飛躍演奏香港,去年初得知兩個樂團於 10 月有空檔可以安排共同赴港演出。當時,飛躍演奏香港立即聯絡本地康文署轄下的場地,例如香港大會堂、沙田大會堂演奏廳等,但都已經全滿,合作最終因為無場地而拉倒。

「我們經歷過太多次因為沒有適合的表演場所,而只能無奈錯失黃金機會,遺憾地要向音樂家解釋,我們不能邀請他們來港表演。」

廣告

音樂會與畢業禮一齊掙場

香港缺乏表演場地,已非新鮮的討論。

早在 2015 年,樂評人朱振威曾撰文〈論當前香港表演場地窘境〉,指出康文署轄下的場地不但數量不足,而且規格質素亦未見理想。朱振威以香港演藝學院的演藝劇院為例,指場地「牆身吸音嚴重,化妝間只夠十多人使用,沒有鋼琴、譜架、合唱台」。他感嘆,設計本不打算作音樂會用途的場地卻成了搶手貨,可見「音樂表演場地,已經短缺至讓表演者飢不擇食」。

從事藝術行政多時的葉瑋麟非常同意,指康文署場地價格比較便宜,為大部分藝團所能負擔,配合城市售票網的售票系統,讓節目更容易接觸到一般大眾,故廣受藝團歡迎。康文署場地一般在一年或更早之前須要預約,申請時要提供確認演出者名單,並附以書面證明;而且場地全部供「多用途」申請,導致音樂會與各種形式的藝團,甚至幼稚園的畢業典禮「一齊掙場」的情況。

葉瑋麟亦提到,香港表演場地的後台設施不足,例如沒有足夠的化妝間,或沒有鋼琴房可供練習之用;前台方面,可用作招呼嘉賓以及贊助商舉辦酒會的空間更是缺乏。

文化中心聲效不佳

以飛躍演奏香港為例,演出以室樂和獨奏音樂會為主,可容納約 600 至 700 名觀眾的空間,是最適合演出場地。然而,現有場地要不太大,要不就是太小。設施方面亦未達國際水平,葉瑋麟感嘆:

「香港根本沒有一個兼備良好音響效果而且大小適合室內樂表演的場地。」

香港文化中心和香港大會堂的音樂廳,聲效亦被業界形容為「未如理想」。朱振威向《立場新聞》分享數年前在文化中心音樂廳觀演的經歷,與贊助人同樣坐在正中位置,卻出現平衡度差強人意的情況。木管樂器聲音不明晰;銅管樂的收音極敏感,稍稍觸動已清晰可聽;「一堆音響」湧向觀眾。指揮安排第一、第二小提琴手,分別置於舞台兩側。第二小提琴的音孔朝向舞台而非觀眾席,卻造成「眼看著第一第二小提琴弓法齊整,但耳朵卻聽到第二小提琴慢了」的效果。

土地問題未解決

「就像足球比賽,你邀請皇馬來,也沒理由叫人家落泥地踢泥漿足球吧?你有好場地,讓演奏者可以安心發揮,對大師級演出來說,他們玩得高興,我們也聽得過癮。」朱振威如是說。

葉瑋麟亦言「香港沒有任何音樂專用設施」,期望西九文化區提供適合音樂表演音響效果的場地,最終可發展成猶如倫敦的韋格蒙音樂廳和紐約的林肯中心。

雖然如此,業界期望已久的西九文化區音樂設施,全部未有建築資金支援,意味在可見的將來都無法解決音樂界的「土地問題」。飛躍演奏香港的例子,恐怕只是本地音樂界冰山一角的困境。興建中的東九文化中心,計劃提供座位不多於 300 個的音樂小劇場,以及 1200 座位的「多用途」演藝廳,仍然沒有音樂專用的演出場地。到底在西九所有建築落成之前,我們還會錯過幾多國際好音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