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製造的私人角落

2018/8/1 — 11:26

《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演出現場。(相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 Facebook)

《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演出現場。(相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 Facebook)

先談談四個大字:私人角落。

私人角落,源自於本地音樂家高世章與香港小交響樂團聯手打造的「神奇電影畫布」的終章。表演者蘸上對城市和人際的感覺,拓出一段又一段人皆共鳴的回憶,在畫布上染滿了扣人心弦的畫面。雖說這是場電影配樂音樂會,但這畫家可算神乎其技,其妙筆竟能將樂思扣連一體,令它一氣呵成,成就了一齣音樂劇。

承傳生鬼粵語 為生活配樂

廣告

最近捍衛粵語之風吹得極盛,而音樂劇亦與此不謀而合,事關在岑偉宗包辦大部分作品的歌詞當中,粵國雙語可謂平分秋色,獲得同等重視。而令筆者至今尤其深刻的,要數到同樣選自動畫電影《捉妖記》的《乞求炒飯》及《愛底線》。兩首作品以大量口語入詞,配合急板旋律,容易頌唱上口,一句句例如「瞓豬欄」、「母夜叉」、「杰撻撻」等地道語言,亦使樂曲更富娛樂性,為整晚音樂會的調子添上驚喜。

地道粵語作品之前是幾首國語電影中的配樂和主題曲,色彩較為陰沉,與粵語歌曲涇渭分明,所以貿然編排下,只會動輒顯得突兀。不過,最終亦是筆者過慮:高世章在如此對比之間安排過渡樂段,串連陰沉及如歌兩段樂思,牽引觀眾情緒,轉折因而變得順理成章,足見高氏處理演奏會流程的視野和能力。

廣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高世章和四位舞台劇演員溫卓妍、張國穎、鄭君熾和劉榮豐皆向我們展示歌聲繞樑,八面玲瓏的一面。時而風趣抵死,時而情深款款,感情自然流露於歌喉之中,起伏悲喜,好比京劇變臉一般流暢純熟,令人眼前一亮。舞台上的他們並不炫技,反而結合戲劇,直抒胸臆。而至今憶起,歌樂依然在腦際迴繞的,則要數到《愛在別離中》一曲。溫卓妍的歌聲融合感性,展開歌曲的序言。演繹扣連本地時事,聚焦市民對社區的情,集結與一事一物別離的哀,憑歌寄意,淡淡釋放心中的愁,那種戚戚然,來得相當強烈,卻無比真實。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的重新編排,亦令筆者明白到,或許他們不求澎湃浩瀚,只想夜半輕私語,訴衷情。

但演出決不止這樣。

各位可曾想過,每天讀過的新聞,背後大可有配樂襯底?在《生活的配樂》選段中,樂團就做了一項新嘗試!四位演員讀出不同報章的本地新聞,由社會民生到娛樂花邊一一涉獵,配合音樂的輕鬆率性,令整個氛圍更形惹笑,而笑聲背後,亦帶起另一層深思,啟發你我對周邊人和事的關注。只是在音樂的感染下,紛擾世途都變得可愛一點。唯一的美中不足的是,當張國穎讀出一則南華早報的新聞時,聲線往往被樂團壓倒,令觀眾聽不清楚新聞的內容,十分可惜。若然團方事後對此有相關的檢討,問題定能迎刃而解。

中西器樂 交織情感經歷

即使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西洋樂團中,依然不易找到中樂器的聲音,反之亦然。高世章這場顯然打破傳統,加入琵琶和結他,向觀眾發放訊息,擺明車馬突破傳統。中西樂調和恰如其分,樂句的編排,不多不少,應用琵琶和結他的清脆錯落,配合弦樂輕輕襯底,形象百變多樣,亦與中樂特色遙相呼應,連繫緊密。

