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床下底」藝術常識問答比賽 2019 之三五成群(@油街實現)

2019/3/28 — 11:30

【文: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歷史,並不只是一堆散亂而沉悶的資料。它是社會裡不同階層不同人士曾經想過、做過、經歷過及轉述過的事情,哪管是具規模極其嚴謹的調查與編纂,或是生活間偶感而發的片言隻語。寫成歷史的人,把他們能觸及與看見的範圍,梳理一條合理的脈絡,連情帶理說出自己眼底下的故事;當中,涉及不同的社會氛圍與文化情境。歷史的距離,長則可是幾百至上千年,短則可只有十年八載與去年今日。我們當下回看過去,便是要進入時光隧道,鑽進某一特定時空,否則有意無意間會誤讀錯看。正如「床下底」藝術常識問答其中一條問題:1967年暴動期間,灣仔藝林生意仍然不錯。當時最暢銷的不是我們以為的「界刀、鉸剪」或楊秀卓老師回答的「松節水」,而是簡單不過的「顏料」。曾經有過萬人參觀由民間主導的「伙炭藝術工作室開放計劃」第一次舉行時,其實只是幾個相熟的藝術家,自行打開門口給朋友來Studio Visit,數目才不過五間。

歷史,其實本來是一堆散亂的資料,需要時間去追尋,需要耐性去閱讀。但它該有活潑的一面,因為那是人們曾活過的血肉史實。C&G成立十一年來,創作風格一貫「幽默(及)具挑戰性」,以藝術行動介入「市場消費主導」與「娛樂消遣主導」之間存在的「灰色地帶與罅隙」。這亦是他們在香港藝術圈裡有趣的位置,重要的地方。既「小學雞」但又吸引不同朋友參與或圍觀的「校際時事及學術常識問答比賽」的畫面,早成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那是香港電台製作出來的「神級節目」?)C&G把此形式放在藝術歷史中,源於他們於2014年駐留亞洲藝術文獻庫(AAA)期間,動用了文獻資料而衍生出來的藝術回應。而首次,正是在Art Basel期間,於會展舉行。

廣告

「香港雕塑會」、「香港雕塑學會」和「香港雕塑家協會」,全是真實組織,但它們由哪些人組成及有何活動, 總教人分不清。當他們一併列在可能的答案中,台上台下均掩不住失笑,而無所適從。而在「行為藝術題」中,參加隊伍分別要唱出由大會選定的「藝術作品」歌曲。香港投訴合唱團以街頭合唱形式,申訴市民對時事、政情、民生等現況的荒謬與不滿,唱盡小市民的心酸。參與隊伍為求獲得分數,努力而認真地跟著唱,可當年歌曲內容與現在香港情境相連重疊,嬉鬧歡娛的氣氛中令人哭笑不得。這便是歷史的本相,藝術家介入社會的重要印記,亦是藝術(家)開啟的觀看視角。

我們尚能看到歷史的步履,一方面因為辦展覽活動的人留下文件資訊,另一方面因為一眾文藝記者、藝術寫手、學者或評論人的報道、訪談、紀錄或評論。沒有昨天的藝術書寫,今天的香港藝術便更為七零八落。《流動風景–劉霜陽藝術評論集》、《形彩風流–香港視覺文化史話》、《從過渡跨越千禧–七人視藝評論自選文集》、《走讀藝術–香港藝術家工作室》、《與香港藝術對話》,及最近剛出版由藝術家梁志和撰寫的《香港藝術家故事1998年訪談手稿》,均實實在在給我們提供珍貴的香港藝術史料。誠然,現時關於香港藝術的出版看似多了,但我們還未有一本嚴肅並能長期出版的視覺藝術雜誌;一切只以民間支撐,或以成本效益計算一切,實在難為了家嫂啊。「廿豆」與「廿樓(瘤)」原是兩個獨立的組織,後者是因前者太Avant-garde而出現的團體,可是很多人均混淆不清。如果歲月不能好好保存,真實將逐一消退;人的記憶有限,在世的活字典也終有老去的一天。十年、廿年後,如果還有「藝術常識問答比賽」的話,題目會否比今天的豐富,參賽隊伍能否答中更多的題目?我們,又會否更清楚香港藝術的身世?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