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金像和抄橋問題

2019/4/23 — 9:46

《無雙》劇照

《無雙》劇照

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主要贏家是《無雙》、《淪落人》和《三夫》。莊文強編導的《無雙》得獎最多,包括最佳電影、最佳編劇和最佳導演。陳小娟編導《淪落人》得最佳新導演和最佳新演員獎,更使黃秋生第三次得影帝獎,曾美慧孜則憑陳果的《三夫》得影后獎。黃秋生和曾美慧孜都是大熱勝出

過去一年香港片仍然低迷,幸而總算有不同類型作品,亦陸續有新導演獲得施展機會,但真正表現傑出的不多,票房成功的更少。在這情況下,《無雙》得到最佳電影獎,我認為合理,因為此片的劇情、演員和攝製都有高度專業水準,而且在香港叫座,在中國內地更收入十二億元人民幣,技巧與票房兩方面都是去年其他港片比不上的。

然而有人不滿《無雙》一味扭橋,譁眾取寵,而且抄外國片的橋。我有些朋友也狠批莊文強抄襲《非常嫌疑犯》和《偽術大師》等西片。我亦覺得《無雙》過度扭橋,不過這是流行招數,問題在於扭得好不好吧了,該片扭出奇情戲劇性,不錯了。至於抄橋,只要並非照樣翻版,而是吸取靈感,有所模仿,同時作出變化,那就很常見亦可接受,不算抄襲。

廣告

《非常嫌疑犯》是白賴仁辛格導演的 1995 年美國片,橋段佈局奇特,大獲好評,成為黑色警匪奇案名作。《無雙》的構思與扭橋很可能受該片影響,但劇情不同,郭富城和張靜初飾演中國男女畫家在北美的遭遇,更與那部美國片無關。

《偽術大師》是 2008 年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德語片,描述二次大戰時一個猶太偽造鈔票和護照的高手,在納粹集中營被迫為德國偽造英鎊和美元。《無雙》的畫家變為偽鈔專家,頂多只能說與《偽術大師》有些相近,其實不少電影拍過偽鈔集團,包括卅多年前吳宇森的《英雄本色》,若說《無雙》翻抄《偽》片,很不公平。

廣告

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正如「太陽底下無新事」,這兩句常被引用的名言其實不正確,電腦數碼時代尤其日新月異,只不過完全獨創的作品比較少見吧了。歷來常有舊故事變出新版本,改編也是創作,例如唐滌生的粵劇戲寶《紫釵記》、《帝女花》、《蝶影紅梨記》、《再世紅梅記》,都改編古典戲曲,而成為佳構。馬田史高西斯把港片《無間道》拍成美國版《無間道風雲》,明明翻抄,但奪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說起來,吳宇森《英雄本色》的片名和局部人物情節是抄六十年代龍剛黑白片《英雄本色》,但拍得好,作出新變化,就叫好叫座。實際上,吳宇森抄龍剛是向龍剛致敬,他拍《雙雄喋血》是向日本高倉健主演的《雙雄喋血記》致敬,《喋血街頭》和《縱橫四海》是向法國男星阿倫狄龍致敬,因為阿倫狄龍有兩部片的香港中文片名就是《喋血街頭》、《縱橫四海》。

刻意挑剔的話,也可以說《無雙》的金三角火爆槍戰是抄《龍年》、《門徒》和《湄公河行動》,當然說不通。我反而覺得《無雙》拍得最差就是金三角槍戰,誇張離譜。拍攝製作偽鈔的程序就很精細,印象中西片也沒有那麼仔細。

今次香港電影金像獎,還有《三夫》、《紅海行動》、《淪落人》和《逆流大叔》提名最佳電影,其中陳果的《三夫》很奇特,我認為只有這一部可與《無雙》較量,亦可挑戰最佳導演獎,不過十分色情變態,很不主流。妙在《三夫》也顯然受外國片影響,例如日本今村昌平的《日本昆蟲記》和《鰻魚》,丹麥拉斯馮特利埃的《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和《性上癮》,局部看到影子,但當然不是翻版。

曾美慧孜在《三夫》的大膽和痴呆演出,有目共睹很突出,並非其他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對手所及。順便提提,《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的女主角,也精神有問題,而且為了「贖罪」,變得人盡可夫,甘受男人們玩弄和虐待,但《三夫》情節不同。

比起影后獎,影帝獎的角逐者就各有千秋,雖然黃秋生早已大熱,客觀來說其實難分高下。《無雙》的郭富城和周潤發都提名影帝,周潤發重現「英雄」形象比較例牌,但郭富城扮戇扮低調很出色,難度其實超過黃秋生在《淪落人》演傷殘長者,郭富城的演技越來越多變了。

姜皓文在《翠絲》亦完全改變形象,把想做女人的男人演得十分傳神。吳鎮宇在《逆流大叔》很生動,是他近年最佳角色。

黃秋生得獎當然值得,只不過他得獎太多了。總之,他的對手們也值得讚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