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藝術「圈s」形成了沒有?

2015/12/16 — 12:27

梁寶山面書相片

梁寶山面書相片

最近有篇文章,談及了本地藝術界的「圈內」與「圈外」,它切中了人們的情緒。我認為幾有趣,值得插把咀。

粗略來講,本地藝術界運作方式的確給人特別有小圈子的印象。雖然,藝術界的圈子活動,是全球性的普遍現象。問題是圈子的大細、它是否俱備足夠的彈性、是否擁有吸納圈外的能力、或有否「保護」或「排他」的傾向。

 

廣告

圈子劃分太細

首先的問題,是香港藝術界劃分的圈子太細。一般來說,香港藝術界裂分為兩個大藝術圈 s:一個是以英語為主體的 Art Circles;一個是以廣東話為主體的藝術圈 s。它們的交流非常疏離,更多時候是互不理睬;它們形成了各自的觀眾群,而鮮見重疊。

廣告

以香港的藝術生態來說,商業藝術為主的 Art Circles 佔據了主流的位置,中環林立的畫廊、國際連鎖大畫廊、Art Basel、Art Central 等等,主要經營的大多是歐美、日韓、東南亞與中國大陸的藝術家。差不多每一個畫廊所經營代理的藝術家,與其關係密切的收藏家,就形成各自利益關係的一個圈子。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畫廊對推廣文化不感興趣,它們經營的是商業藝術,主要動機是投資與回報。作為畫廊經營者,把自身經營代理的有限藝術家的作品賣出去,才能賺錢;作為收藏家,把自己所收藏的藝術家的作品推廣出去,自己的藏品才更有利可圖。

打開 Artmap,你就會知道以經營本地藝術為主的畫廊屬於小數。以本土藝術(或以廣東話)為主體的藝術圈,其實是處於「香港藝術」的邊緣位置。(相對來說,你也可以說 Art Circles 的商業藝術是「圈內」;本地藝術是「圈外」。)

就本地藝術圈 s 來說,也分成了很多圈子。以創作媒介分:當代藝術圈、傳統水墨圈、實驗水墨圈、攝影藝術圈、繪畫圈、插畫圈;等等。以學院區分:中大藝術圈、浸大藝術圈、藝術學院圈、城大創意媒體圈;等等。以地域區分:中上環圈、火炭圈、啟德圈、觀塘圈、葵涌圈、北角圈、牛頭角圈、黃竹坑圈;等等。

 

圈子不是問題

其實圈子並不是問題,物以類聚,圈子本是正常生態的生存狀況。特別是在香港如此惡劣的藝術荒漠生態。圈子的聚合不但可以促進相互的良性競爭,也可加強同類的生存能力與文化話語權力。

那問題出自哪裡呢?其實也不過是圈子各自的保護主義與排他主義。

每個圈子為了保護自身免受外界的競爭壓力,而以敵視的態度漠視對方的存在。這表現在「不出席異己的藝術活動與展覽」;或在公開比賽中讓親己或相熟的一方勝出;以私心(而不以實力)推薦提攜某方得到贊助或資助。藝術空間的負責人以個人的偏好與偏見(而不以才能與優劣)審批藝術計劃。甚至出現排他的情況,例如在某些比賽或公開展覽中,評審之間各自心懷一些不明文的潛規則,積極讓「某些院校」或某種高學歷的藝術家入選,而排斥「非接受本地藝術院校」的、或自學(沒有學歷)的藝術家。

 

健康的生態

設想一個比較健康的藝術生態,應該俱備什麼樣的特性?

我想,每個圈子都須俱備自身獨立的性格與精神。圈子對內,藝術工作者需建立互勉互勵與互相批評的良性競爭,籍以不斷提昇各自的藝術造詣。而一味盲目地讚賞與討好各自的創作,閉門造車,只會令圈子脫節腐爛。圈子對外,亦要以開放的心智、彈性的包容力,觀察與吸納他方對自己有用有益的新思維新方式,共同找出圈子與圈子之間可能重疊的地方。透過圈子與圈子之間的良性較量、展覽與對話,不但可豐富本地的藝術生態與文化敘述,也可逐漸建立香港藝術的脈絡發展與藝術風格。對於不附屬於任何圈子的獨立藝術家,也應以同等公平開放包容的心態去對待,英雄莫問出身。

 

現實的一點細節

其實,把一切問題歸結為「圈子」問題,只是簡單化了問題所在,也忽略了真正問題的重點。藝術界常掛在口邊的是「個餅太細」、「僧多粥少」,所以大家只得爭到頭崩血流有你無我。雖然坊間也有人提出「不如做大個餅啦」,但響應的人少,出力做事的就更少。於是又返到小圈子繼續爭小餅子吃餅屑的問題。既然個餅實在太細,比賽展覽資助資源空間又那麼少,吃到的人自然就少之又少。於是跑出的或得獎的藝術家也純屬極小數,在極少的數目得出的統計印象,其實代表性也不足。問題的重點可能是,大家願意求同存異放下分歧合力做大個餅嗎?

近期藝術家林東鵬(中大藝術出身、現於中大藝術系任教)與藝術館合作的兩個工作坊,我留意到一點有趣的細節。就是兩個工作坊,林東鵬分別與三名更年輕藝術家(鄭婷婷、黃紹全、謝斐)合作,前兩人畢業於浸大視藝院,後者自學成材。這大概不能說明什麼,但我相信「小圈子」式的無知與狹窄思維,並不普遍;至少在一些傑出的藝術工作者之中,並不存有這種「保護」或「排他」傾向。他們講得更多的還是實力、能力、性格與唯材是用。

另外,最近藝術家兼藝評人梁寶山在面書上載了一張相片,貼文「點解無人去呢?」我認為值得藝術界好好思考。望著相片中的講者,個個有重量有份量(有館長、有中大的知名藝術家、有浸大的講師、有資深的藝評人),講座的主題也極之吸引,但「點解無人去呢?」(他們的「圈子」影響力為什麼沒有發揮作用?)

我想,首要的原因可能是缺乏宣傳,或宣傳不到位。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年輕的藝術家根本對這些看似「學術」一點的講座沒有興趣。他們只想留在各自的房間裡日砌夜砌的「動手做」,卻絲毫不願意「動腦想」、「用心看」,不願意擔負起對於本地藝術文化傳承的負責。在讀書的時候,其實已經出現了端倪──上藝術史課時,有九成以上的藝術生都在沉睡;只有在「做作品」時,他們才活過來。

可能,比圈子問題更嚴重的是,其實是本地藝術界連圈子也還沒有形成。每個藝術工作者都被打成一個個各自斷裂的個體,與藝術界的其他個體沒有互動、溝通與交流;更不用說良性競爭、相互批評與討論、合作與求同存異、或共同合力推進香港藝術文化的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