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特色的《相請不如偶遇》

2015/10/5 — 14:28

兩個人在街頭初次碰面,從陌生到初識,叫偶遇。但當一切都只是預定計劃之一,偶然的因素何在?

香港話劇團新系列黑盒作品之一《相請不如偶遇》,改編自英國創作組合 Ant Hampton 和 Silvia Mercuriali 的《Etiquette》。上周一個傍晚時份,我到 Pacific Coffee 「觀賞」這場演出。預定時間前十分鐘,劇團即有職員來電確認。甫進店內,見到後方拉起了一道黑帶,寫著「私人活動進行中」,猶如麥當勞生日會時,我已心知不妙。

三十分鐘的劇場,一對參加者各自戴上耳機,完成一些指示,包括:動作、對白、燈光等等。活動開始前,參加者要先聽職員講解作品,並承諾不能透露劇本內容,原因是「好多人都未接觸過那劇本」。解說中強調「跟不上指示也不要緊,繼續去,做到幾多得幾多就好,但不能夠自創劇情。」劇終,劇團職員亦會跟大家進行「演後分享會」,邀請大家說說體驗。

廣告

(基於參加者的保密協定,恕我不能「劇透」,只能分享「感受」。)

《相請不如偶遇》給我最大的感受是「不安」,追逐對白和動作要求時,參加者往往因為時間太趕,而無法一一完成,結果我們只能夠在不太清楚對方的意味之下,繼續完成「演出」。指示很多很快,參加者往往疲於完成項目,沒有時間投入,也無法放鬆心情理解角色。明明大家都「演過」劇本,但又如此水過鴨背地結束,我感覺是心理壓力好大地剔格仔,多過無法解讀彼此發出的訊息。

廣告

監製彭婉怡解釋,《相請不如偶遇》不是要傳達一些訊息,而是希望觀眾透過參與其中,感受溝通失效的情況,「所以我們沒有問大家明唔明呀,只是請大家說感受。」然而,討論會上職員提出的問題,幾乎都是引導參加者了解創作人的用意,例如:為甚麼印象不深?是不是因為劇本跳來跳去?最記得是哪一段?是不是有一段指示來得好快?好快的感覺如何?跟不上之後你怎樣處理?……

一連串的開放性題目於我,仍然隱含著「想要傳達的訊息」,並非開放體驗。訊息雖然未必是傳統老套的「這個故事教訓我們乜乜乜」,但通過討論指向拆解創作者的意圖,彷彿在問:「喂喂喂,你明唔明我講乜啫?」無疑,這種處理手法能夠幫助參加者,跳出來審視「演出」期間所做的一切,但即使我們有「好快跟不上」的經驗,難道就只有「溝通失效」一個解讀嗎?與其說是「溝通失效」,這半小時的體驗更貼近於一種「各自表述」的狀態。溝通,是雙方有訊息想要傳達,所以才用盡方式,讓對方知道。然而,在《相請不如偶遇》的劇本設定之下,參加者有多個「任務」需要完成,劇終之時的空虛感,是鬆一口氣多過耳猶未盡。

趁著討論環節,我問監製為甚麼要「間場」做演出?原著是在一家正常營業的咖啡廳進行,普通客人就在旁邊不明所以地行來行去,讓參加者更能投入語境。劇團承認安排與原著有差,例如:原著不用預先登記,而是邀請路人 walk-in 即興參加,而原著藝術家甚至有要求兩張演出桌子要盡量分開。

「香港寸金尺土,我們無辦法包場,又想多些人可以參與,logistic 上真的做不到,所以只好這樣安排。」彭婉怡解釋,香港人少有即興參與的習慣,所以選擇以網上登記處理;之前劇團有考慮過在黑盒劇場內,搭建咖啡廳的場景,但遭原著藝術家拒絕。她又憶述周末場次店內人多,客人仍然會走來走去,甚至出手騷擾參加者,讓她覺得圍起來是比較妥當的處理手法。

聽到這裡,我簡直是大徹大悟了,呼應著一進門見到的「麥當勞叔叔生日會」牌子。劇團太在意如何「做好件事」,而忽略了「演出」本身。參加者依照劇團的安排,在高度保護的空間進行「演出」,無疑有助參加者集中投入耳機裡的場景,享受最貼近劇本的體驗。然而,《相請不如偶遇》原著將舞台設定於日常咖啡店,而非黑盒劇場,賦予作品在生活場景進行的自然隨意氣氛,嘗試打破舞台與現實的界限。當話劇團將「演出空間」圍起來的時候,台上台下的差異又再次顯現出來,那麼在 Pacific Coffee 演出的理據何在?純粹止於場地伙伴合作嗎?為甚麼保障劇本執行到底這麼重要?

猶記得,數月前參與 Stage No More 的《移動劇場:二次城像》時,同樣是戴著耳機,走上街頭進行「演出」。當日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劇本那些句子,而是我們在美荷樓宿舍門口被保安驅趕的經歷。演出的完整性,或者不如製作單位的預期,但這都是我們獨一無二的回憶。說回《相請不如偶遇》,正就是劇團盡力將所有「意外」因素剔除,一切「按本子」完成,參加者得到的只是一次代入角色的機會,最終帶著模糊印象離開。一輪又一輪的參加者來又去,劇本不斷重演,經驗不停複製。參與人數是多了,但深刻體會的又有幾人?

《相請不如偶遇》是失敗之作了嗎?不,我很感謝有這個「演出」,以及跟劇組人員對話的經驗,讓我理解劇場設定背後的考慮和估算。從英國移植到香港,此版本正正流露出一種充滿「香港特色的藝術思維」。無論是客觀場地的限制,還是主觀採用流水作業,不光是《相請不如偶遇》面對的問題,也是很多藝術活動遇上的困境。或者,習慣規律的香港,從來就不歡迎意外,即使以「偶遇」為題,最終也只會變回「相請」,劇目成了黑色幽默般的諷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