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馮蔚衡與甄拔濤大談黑色喜劇

2016/8/22 — 15:15

《發光的害蟲》劇照,圖片來源:再構造劇場 facebook

《發光的害蟲》劇照,圖片來源:再構造劇場 facebook

甄拔濤導演的黑色喜劇《發光的害蟲》將於九月初上演,特意邀請香港話劇團的馮蔚衡對談,從二人的近作《最後作孽》和《害蟲》說起,論及黑色喜劇於時代的意義。

喜劇的「悲」源於一個「貪」字

馮蔚衡提到執導《最後作孽》時經常會與演員做一些有關欲望 (Desire)的練習,「究竟(角色)想要咩?點解要?」並指《發光的害蟲》也有同樣的「貪」──當資本主義成了唯一的標準,甚至物質凌駕人性會怎樣?《最後作孽》由錢作怪帶出富有人家的明爭暗鬥;《發光的害蟲》則是劇中夫婦「上車」得到一個徒具四壁的住宅後服膺於欲望之下,不斷殺人而去升級住宅的其他部分。導演甄拔濤就以一句 ”want more than what they need” 歸納劇中角色的處境。監製陳惠儀亦憶述甄拔濤帶領的一次田野考察:一眾劇組人員跟隨劇中設定,花半天時間走入深水埗桂林街和清水灣布袋澳想像角色居住環境,再於晚上流連駐足高檔時裝連鎖店的浮華,這一切都是為了見盡欲望的生滅。

廣告

黑色喜劇《發光的害蟲》導演甄拔濤(右),香港話劇團的馮蔚衡(左)

黑色喜劇《發光的害蟲》導演甄拔濤(右),香港話劇團的馮蔚衡(左)

廣告

《害蟲》社區仕紳化情況與香港雷同

《發光的害蟲》中,為了讓家居升級,主角夫婦必須殺掉一個人,屍體會先發光後消失,而該部分會變得更加豪華。然而欲望總是無止盡,夫婦見到其他家庭大手買入社區其他住宅後只會繼續殺人以求升級。甄拔濤就指出這情節與火炭、上環的仕紳化雷同,都是「先吸引基層進駐,待社區樓價上升、社群消費能力變得高的時候再趕走原先的基層」。甄拔濤指原文劇本的邏輯與香港非常相似,所以改動地方不大。眾人又從上環不斷易手的畫廊談到開始林立馬頭圍的屋苑。

黑色喜劇的光暗面

馮蔚衡創作喜劇的原因是源於香港的氛圍太沉鬱,和想要在創作上尋求轉變。但追求喜劇的歡愉同時,亦想以另類的手法去關注議題,所以《最後作孽》就成了試驗點。馮蔚衡指雖然宣傳《最後作孽》時未有很著力於其「黑」,但希望觀眾入場後能會感受到黑色喜劇那種「Discomfort」,並指特邀演演出的余安安能演活劇中的世界觀。她補充,覺得先前不著力標榜黑色喜劇的嚴肅,令她能夠觀看觀眾如何從不知情的情況下累積情感,歷經人世眾多荒謬,到最後情感爆發之時就會帶來反思效果,留意到荒謬現象成因。

黑色喜劇《發光的害蟲》導演甄拔濤(右),香港話劇團的馮蔚衡(左)

黑色喜劇《發光的害蟲》導演甄拔濤(右),香港話劇團的馮蔚衡(左)

她又指,黑色喜劇之所以難排練,在於劇場工作者需要在「Black」、「Seriousness」與「Comedy」之間拉扯,一不小心就會變了正劇。但兩人都同意,若懂得於談笑風生之間回應角色甚至世界的苦澀就能帶出黑色喜劇的精髓。馮蔚衡解釋,黑色喜劇牽涉到生命一些深層次的黑暗面,「做劇場一定唔可以ignore果個dark side,因為有dark side先可以提醒到你有個bright side」,有黑暗面才可以珍惜人性光輝而充滿希望的一面。甄拔濤又補充,入場觀眾應該要知道劇場的幻象之中存有真實,就如光暗從來並非對立,而是互為表裡;就如榮格心理學所說要擁抱自己的陰影,「與黑暗面共處」,才能成就完整的人格。

--

《發光的害蟲》

日期:2016 年 9 月 9 至 11 日
時間:20:00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16212565252930/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