香港也有音樂劇 扣人心弦具國際水準

《私人角落》(My Private Corner),乃是終章一曲。音樂會先前的樂曲,彷彿只着墨於別人的事,但終曲提示我們,最後所有別人的事,都幻化成私事,由八卦他人之思,到反思自身得失寸進,那是一面波平如鏡的鏡子,那是高世章的神來之筆。而這個音樂會,正是個讓配樂突破電影的先機,令這些電影配樂,成功超脫電影橋段的樊籬,有着獨當一面的資格。

放眼國外,談到電影配樂的代表人物,港人所熟悉的久石譲(Joe Hisaishi)便是一例:其音樂坐擁如斯滲透力,全因它們與電影本身維持的,再非從屬關係,而是獨立音樂作品,獨自生存,不再被電影局限(另一附例,則數到俄國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Sergei Rachmaninov)與迪士尼動畫的關係)。筆者認為,高世章的音樂亦有此等藝術潛力,可以在音樂市場自由流通,不受電影圈養,正如近日《一屋寶貝音樂廳》粵語音樂劇灌錄版本的風行,則已是最佳證明。看來現在只待作品擁有更多演奏機會,讓更多樂迷走入這個私人角落,香港製造便會成為更亮麗的音樂品牌。

散場曲絕非東施效顰 跨越二百多年的《告別》

高世章和小交同場追加了一首散場曲,在終曲完結,四位演員退場後贈送給觀眾。那首樂曲諧和,佈局有序,器樂的配合亦屬主流,作曲家的風格並不如其他作品一般鮮明樹立起來。不過,心思獨運一處,則令筆者油然聯想起海頓(Joseph Haydn)的第四十五號交響曲《告別》(Farewell)的終曲(Finale),事關二曲的編制特色不謀而合,皆是不斷減少樂器在樂曲中的份額,逐步推展,卻逐步澄明簡潔。《告別》一曲,據聞創作泉源乃是當年海頓擔任尼古拉斯公爵的樂長期間,公爵在行宮樂而忘返的軼事而來。整個江湖傳聞,此處不贅了,一言以蔽之,就是海頓以這首特別的樂曲勾起公爵思家情,讓樂手能早日回家與家人團聚。但如此幽默的表演形式,委實對當時的古典音樂市場帶來創意衝擊,故經常有論者認為,海頓的不少作品,皆非只供聆聽,而必須同時用瞳仁接收令人會心微笑的表演藝術。

另一邊廂,在高世章的《告別》中(容許筆者這麼說),銅管樂、木管樂、弦樂師一一退席,最後只剩下了自己的鋼琴獨奏,較着眼於與觀眾互勉人生,題材與海頓一曲並不類近,但同樣適宜用眼球觀賞。活生生的在你眼前,帶來了超乎樂譜的意念,筆者猜想高氏之作,誠屬異曲同工,一脈相承:悠揚旋律越加澄明,在場觀眾就越能回顧每一位付了努力的樂師,回顧整晚的演出,回顧感情起伏變化,回顧自己在演奏廳外的人生經歷,所以筆者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收結構思。只可惜樂曲篇幅尚短,發揮空間不大,後段樂師退場略予人倉猝之感,若可稍作鋪陳,回顧的效果將會更為鮮明。

哪裡是你的私人角落?

話說回頭,舞台上芸芸樂師紛紛退場,最後剩下鋼琴獨奏的場景,教筆者憶起孤獨:由被器樂和聲簇擁,剩下孑然鋼聲,曼妙卻又餘音裊裊,四散不息,彷彿像與你我共勉人生路途周而復始的循環,獨個兒面對,獨個兒決定,獨個兒生存總是每人最終的結局嗎?所有問題,到了最後,是否只是個人之事?筆者猜,自己的腦際,才是高世章筆下的「私人角落」,收集最真實的個人感覺。不過你我即使孤獨,只要有音樂相伴、調劑、感召,為煩惱配樂,我們就毫不孤單,一樣剛勁自強,寸心自如。

也許港產音樂箇中文化,也是一樣,也是一個私人角落,也是靠心領神會的,也是淡淡細水交織而成的,如歌的,富有畫面的。所以,如果你明白了,有共鳴了,受感動了,你肯定經歷了一些甚麼,就如「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