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驀然回首 香港風景已經改變 獨立電影導演許雅舒

2015/5/20 — 15:59

「當他們抬起頭看,可能才發現原來熟悉的風景已經變。」獨立電影導演許雅舒,2012 年萌生拍攝《風景》的念頭,直至 2013 年 6 月寫成劇本。從意念源起到目前募資準備開拍,正值香港社會運動活躍的年頭。

截取 2012 年前後的香港做背景,《風景》以四條主要的故事線再切入香港社會的多元議題。大陸出生的李彌十多歲來港,努力融入香港社會,探討身份議題。繼承家業的格言,出走「佔領區」,重新找到延續傳統的動力。格言的前女友阿敏,參與網台工作,透過製作社區議題的報道,延伸傳統和現代、城市和土地的關係。社運青年太初的女朋友阿宜,因為參與「佔領中環」而被判監,青年在照顧女朋友母親的同時,二人滋生出不明確的感情……

製作歷程經過反國教運動、呼應佔領華爾街的「佔領中環」,最終在雨傘運動之後上映,許雅舒強調「不是在消費雨傘的熱情,只想提出一些討論」。橫跨數年的《風景》, 到底要給觀眾呈現怎麼樣的香港風景?

廣告

 

帶著距離看風景

廣告

「2012 年前,說真的,我們都已知道世界的改變。」許雅舒從天星皇后的「集體回憶」保育說起,近年香港社會發展讓她有一種「下滑,但未至於崩潰」的感覺。來到 2012 年,新界東北、梁振英當選特首、李旺陽自殺、國民教育等事件先後發生,她目擊變化加劇,形容「連想保持的力氣都未有,我們就要打仗。」

「到 2013 年的時候,已經覺得非寫不可,覺得已經是最壞的時候,卻沒想到原來 2014 會更壞。」劇本寫成之後發生雨傘運動,卻沒有影響許雅舒手上的故事,「2014 太近,還未來得及看清楚發生什麼事。」她形容佔領區的風景有如魔幻式場景,好不真實,也不會重來,「所以那時我們到現場拍了很多景,也為 ending 找到一個很好的畫面。」

 

藉著風景思空間

行走在佔領區,許雅舒一直保持冷靜的鏡頭,「當時大家都會給那時的風景、熱情蓋過很多東西。」她認為平靜的時間總比躁動長,而躁動畫面只會令人激動,「希望大家反思空間的意義是甚麼。」

旺角,許雅舒直言自己好久沒去,卻在佔領期間成為「去得最多的地方」。她形容以前的旺角不過是煙花之地,但當雨傘之下大家坐在彌敦道看書談天,「這地方有了新的意義,並且是由人們做出來的,不是由政府或商家控制。我們用腳做了一個廣場。」從灣仔一直步行到中環,金鐘的村落更是突破大家對於市區的想像──「原來香港是可以沒有車」。

《風景》雖然採用部分雨傘運動期間的畫面,但故事主線還是 2012 至 2013 年的社會背景。許雅舒沒有感到可惜,反而覺得延展出一些雨傘運動期間未有討論的議題。電影重提 2011 年在匯豐銀行大廈樓下的「佔領中環」,再次引起大眾關於食物、勞工、露宿者等反思。在單一地以為普選帶來希望的社會氛圍下,她藉著電影試圖發掘其他實質觀念的再思考,「例如什麼是社會,社會的結構或模式是否只能這樣,我們要深化討論。」

 

留住風景說改變

從身外風景出發,許雅舒延展至人心面貌,「風景不止是實物風景,同時也是人文風景。人的變化,或者人如何生存在這個風景之內,還有歷史風景等等。」製作電影期間,許雅舒接觸了很多人,社運的,還是佔領中環的,她形容:「看著和討論著他們的變化,也是一種風景。」沉澱而成的《風景》,不但有劇情敘事,也加插了上一代從大陸來港的人,如何適應新地方,再建立「風景」的故事,深化人與風景互動關係的探索。

從 2012 年到 2013 年,香港風景的改變不及 2014 年大,許雅舒刻意描寫人物對社會變化無感,呈現一種「當局者迷」的狀態。她強調那些所謂看不到改變的角色,其實生活已經受到「風景」改變的影響。其中太初與宜兩個參與社運的角色,對於社會變革比較敏感,也特重於無奈感的表達。

「2014 年之後的無奈或無力感更強,但如果要寫2014之後,則又是另一個故事了。」育有一對兒女的許雅舒,並沒有因為時勢崩壞而停下腳步。她曾經相信社會應該是越來越進步、多元和開放,即使後來發現現實不是如此,但卻沒有令她轉而悲觀,「我不想我現在有的選擇,到了他們大了之後便沒有,為何生活是沒有選擇的?」

為了未來,許雅舒覺得更要走出來,「不是使命感,有時只不過是要做罷了。」

 

--

香港獨立電影《風景》募資計劃

項目以藝術發展局的資助作為起動基金,即將開展拍攝工作,其餘資金現正進行網上集資,詳情請見:https://www.flyingv.cc/project/6024

發表意見