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知專,你令香港丟臉!

2015/1/9 — 16:30

作為中國南方唯一一座躲過文革的城市,隨著近年本土幾個失智時代的代表性公眾人物的崛起──如周融、李私煙等的失智言行──正提示著我們,要小心翼翼地防範本土失智意識的泛濫,提防尾隨著白皮書而來的失智時代過早地降臨。

這種失智的病徵,可在西貢區區議員何民傑批評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於去年舉辦的日本海報藝術展覽一事中清晰可見。何議員認為該展覽海報的視覺元素勾起長者於日軍侵華時的「家園被毀、痛失親人的悲痛,不但令長者們於淒然淚下,而且展覽場內至今仍未拆除該款海報,長者更加惶恐不安。」於是何議員動議:要求教育局、職訓局和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就展示日本軍國主義海報公開道歉。

首先我要為何議員的愛國情操而大力鼓腳掌。因為單憑一張日本海報上小小的日本視覺符號元素,就讓他擔憂國民的情感受到傷害。我當然不質疑如今可能真的存有那些一見到海報上出現任何日本旗幟視覺符號就「淒然淚下」、見到展覽品就「惶恐不安」的國民──何議員可能就是其中一員──所以我相信,何議員生活在香港這個所謂的國際城市一定痛苦萬分。因為這裡到處是日本料理、壽司、日本車、日本城、日本風格、日本寫真、日本 A 片與 M 巾。我相信這些來自日本的東西每天都會令何議員「淒然淚下」、「惶恐不安」──特別是當他的嘴裡咬著日本料理、眼看著日本 A 片、而手握著那個的時候──噢不!愛國情緒泛濫的何議員應該不可能、也一定不曾消費過任何來自日本的東西。否則,他應該向投他票的選民公開道歉。

廣告

然後,我建議何議員動議要求政務司司長兼西九董事局主席林鄭月娥與西九管理局公開道歉。因為早前西九以一千五百萬「買起」一間日本東京的廢棄壽司吧,並視其為 M+ 博物館的常設展覽與「鎮館之寶」之一。

可想而之,M+ 館內的日本藝術展覽品一定比知專設計學院的海報更令何議員與長者們日日「淒然淚下」、夜夜「惶恐不安」,對國民情感的打擊,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廣告

想深一層,我相信秉持著獅子山精神的大部分香港人還是很堅強、很「硬淨」的。而對於看見一面印有日本旗的海報就感到「悲痛」的廉價情感,從而引起反日的造作「愛國」情操,一聽到就令我毛管立即棟起晒。香港人的智商與情商真的已經淪落到如此軟弱失智地步嗎?

另外,我也懷疑何議員的言詞中有誇張與失實的地方,因為他提到「 展覽場內至今仍未拆除該款海報,長者更加惶恐不安。」要知道,展覽場館雖然通常都是對外公開開放的,但進館參觀與否,卻是個人的自由選擇。如果一個人選擇入場觀看一個展覽,他/她自身就該承擔/承受展覽的內容所引起的情思波動的責任。如同,當我選擇入戲院看三級色情片,可我發現電影的裸露鏡頭與性愛場面令我「惶恐不安」,我可以選擇立即離場。但我又有什麼理由──只要我還有點智商──要求戲院禁播該影片,並作出公開道歉呢?何況,香港本土的藝術展覽應該還沒有那麼受歡迎吧?什麼時候連長者們也爭相進場,並在作品面前感到「淒然淚下」、「惶恐不安」?果真是這樣,西九文化管理局與西九董事局主席林鄭月娥真的不能再「偷懶」了,對藝術文化需求日漸高漲的香港市民還在等著你們拖了又拖的西九文化區盡快落成呢。

最後,我為香港知專設計學院沒有腰骨的犬儒行為感到失望與憤怒:一是當學院收到不合理的投訴後,卻沒有為藝術家的作品作出辯護、解說與捍衛,只是作出犬儒無知的讓步──「不再發放展覽宣傳材料」──此舉是對藝術家與設計者的極不尊重,亦是對自身作為設計學院的不自重與不稱職;二是再次收到不合理的「要求公開道歉」的不合理要求時,仍遲遲沒有作出任何回應。這表現了學院自身對於本身教學理念的自卑,對設計藝術的不專業,以及對自身所策劃的展覽的價值與意義的不了解與不負責任。

香港知專,你令香港設計藝術文化丟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