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克白:命運的誘惑

2016/3/22 — 13:02

作者按:絕對不懂莎士比亞,以下純粹胡說八道。當然有錯還是歡迎指正。

1)前兩天在大會堂劇院,翻開《馬克白》場刊時嚇了一跳:蹦出來的照片裡一眾演員居然穿着中國古裝戲服,有一秒我還懷疑自己因為太趕而跑錯地方。

鄧樹榮這次改編的《馬克白》,最令觀眾意外的應該是把人物放到古代中國的處理吧。蘇格蘭多山,但布幕上卻是雲霧繚繞如水墨畫中的山,而劇本沒大改動,裡面提到的「蘇格蘭」、「英格蘭」、「葛密斯」、「考德」等地名全部保留,只是由穿着對襟綢緞長袍、頭戴紗㡌的人物說出。如是提醒人們,這個關於貪念與野心的血腥故事曾在無數時空反覆上演,有權力的地方就有欲望和殺戳,而兩個遙遠時空重疊之時彷彿發生負負得正的作用,將那個發生在古蘇格蘭的故事拉近了一些。

廣告

《馬克白》這個劇目,副題或者可以是「暴君是如何煉成的」。但有趣的是,馬克白從英雄人物到瘋狂野心家之間的關鍵轉變,在一開始的兩場戲就完成了,一場是三個女巫的預言,一場是他表現猶疑然後被夫人軟硬兼施逼他殺人奪位。《馬克白》在莎士比亞悲劇當中是特別短的劇目,有些人認為現存的版本並不完整,特別是第一幕本應有更多演繹馬克白奪位動機的段落。不知道這個假設目前的接受程度如何,但無論如何流傳下來的就是現在這個版本了,而若要忠於原著的話,總不能為了增加合理性和說服力而續貂吧?我設想這個製作設定兩位主角在夢中墮入那個世界——卡在古蘇格蘭和古中國之間的非現實世界——或許是巧妙地避過動機問題的方法。在那個夢境般的地方,看着在一群古代人當中穿着現代服裝的主角,我們不覺得需要追問驍勇而忠誠馬克白為何一個唔該就變成亂臣賊子,也不會為了英雄與賊寇之間未被解說的斷裂而分心。

2)推進《馬克白》全劇的主要作用力,是他和夫人的貪念和野心,這在第一幕就表現得很清楚了。馬克白深知鄧肯是明君,賞罰分明,而且最近才賞賜新的爵位和封地予馬克白,因此他除了貪權以外,別無謀反的理由;為了權力,他漸漸陷入瘋狂,只能靠殺戳來保住皇位。如果說兩位主角必須對自身的墮落和毀滅負全責,那麼《馬克白》基本上就是一個警世寓言了——但是劇中還有「三位女巫」的戲份。

廣告

最近在讀三島由紀夫的《天人五衰》,是四部曲〈豐饒之海〉的最後一部,簡單來說,第二、三、四部的主角,都是前一部和再之前死去的主角的轉世,而見證這些轉世生命的,就是貫穿四部書的本多繁邦。本多在《天人五衰》中首度向老友慶子披露轉世的秘密,被問及為何不向勛(第二個轉世者)和月光公主(第三個轉世者)提起此事,本多答道:「也許是一種殘忍的顧慮——擔心說出來會影響命運完成的顧慮,在我每次想說時封住了我的口......」劇情發展到最後,慶子故意告訴阿透(第四個轉世者)轉世的事,並說明自己認為阿透只是膺品所以並不會在二十歲時死掉,結果促成阿透在二十歲前服毒自殺——結果卻真的沒死成。

在《馬克白》裡,天機之泄露卻沒有阻礙命運完成。人一旦窺看到命運的秘辛,似乎就會生出用自己方式完成命運的衝動,命運本身就是種難以抗拒的引誘,令人不惜犯險、犯罪也要成全它。慶子也好,女巫也罷,泄露天機者才是 big boss:被泄露的預言,終歸要自我實現。馬克白受三位女巫的預言誘惑,決心弒君奪權,然後為了鞏固權力一步一步走向了滅亡,至臨尾女巫第二次現身,再次吐出預言:只要樹林不移向城堡,馬克白就不會受威脅;凡女人所生之人,必不能加害於馬克白。這個預言卻導致善戰的馬克白放棄思考戰鬥策略,以為既然樹林不可能移動,那固守城堡就必然不敗,結果他建基於預言的決定卻令「樹林移向城堡」成真,也製造了「非女人所生之人」殺死他的機會。馬克白因預言自以為戰無不勝,像得到金鐘罩護身,可是一旦預言被戳破(他的敵人竟然不是由女人所生),他便失去了一切力量,如參孫失髮一樣。

暴君馬克白最後毀滅了,但「從前有一個仆街,有一天,他死了」,這樣的故事應該怎麼看都不算悲劇吧?即是如果梁振英死了,真係燒炮仗都嚟唔切啦。《馬克白》的悲劇性,大概在於它呈現了命運惡魔似的誘惑力。當你以為可以好聰明地用自己的方式促成看似光明一片的命運,其實它卻狡詐地暗藏詛咒。你看它應許甘甜的賞賜,於是一路作出自以為是的決定,到了最後面臨滅亡的深淵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不過誤會一場。可惜為時已晚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